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5月01日訊】一葉障目,不見森林。其實該論文還清楚地寫道:「H38的樣品來自美國華盛頓州的病患(美國首例),該患者於1月15日結束武漢探親回到華盛頓州,」後來在美國確診。

這樣,源頭又指回了武漢,外國起源說休矣!

新冠疫情大面積感染,不是流感式的,是新冠肺炎特有的:會造成大面積醫護人員的感染。所以,最先起源於武漢無疑。

常識告訴我們:傳染病暴發在哪裏,哪裏就是起源地,難道中共受過高等教育的官員們不知道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是他們為了中共維穩,不惜說一切假話。這次瘟疫不就是這樣的人禍催生的嗎?

……

(接上文

英國研究者大數據繪製6萬武漢逃難者的旅行路線圖,預測瘟疫的世界性爆發。

前面的武漢疫情時間表,寫下了中共掩蓋真相造成疫情失控的鐵證。這場空前的人禍,中共一面防治,一面甩鍋。拋出「美國陰謀論」,意外變為「中共陰謀論」後,又抬出科學家否定陰謀論,不久再復活「美國陰謀論」,壓制科學之聲。反覆無常,內訌不止。科學界尋找病毒直接傳染人的「中間宿主動物」,幾起幾落,終無結果。

前文從宏觀路線否定了「穿山甲中間宿主說」,結合宏觀和微觀否定了「病毒人造論」,現在揭開「外國起源論」,直擊「病毒泄漏說」。

(十六)「外國起源說」泛濫,下一次人禍必然

【外國起源「乍立」,基因進化證據?】
外國起源說其實醞釀很久了,前面講過1月26日,西陸網炮製的「美國針對華人的基因武器論」[1],就是最早的「外國起源說」。

2月27日,專家又猜測:「新冠肺炎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不一定發源於中國」──瞬間引爆了網絡。這個驚人的猜測,成立嗎?

當時,「外國起源說」除了有華農的「馬來穿山甲的噱頭」,還有一個「理論證據」──基因進化分析。

2月19日,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布平台 ChinaXiv上,發布了鬱文斌等人的論文預印版,2月21日又做了更新[2]。他們研究了2019年12月24日~2020年1月5日間,93個完整的新冠病毒基因組,其中有中國樣本54個,包括湖北22個。他們把基因分型為5組,發現武漢公開的樣本不是「古老」類型,相反,美國的H38型卻是「古老」的祖先類型。很多人如獲至寶,斷章取義,就此認為病毒不來源於中國,甚至說來源於美國!

一葉障目,不見森林。其實該論文還清楚地寫道:「H38的樣品來自美國華盛頓州的病患(美國首例),該患者於1月15日結束武漢探親回到華盛頓州」,後來在美國確診。

這樣,源頭又指回了武漢,外國起源說休矣!

那麼,為甚麼在武漢反而沒發現H38等古老基因型呢?很簡單,因為武漢公開的樣本基因組太少了,中共還密令銷毀過一些病毒樣本。這樣,因為取樣分布不科學,分析(分型)的前提有爭議,雖然造成了結果與事實不符──但是有事實標準「武漢旅行史」,可作糾正。

【人造論被棄,武漢起源無疑】
《新冠瘟疫(4)》中,我們論證過「人造論」不成立。那麼,瘟疫的起源,就變得非常簡單了。

因為武漢的肺炎瘟疫與流感,在傳播和症狀上,截然不同。流感雖然有一定的傳染性,但是不會造成醫護人員的大面積感染。所以,哪裏最先爆發大面積的醫護人員感染,哪裏就是起源,零號病人就在那裏。如果零號病人一路旅行,瘟疫就是一路爆發;如果零號病人呆在哪個城市,瘟疫就在那裏集中爆發。

新冠疫情大面積感染,不是流感式的,是新冠肺炎特有的:會造成大面積醫護人員的感染。所以,最先起源於武漢無疑。

【喉舌向各國襲擊,中共成世界瘟疫】
為了擺脫對當局人禍的質問,中共操控輿論的策略,是把水攪渾。對內,強權恐怖下,壓制真相和反對的聲音,讓五毛的「美國陰謀論」、「外國起源」說在網絡上、手機端猖獗;對外,操控滲透在各國的特務,無差別地攻擊各國,在全世界製造恐慌和動盪──我們在《中共另類瘟疫:特務五毛髮難,潛入各國禍亂》一文中,有詳細揭露。

中共早就宣稱「謠言也是一種瘟疫」,這回落實到自己,坐實了另類的瘟疫之源。

【官員如此陰險,下一次人禍必然】
前文講過,華農響應中共號召,宣布「馬來穿山甲病毒與新冠病毒基因99%一致」,讓中共看到甩鍋給「馬來穿山甲的故鄉──東南亞」的希望,但是「華農泡沫」很快破滅;中共又重操被自己打壓下去的「陰謀論」,推責和栽贓於美國,放任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大造「美國陰謀說」;遭到美國反擊後,中共一邊罵趙立堅,一邊轉而推責和栽贓給意大利,又遭到意大利的駁斥和揭露……

常識告訴我們:傳染病暴發在哪裏,哪裏就是起源地,難道中共受過高等教育的官員們不知道嗎?他們當然知道,但是他們為了中共維穩,不惜說一切假話。這次瘟疫不就是這樣的人禍催生的嗎?

為了維穩不惜扯謊,只要這樣的中共和官員在,下一次人禍的瘟疫,就無可避免。

(十七)揭掉擋箭牌,直擊泄漏說

「外國起源」是武漢病毒泄漏的最後一個擋箭牌,扔掉這個謊言鑄造的擋箭牌(「黨建牌」),病毒泄漏說,就成了世界的溯源的焦點。

武漢病毒到底來自哪裏?現在學術界都認可石正麗的研究:96%的相似性,武漢病毒的源頭最終指向了雲南昆明蝙蝠洞的中華菊頭蝠。但是,菊頭蝠冬眠而不遷徙,除了石正麗的研究團隊,誰會把病毒從昆明帶到武漢?

海外網站維基百科(被中共封鎖著)《2019冠狀病毒病陰謀論》詞條[1],在介紹27位科學家在《柳葉刀》上宣揚「自然論」、譴責「人造論」的《聲明》時,最後說:「他們首先只針對COVID-19為人造基因產物論的詳細分析認證,至於一種說法為病毒來自大自然但由人為發現萃取後散布的理論他們不做評價,因為那種說法是刑警與偵探的領域,已經和醫學完全無關。」

美國科學週刊上Jon Cohen論文截圖2,Ebright質疑進化的說法,說自然突變和實驗室泄漏無法區分。

中共官媒援引文章,用進化論證明「自然論」時,斷章取義,隱去了上圖的那句話:「病毒泄漏和自然突變,實際上是沒法區分的。」[3]

(十八)石正麗以命誓天罰 惹誤解回歸看文化

提起泄漏說,人們懷疑的首要的責任者,就是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研究蝙蝠病毒、參與製造人工病毒的那位。用他們的話說:「我們是被盯上了」,「被罵慘了」。

雖然有個別的科學家說「相信不是實驗室泄漏的」,那也只是鼓勵而已,沒有證據。病毒是否泄漏的問題,嚴謹的科學家,是不能幫誰打包票的。中共控制官媒再炒P4實驗室完善,也是枉然。

【以命擔保 誰敢押寶?】
面對國內外強烈的質疑和責難,2月2日,石正麗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我的)實驗室沒有關係……」

2月2日下午,石正麗回應種種非難的截圖,要以生命擔保。(網路截圖)

不是以人格擔保,而是用生命擔保,媒體普遍認為這是人能說出的「最重的話」。石正麗在專業上解釋不清,轉而信誓旦旦地說:這是大自然的懲罰,說白了就是天譴,降罪於人!

【「以命擔保」是與非,淳風賭命釋風雷】
石正麗這樣向大眾表白心際,結果卻如同觸雷。一時間,人們以中共開創的「無神論文化」為基點,對石正麗口誅筆伐,掀起了輿論風暴。

從大陸到海外,紛紛指責石正麗的「以命擔保」和「天罰說」。石正麗說的「不文明的生活方式」,是指吃野味吧?現在人吃野味頻頻遭天罰,非典、新冠、埃博拉,可是古人吃野味更頻啊,怎麼沒事?武漢人發現,怎麼當地人都在罵石正麗啊?中共的輿情管控部門不斷刪除言論,罵聲依然前仆後繼。

「以命擔保」是典型的騙子論嗎?且看一段歷史公案。

《隋唐嘉話》記載過李淳風賭命的故事:李淳風校成新歷,向唐太宗上報說要發生日蝕(日食)。太宗有些不高興,因為過去都知道,日食是上天在昭示君主的過失。

太宗對李淳風說:「如果不蝕,愛卿你怎麼辦?」

淳風曰:「有如不蝕,則臣請死之。」

到了那天,太宗在院子裏等著,半天也沒見日食,就對李淳風開玩笑:「放你回家,和老婆孩子告別去吧。」

淳風對曰:「尚早一刻。」他指著日晷的影子說:「至此而蝕矣。」果然如言而蝕,不差毫髮。[4]

唐太宗貞觀十三年(639年9月3日)長安日偏食示意圖,被李淳風準確預測(圖自大紀元)。

李淳風是誰?他是唐朝數學家、天文學家、天象學家、易學家,歷史學家,著有天文學專著《乙巳佔》,參與編寫《晉書》、《五代史》、《梁書》、《陳書》、《北齊書》、《周書》、《隋書》的天文、五行、律歷部份,還有《文思博要》、《秘閣錄》、《典章文物志》等十餘部著作傳世。他是《桯史》記載的《推背圖》的唯一作者,還是「三重環」渾天儀的發明者。在現今已知的史料中,他是首次準確預測日食的人。

李淳風發明的三重環渾天儀(以東漢張衡兩重環渾天儀為基礎,圖自大紀元)

【人心不古,淳風不在】
從李淳風的例子來看,說「以命擔保是典型的騙子」,這個斷言太過武斷了。

「以命擔保」在敬天畏神的古人看來,是指天言誓,是人能說出的最真誠的、最重的話;但是,在被中共無神論洗腦幾十年的大陸,卻把這話看作是謊言和笑話。這只能說現在的世道是人心不古,淳樸之風不在。

【人算與天算】
李淳風的「以生命擔保」,憑的是高超的天文學基礎、易學天算;石正麗「以生命擔保」憑的是甚麼,是人算,是「嚴謹的操作」、「認真的態度」、「嚴格的實驗室管理」……人算不如天算,人算能沒有疏漏嗎?

正因為不能保證沒有疏漏,所以,中共官媒忙著替石正麗解釋,找了很多專家做外援。對財經記者的專訪,石正麗說:專業問題她不想與非專業人士討論,「說不清」,「沒有用的,浪費我時間。」

但是專業人士,就能說清麼?前面已經說過了,同樣不能,絕大多數科學家不表態支持,本身就在懷疑泄漏,認為有泄漏的可能性。目前真能為「沒有泄漏」站台的,只有一個「推理」──

(十九)進化論出手辯護,糊塗賬自斷歸途

【辯護強點進化論,一箭雙雕可當真?】
《專家一致認為新冠病毒非人造》這篇官面文章中,其中一條最有力的、有數據計算的「證明」,是美國華盛頓大學副教授貝德福德說的:「RaTG13(蝙蝠攜帶的自然病毒)和新冠病毒,這兩種病毒的基因差異,與自然進化一致」,「兩者在25~65年前有一個共同的祖先。因此,RaTG13突變為新冠病毒可能需要幾十年。」

通俗地說就是:2011年開始從昆明山洞蝙蝠身上得到的冠狀病毒RaTG13,和如今的新冠狀病毒,是自然演化的關係,不是人工基因編輯的產物。

進一步,說前者進化到後者需要幾十年,甚麼意思呢?它的重要含義是:假如真在2011年及以後,SARSr-RaTG13從武漢病毒所泄漏出去,也不可能進化成新冠病毒──時間不夠!?

也就是說,利用進化論的辯護要起到一石二鳥的作用:新病毒既不是人工製造,又和病毒所是否泄漏無關,儘管它的祖輩在病毒所裏,即使2011年後會偶然泄漏,也不可能進化成2019年的新冠病毒,因為時間不夠。

這樣以時間太短,暗示「泄漏說」不靠譜──那麼,這個進化的證據靠譜麼?

【斷章取義,掩蓋質疑】
追查上述分子進化論說法的出處[3],發現中共官媒的在斷章取義、以偏概全,屏蔽了專家的反對意見。

美國科學週刊上Jon Cohen綜述論文的截圖1,25年的進化時間是以假定的突變速率計算。

中共官媒只引用貝德福德的說法,迴避了約.克翰(Jon Cohen)文章中指出的尖銳問題:進化論計算的時間25年有問題,因為病毒在不同宿主身上突變的速度是不同的,貝德福德以假定的恆定速度作為計算的基礎[3]。因為基礎錯誤,所以計算結果也不可靠。也就是說:上述進化論的說法,實際上無法排除實驗室的泄漏可能性。

【進化速度的辯護,實際上推翻了進化論】
假設貝德福德假定的突變速度是對的,是不是他推算的25年進化時間就能成立?就能證明沒有實驗室泄漏呢?

同樣不成立,因為推算的前提是錯的。如果能這麼推算的話,請推算一下,從單細胞生物進化到人的基因組,需要多少時間?這是進化論的死結所在,越高等生物基因組越穩定,病毒是最不穩定的。就算用最不穩定、變異最快的病毒突變速度來推算,從單細胞進化到人,宇宙的時間加N倍都不夠。何止是人,我們眼見的任何一種生物,都不可能以基因突變的方式、從單細胞進化而來,宇宙的時間自乘都不夠。

你能讓大猩猩隨機敲擊鍵盤、幸運地製造出整個WindowsXP程序麼?當然不能,那麼從零進化到人就更不可能。我們眼睛能看到的任何一種動物,它的生長、發育、語言、思維、情感、適應、繁殖,超過了最複雜的計算機軟硬件,它能是隨機基因突變來的?無數個錯誤、病態、意外、巧合,堆砌出的進化幸運兒麼?

進化論有太多的死結,那麼,為甚麼太多學者視而不見,還當進化論是科學呢?因為進化論的基本邏輯是一個詭辯:因為不是神創,所以是進化;因為是進化,所以不是神創。

進化論發展到頂點,分子進化論的數學計算,反而證明了進化是不可能的──因為不是進化,所以是神創!進化論走到頭,反而斷了自己的歸路,證實了神!

病毒是在演化、變異,而不是進化,科學育種的實踐一再證明:高等生物物種之間的障礙不可逾越。

就病毒這種最簡單的生命,它的綜合複雜程度,也遠遠超過了人類的想像。以下圖的艾滋病毒HIV為例。

圖37:細胞被艾滋病毒感染後(螢光染色綠色),像長眼睛一樣做出精準射擊,射出病毒攻擊人體細胞(作者提供)

以前人們以為病毒感染細胞後,把細胞變成數以萬計的病毒粒子,細胞破裂後病毒流出,隨機感染別的細胞。新的發現顛覆了這種簡單的推測。

上面圖37,病毒控制的人體細胞,像太空船一樣,在人體的血液、組織液裏遊動,遇到正常細胞,會形成一根伸出的槍管,精準地射出病毒,瞬間射擊,瞬間還原,這種感染方式大出意料!難道病毒控製的「殭屍」細胞,長出了「眼睛」!?病毒這種智能化的射擊技術,能是自然隨機突變出來的?能是一系列基因複製錯誤堆砌出來的?可能麼?不可能!

因為不會進化出現,就是事物背後那冥冥之手推動的演化,那不是自然(天然)嗎?不是神為嗎?

科學的發展讓人嘲笑古人的愚昧,而今冷靜地跳出進化論的錯誤邏輯,才感悟到古人的智慧:原來古代東方、西方,世界各民族傳說中的「瘟神」可能是真實的,瘟疫病毒在微觀上能定向攻擊,和在宏觀上的定向感染,是一致的,那就是「瘟疫的眼睛」!

其實所有學科走到巔峰,都會走到神的門前,但是只有大智者才能邁進那個高層真理的門檻,像牛頓,愛因斯坦,當然愛因斯坦是自然神論,他信的不是單一的上帝,是更高的冥冥中主宰宇宙的神力。

既然新冠瘟疫的溯源之路都堵死了,用進化論做證據來剖析卻否定了進化本身,於是,真正的答案──神,這個真相就將在人類科學的山窮水盡中,柳暗花明般地展現出來了。

(未完,待續)

【註釋及參考文獻】

[1] 維基百科網站,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9冠狀病毒病陰謀論
[2] Wen-Bin Yu, Decoding the evolution and transmissions of the novel pneumonia coronavirus (SARS CoV 2) using whole genomic data, 2020-02-21, http://www.chinaxiv.org/abs/202002.00033
[3]Jon Cohen, Mining coronavirus genomes for clues to the outbreak』s origins, Sciencemag.org, Jan.31, 2020
[4] 《隋唐嘉話》:唐朝集賢殿學士劉餗所著,記載了南北朝至唐開元年間歷史人物的言行事蹟,以太宗、武后兩朝為多。該書有重要的史學價值,多被後世史書典籍引用。劉餗的父親是史學家劉知己。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