【美麗日報2020年04月29日訊】如果真是泄漏,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越洗脫越清晰!矛頭再指石正麗──指責者和洗脫者殊途同歸,美國陰謀論和中共陰謀論殊途同歸,其實「中間宿主說」和「沒有中間宿主說」也殊途同歸,最終都指向了石正麗,難道真的是她?

其實人是造不出這個病毒的,雖然武漢病毒研究所無法推脫責任。後面揭開的真相,會令很多人震撼。

上文

極度瀕危、快被中國人吃光了的中華穿山甲,分布在中國南方和東南亞,未檢測到冠狀病毒。(網路截圖)

前面我們梳理了疫情時間表,展現了中共維穩瞞報,釀成武漢疫情失控、殃及全國、世界的巨大人禍。中共為轉移人們的憤怒,起初放縱編造美國陰謀論,卻失控被發現,成為中共陰謀論。加上學者論文挑起「實驗室泄漏說」,當局受到空前指責──這些追責的問題,雖然不是當前防疫的急需,爭論本身卻在給我們找到瘟疫的傳播途徑,鋪平了道路。

鎖定了蝙蝠這個源頭,病毒的中間宿主,卻因為華南海鮮市場的關閉、清倉、消毒,而蹤跡難尋。學者開始從常見的家禽、家畜、海鮮入手,取樣4000份,檢測無所獲──其實這種思路本身就有問題。2003年SARS瘟疫爆發,廣東以外的果子貍都不帶SARS病毒,只有爆發地的果子貍身上有SARS病毒,99.8%的全基因序列一致性,就足以認定果子貍是中間宿主,是傳給人SARS的元凶。所以當今,其它地方的動物檢測到冠狀病毒,不等於爆發地該種動物也帶病毒;其它地方的動物不帶病毒,不等於爆發地的這種動物就無病毒……

如果真是泄漏,誰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唯一能幫著減壓的,就是找到中間宿主,有中間宿主(在自然界,不在病毒所裏)作為直接「責任者」,病毒所就能擺脫直接責任,當局也就能開脫了。可是中間宿主,除了前文說過的蛇鼠水貂,還有海鮮龜鱉,各種說法曇花一現,結果都不了了之了。

急盼中間宿主之際,「穿山甲」搶鏡而來。

(八)問罪穿山甲,遮掩在造假?

2月7日凌晨,廣州的華南農業大學(簡稱華農)宣布:在穿山甲身上發現的一種冠狀病毒,與新型冠狀病毒相似度達99%,表明中間宿主是穿山甲。

當日華農召開了新聞發布會,一時間,官網競相宣布:終於找到了!速度真快,99%的相似度,是一個給力的交代。也有很多人為穿山甲擔心:當年SARS瘟疫問罪果子貍,廣東市場上的果子貍遭到全面捕殺,而今穿山甲危矣──其實不危,這次華農的「甲說」如果成立,穿山甲就得救了。

為甚麼呢?因為果子貍可以人工大量養殖,而穿山甲無法成規模養殖。這種帶鱗甲的哺乳動物習性特殊,怕冷,只能生活在亞熱帶;食譜很窄(吃螞蟻、幼蜂等),消化、呼吸系統很弱,容易得病,得病就基本沒的治。全國不發經營穿山甲的許可證(不得買賣),只有五省發過幾張馴養繁殖許可證。種源都是來自罰沒的走私穿山甲,活體數量很少,至今沒有一家成功。

大量走私到中國的馬來穿山甲,據華農檢測,約70%帶有冠狀病毒。(網路截圖)

中華穿山甲被中國人吃得所剩無幾,大陸在野外已經很難找到了,當前都是從東南亞甚至非洲走私而來。雖然是中國的二級保護動物,但是被強烈呼籲晉升到一級。因為沒有人工養殖和上市,都是在南方走私偷著賣,一旦以疫情的名義被嚴禁食用,也就沒人敢冒險吃了,等於解救了這個種群。

但出人意料的是,劇情再次翻轉。就在華農宣布重大成果的當日,專家尚未發聲,普通學者甚至記者,就點到了官方宣傳的死穴。下面的截圖來自2月7日晚間,《南方日報》對華農的專訪。

【死穴1:掩蓋動物來源,竟然無關武漢】

圖:華農專家答記者問截圖:掩蓋穿山甲來源,和武漢竟無關聯!

都知道瘟疫起於武漢市內的不止一個地方,只有檢測爆發地──武漢的穿山甲,才有意義。華農幾次躲閃記者的提問,迴避樣本來源。

【死穴2:竟用病甲,自說自話】

圖:華農專家答記者問截圖:竟然用病甲,且不知道是否能傳染人,硬被疑似為「中間宿主」!

細菌、病毒的宿主,一般是不發病的,所以才能造成大面積傳染。如傳播鼠疫的老鼠、旱獺等嚙齒類,攜帶艾滋病毒的靈長類,傳播各種病毒的蝙蝠,它們傳播但是不得病。如果得病,會在殘酷的叢林法則中被淘汰。當然也有個別會發病的中間宿主,如狂犬,但是發病的動物因為會被發現,所以不會大規模傳染人群。

華農檢測的這批是病甲,用這樣得病的動物研究本身就有疑問,何況還不知道病甲的病毒能否傳染人。

【死穴3:不發論文,先炒新聞】

華農專家答記者問截圖:不寫論文,先上新聞,原因竟「以人民的名義」。

現在針對冠狀病毒的科研成果是非常搶手的,一般而言,尚未發論文的研究成果不會輕易公開。考慮到這份研究存在的諸多疑點和漏洞,論文未必能正式發表,卻「以人民的名義」,先上鏡了。

【死穴4:響應號召,人民旗號】

圖:華農專家答記者問截圖,暗喻:我們很無奈,如此是響應號召。

你響應黨的號召,緊跟快上,一旦出了問題,後果可能很嚴重。歷史表明,學術界緊跟政治,倒楣的可不僅僅是名譽。

(九)宏觀辨析,「穿山甲說」不成立

【絕對相信、急切期待】
「我絕對相信這是真的,」美國加州免疫學和計算生物學家Andersen說,「我非常期待看到即將發表的論文和數據」──這句「絕對」的話上了頂級科學期刊《自然(Nature)》的新聞[1]。

為甚麼他們會絕對相信呢?因為99%這個數據太誘人了,國內也有學者相信,甚至在99%是「來自全基因組對比」還是「部份基因片段對比」之間,猜測是全基因組(因為華農對此秘而不宣,別人只能「押寶」),只有「全基因組99%一致」才有意義,那樣的「甲說」才成立。

【宏觀辨析,把握全局】
理論再完美,如果和實踐相背,也不能成立。利用基因數據做進化分析,需要這樣的理論,更需要基於實踐的辨析,特別是宏觀的掌控,才能把握正確的大方向。

世界穿山甲走私路線圖,都賣往中國,中國人當作大補品食用,甲片作為中藥材。(網路截圖)

宏觀路徑的辨析,否定了「甲說」。因為中華穿山甲瀕臨絕跡,中國消費的穿山甲都是外來的走私品,如果穿山甲是傳給人病毒的中間宿主,零號病人就應出自各級走私犯中,瘟疫也應該在上圖各個穿山甲集散地爆發,至少也是集散地和武漢都會爆發吧?事實上,武漢不是集散地,卻只在武漢爆發,所以,中宿主不是穿山甲。

【穿山甲呼吸系統弱,易患病易死,不適合病毒演變】
上面講過,中間宿主一般是有傳染性但不會發病,才能有效傳播病毒,此時病毒和動物彼此適應了。而穿山甲不是這樣,穿山甲種群小,又是獨居動物,呼吸系統弱,感染新冠病毒會發病(華農已證實),會被嚴酷的叢林法則自然淘汰,傳一個死一個,這使得病毒很難在穿山甲種群中長期共存。

而且,如果穿山甲真是傳給人病毒的中間宿主,病態穿山甲也不值錢,捕獵者、販賣者、走私者都會被感染,事實不支持這個假設,再次否定「甲說」。

【最後一種可能:過於巧合,卻源於中國】
最後一種「讓穿山甲成為中間宿主」的可能,卻把病源地,又指向了中國。

這種可能就是:假設新冠病毒的前身,在穿山甲身上不致病,穿山甲被走私、輾轉到武漢,走私完成以後,病毒恰好重組、突變(所以沒傳染給國外的走私者),成了新冠病毒,在武漢開始傳播。但是這樣,就等於說病毒在武漢才突變為致病性,病毒在國外不傷人,到武漢就傷人(後遺症)、死人了,「病」的初始,源頭還是在中國。

推來推去,又回到了原點。中國病源論,看來是無論如何也擺脫不掉了。但是,這樣的「穿山甲病毒巧合變異說」畢竟能擺脫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嫌疑──但是,這樣的巧合真能成立嗎?

【事實如此給力,巧合很難成立】
再結合實踐:假如上述巧合能在實際中發生,最初的感染者,應該是穿山甲的秘密經營者和屠夫、廚師──實際上又不是!所以,這唯一成立的狹小希望,又破滅了。

結合實踐的宏觀視野,我們的結論是「穿山甲不可能是把病毒傳給人的中間宿主」。這個結論,雖然令一些學者氣餒,卻值得「穿山甲」欣慰。因為既洗脫了「穿山甲傳病毒給人」的嫌疑,又表明穿山甲也能被新冠病毒感染,足以告誡人們不能再冒險食用它了──穿山甲得到了終極解救。

【再打補丁,「甲說」萌動】
有人可能會想到:還可以給漏洞百出的「甲說」再打一個補丁:就是冠狀病毒在武漢的穿山甲身上突變後,武漢的穿山甲的秘密經營者、買家、屠夫廚師恰好是天然免疫者,或者長期的無症狀感染者,這樣,他們就不會得病,從而使穿山甲中間宿主說成立。

這樣打上過多「假設」補丁的「甲說假說」,還有多大成立的可能性?

如果華農的論文發表:99%的全基因組一致性公布,上述「甲說假說」就很可能成立!

在理論上:全基因相同96%(昆明山洞蝙蝠病毒)→全基因相同99%(海外的馬來穿山甲)→新冠病,這個理論鏈條還是比較完美的,否則就不會那樣吸引人了,但是,實踐上又遇到難題──

穿山甲假說」有巨大障礙,昆明的菊頭蝙蝠(不遷徙)如何跨越高山深谷,把病毒傳到東南亞?(作者提供)

昆明的蝙蝠病毒,怎麼跑到東南亞去的?世界上有一些蝙蝠種類是遷徙的,如墨西哥蝙蝠,約四千萬隻的龐大種群,冬天從美國的德克薩斯州飛向墨西哥,兩個來月飛躍兩千公里!但是中國的大多數蝙蝠並不遷徙,以冬眠的方式在山洞中過冬。有學者認為,中華菊頭蝠的長壽命(可達30年)與它們的冬眠習性有關。那麼,作為SARS樣冠狀病毒蓄水池的昆明的菊頭蝠,既然不遷徙,他們身上的病毒,如何跨越高山深谷,進入東南亞呢?

不過,即使暫時沒有事實的證明,理論上先行也不是不可行──先來個科學預言嘛,以後再補上實踐的驗證。所以,世界還是期待著華農的論文早日發表……

(十)政治秀的代價:99%到90%,打臉並未停止

2月20日,華農的論文預印版(討論稿)終於出來了──「全基因組」一致性僅90%[2]!和2月7日宣布的99%,相差太懸殊了!怎麼可以這樣!?

此時已鮮有媒體跟進了,與13天前華農的驚爆網絡的局面,堪稱冰炭兩重天,太多的傳媒羞於啟齒。

華農的研究團隊如此解釋:「生物信息團隊和實驗團隊之間一次令人尷尬的溝通失誤。」

兩個團隊聽岔了?該論文的主要通訊作者(論文的知識產權人、科研團隊的導師),正是新聞發布會的主要發言人,在99%是「部份基因片段」還是「全基因組序列」的問題上守口如瓶,可見心裏是明白的。難道是因為90%的數字不足以開新聞發布會,無法響應黨的號召?真象華農當時表達的「很無奈」……

【數據有陷阱,何以正視聽?】
就目前華農公布的預印版論文,也是問題多多。

表1:基因一致性對比,摘自華農預印論文表1(刪掉雜亂,直擊數據陷阱)

    冠狀病毒對比項 S蛋白 E蛋白 M蛋白 N蛋白 近全基因組
摘自華農論文(筆者註﹕華農的對比變換了標準 1 穿山甲病毒/新冠(P:A 89.1% 99.1% 93.8% 93.7% 90.3%
2 穿山甲病毒/雲南蝙蝠病毒RatG13(P:R 88.5% 99.6% 93.6% 94% 88.9%
摘自管軼、胡豔玲論文 3 昆明蝙蝠冠狀病毒RatG13/新冠(R:A 92.9% 99.6% 95.7% 96.8% 96%(石正麗論文)

上表1.2行,摘自華農文稿的表一,原表數據太多,一般人也看不明白。可是,把這些數據摘出來,變換標準的數據陷阱就被暴露了。

乍一看錶,好像第1行的華農的穿山甲冠狀病毒基因(設為P)和新冠病毒基因(設為A),一致性更高,高於第2行的石正麗的雲南蝙蝠病毒(設為R)嘛!這不是說,P更接近新冠嗎?證明馬來穿山甲是中間宿主嗎?──再細看,卻不是這回事。

大家的研究,是以「新冠病毒」(SARS-Cov-2)作為標準,所以,都要去和它做對比。華農卻變換標準,都去用P對比,這個前提,不是已經把P設成標準了嗎?假設P(是標準),所以P(是中宿),有邏輯陷阱之嫌。

不是說不能那樣比,P比A,P比R之後,還要有常規的R:A,因為A才是標準,這樣才有說服力──當我們從管軼、胡豔玲的論文[3]中摘錄像應的數據填入第3行,完成R:A,相似性3行都高於1行,「穿山甲說」出局。

【局部對比,一場鬧劇】
華農用E蛋白基因,只是佔全基因組的0.77%的這麼一小段,99%的一致性僅僅在這一小段。而放眼全局,就知道這麼做意義不大。

華農新聞發布會打出99%的旗號,到現在,難怪一些學者會說是「噱頭」,甚至一場鬧劇。

由此,大家也不用再費心勾畫「昆明山洞蝙蝠──到東南亞穿山甲」的傳播劇情了。

【硬傷漏洞,「成果」難成】
華農的論文還有其它硬傷。他們說的穿山甲冠狀病毒「全基因組」,其實並不全,長度只有29578bp[2],而新冠病毒全長在29782~29903bp之間[4],最先測序的中科院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的結果是29891b[5]。華農的「接近全的基因組」短了0.7%強,這樣他們90.3%的一致性,又要打折扣了。

沒有提取出全株病毒,不知道它是否能感染人體細胞,不知道是不是它引起的穿山甲病症,不知道它在穿山甲體內、種群內存在了多久,不知道這些馬來穿山甲甚麼時候得的病,不知道是不是死於這個病……甚麼都不知道,就宣布「穿山甲可能是傳給人的中間宿主」?

【他說追來,穿山甲「潛在」】
早在2019年10月,陳金平團隊在Viruses期刊上發表論文,指出那批穿山甲(和華農的同一批海關罰沒的走私甲)冠狀病毒與SARS病毒、SARS樣冠狀病毒的一致性在80~89%[6],一致性太低。

2月7日華農新聞發布會把穿山甲推上風口浪尖之後,2月18日,著名病毒學家管軼的團隊和廣西醫科大學胡豔玲教授合作的論文預印本面世[3],他們重新檢測了2017年8月~2019年3月在廣西、廣東海關繳獲的走私入境的穿山甲樣本,發現這些馬來穿山甲攜帶的冠狀病毒序列與新冠病毒全基因組一致性為85.5~92.4%,認為應該考慮穿山甲可能是一個中間宿主。

他們也發現穿山甲病毒有一段RBD區域(病毒S蛋白基因的一部份,194個氨基酸長度,佔全基因組的2%弱),比蝙蝠病毒RaTG13,更像新冠病毒,但是他們認為這可能是趨同進化的結果──即兩種病毒的RBD部份,都向同一方向演變,而不是誰來自誰的問題。

由此看來,華農用99%一致性──僅考慮基因組0.77%的那部份,來論證穿山甲是中間宿主,是忽略了趨同進化的重要因素。

既然有趨同進化的因素存在,很多學者,以基因組相似度這個硬標準,把穿山甲排除在外了──其實,上圖25的宏觀傳播路線的障礙,也足以把穿山甲障礙在外。

「潛在」的中間宿主, 華農用的「潛在」這個詞很圓,也許是,也許不是,真不是,你也不能說我怎麼樣。「潛在」嘛,就是中間宿主的替補、未來的潛在候選者。而要成為這次瘟疫的中間宿主,已經基本不可能了。

(十一)非要「甲說」硬成立,矛頭反指石正麗

科研到這一步了,還有些人抱著穿山甲可能是中間宿主的「甲說」,為甚麼非要如此?因為還有一絲微乎其微的希望。

【穿山甲的可能性,億萬分之一的僥倖】
必須如下假設:
(1)假設昆明的蝙蝠冠狀病毒在演化為新冠病毒之前,恰巧感染了武漢的一隻走私成功的馬來穿山甲;
(2)該病毒在穿山甲體內發生了重組,又恰巧重組替換上了穿山甲冠狀病毒中那些「更一致的基因」;
(3)該病毒又恰巧突變了「更一致基因」的「不一致部份」,從而成為新冠病毒;
(4)該新冠病毒傳染人,但是買家、攤主、屠夫恰好都是無症狀感染者,或潛伏期長,所以沒最先發病,卻四處傳毒,主要傳在華南海鮮市場。

如果這樣能成立的話,「穿山甲是中間宿主的假說」就成立。這正是進化論的一貫思路:一個假設疊加一個假設,最後給出一個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性,成為解釋事實的理論,置信率也只有億萬分之一。

編故事說評書的人,經常把巧合的劇情叫做「無巧不成書」,這個「甲說」比評書還評書。科學需要嚴謹,這樣為了維護「甲說」而編劇情,可以服眾嗎?

【僥倖的「甲說」,迴避了不可逾越的障礙】
上述僥倖的「甲說」,卻能繞過圖25,這個不可逾越的傳播障礙。因為「甲說」中,來自穿山甲的那0.77%的部份,不是主體,是意外重組來的,病毒主體的祖先在昆明。所以,新冠病毒的演化和傳遞路線,不用設想圖25──如何繞國外了,昆明的菊頭蝠,也不用改變冬眠的習性了,病毒直接到武漢去就可以了──

【「甲說」事與願違,矛頭指回武漢病毒所泄漏】
病毒怎麼直接到武漢?──石正麗團隊帶回去的唄,這是最直接的、最簡明、人們都能想到的情況。

這不是事與願違嗎!?本來尋找中間宿主,既是科研的需要,又是洗脫武漢病毒所泄漏病毒的需要,找來找去,好容易找到了穿山甲,又好不容易在無力的數據下,假設它僥倖成為中間宿主──辨析到最後,反而扣到了石正麗頭上,矛頭指向了病毒所泄漏!

越洗脫越清晰!矛頭再指石正麗──指責者和洗脫者殊途同歸,美國陰謀論和中共陰謀論殊途同歸,其實「中間宿主說」和「沒有中間宿主說」也殊途同歸,最終都指向了石正麗,難道真的是她?

其實人是造不出這個病毒的。後面揭開的真相,峰迴路轉,會令所有人震撼。

請看下篇

參考文獻:

[1]David Cyranoski, Did pangolins spread the China coronavirus to people? Nature,(NEWS), FEB.07, 2020, doi:10.1038/d41586-020-00364-2

[2] Kangpeng Xiao,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2019-nCoV-like Coronavirus from Malayan Pangolins. bioRxiv, 2020. Doi:10.1101/2020.02.17.951335

[3] Tommy Tsan-Yuk Lam,et al., Identification of 2019-nCoV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 in southern China, bioRxiv. 2020. doi:10.1101/2020.02.13.945485

[4] Wen-Bin Yu, Decoding the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the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SARS CoV 2) using whole genomic data, 2020-02-21,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5] Peng Zhou, et al.,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Feb 03, 2020

[6] Ping Liu, et al., Viral Metagenomics Revealed Sendai Virus and Coronavirus Infection of Malayan Pangolins (Manis javanica), Viruses 2019, 11(11)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