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5月02日訊】前面5篇,我們撥開謊言,直擊人禍,揭開了中共掩真相造成疫情失控,殃及全國、禍及世界的實情。在學術層面,我們梳理了學者追蹤溯源、探尋病毒傳人途徑的歷程。不限於微觀的基因對比搞理論,我們結合宏觀辨析,否定了「穿山甲說」、「人造論」、「陰謀論」、「外國起源論」,把這次大瘟疫的發源地,鎖定在武漢,現在開始審問最核心的「泄漏說」。

(接上文

NIAID(美國傳染病研究所)P4實驗室工作照片。

前面5篇,我們撥開謊言,直擊人禍,揭開了中共掩真相造成疫情失控,殃及全國、禍及世界的實情。在學術層面,我們梳理了學者追蹤溯源、探尋病毒傳人途徑的歷程。不限於微觀的基因對比搞理論,我們結合宏觀辨析,否定了「穿山甲說」、「人造論」、「陰謀論」、「外國起源論」,把這次大瘟疫的發源地,鎖定在武漢,現在開始審問最核心的「泄漏說」。

(二十)P4實驗室,萬難泄漏。

【致命病毒:北京P3有過泄漏,武漢P4沒有】
在《新冠瘟疫(2)》篇中,我們講過2003年SARS爆發之後,2004年北京CDC(中疾控中心)病毒病防控所的P3實驗室,泄漏SARS病毒,導致小疫情,原因是違規操作。研究者將未滅活的SARS病毒,拿到P3實驗室外部去研究,造成研究人員感染,傳染給多人。

這種致命病毒的泄漏,首先感染的是研究者,不是一個人,而是在潛伏期傳染一圈人,並傳給他們的家屬。潛伏期越長,感染的越多。

我們知道,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潛伏期長,傳染性高,如果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泄漏了致命病毒(這次的新冠病毒),首先感染的是病毒所的一批人,接著是他們的家屬──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武漢病毒所是零感染,所以,這次的致命病毒,應該不是從P4實驗室泄漏的!但是,這個推理,只能證明P4沒有泄漏過致命病毒,不能證明他們沒有泄漏過「不致人病的病毒」!

如果他們(P4)以前泄漏過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雲南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BatCoV RaTG13,那種不致病的病毒(和新冠病毒基因差3.8%),該病毒在自然界變異重組,成了這次的疫源,還是可能的。

那麼,「不致人病的病毒」,有沒有可能從P4實驗室溢出呢?

【P4實驗室,設計極為嚴密】
P4實驗室,是世界上等級最高的研究最危險病毒的地方,全世界有40來座。設計非常周密,極為嚴格的設施,使病毒不可能自行逃逸──除非把它帶出去。

10道門7道互鎖,層層負壓,空氣只能流向中心,經過淨化處理後排出,杜絕了病毒隨空氣逃逸的可能。

進門-脫衣-沐浴-更衣-穿隔離服-實驗被雙重監督-出門沖淋隔離服-脫隔離服-棄衣-再沐浴-穿衣-出門。在內部操作時,連體隔離服連著頭部的大透明罩,接上氣壓管道供氧,連體手套再套兩層手套,和病毒徹底隔離。

空氣、水都是淨化過的,污水要經過加熱徹底消毒才能排出實驗室,物品高溫高壓消毒才能進出,固體廢物會被焚燒。

實驗用的SPF(specific pathogen free,無特定病原體)動物,是指不帶有細菌、病毒、真菌等病原體,經過剖腹產或幾代無菌剖腹產得到的、終生生長在無菌環境下傳宗接代的,吃無菌飼料的各種動物。由專門單位飼養,向各種科研機構提供,無菌運輸到無菌實驗室內部飼養,進行實驗。

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那兒的SPF動物買來後,養在實驗室做完實驗,就處理掉,不允許一切活的動物離開實驗室,層層互鎖的門,嚴謹的設計,任何動物都沒有可能逃出去。

此外,P4實驗室不允許單人操作,旁邊得有人盯著,外邊還有監控看著──就是說一切可能泄漏的細枝末節,都考慮到了。唯一泄漏的可能是:
(1)實驗者違規操作、帶出病毒;
(2)同時,旁邊的監督者玩忽職守;
(3)同時,外部的看監控錄像的人也玩忽職守。

只有同時發生這三種情況,才會泄漏──而這幾乎不可能,所以有些科學家不相信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會泄漏。

但畢竟病毒在武漢首次爆發,更多的科學家懷疑泄漏,只是想不到會漏在哪裏,所以對「泄漏說」不表態。

(二十一)武漢病毒所,鎖不住病毒!

【巨大的疏漏,病毒封不住】
武漢病毒所內部設計再嚴密,也關不住外部的漏洞──這個巨大的漏洞,可能使得一切的安全措施,前功盡棄。

這個疏漏就是動物屍體的處理──P4實驗室外部,沒有就地的火化爐!按照制度,P4的實驗動物,毒性實驗病死後,或人工處死後,要簡單做外部消毒,進行表面無害化處理,密封進大塑料袋,放入冰箱,攢夠了,再統一集中運輸到外部,統一集中焚燒。

武漢病毒所沒有設計自己的大焚燒爐──大焚燒爐不但污染大氣環境,還會給需要潔淨的實驗室造成污染,所以沒有這種設計。小焚燒設備是沒用的,小白鼠等小個體動物屍體雖然能在小爐裏燒,但是數量太大,效率低下──對於羊、豬等SPF動物,小爐也燒不了,乾脆都外包,由承包商拉走,到別處集中焚毀,一舉數得,把問題都解決了。

但是,這個承包商如果不按規程焚燒──要知道實驗動物體內的病毒是凍不死的!如果有人貪利,販賣其中值錢的豬狗羊兔蛇的凍體,怎麼辦?

【外國P4也無焚化爐,有制度和道德做保障】
可能有人會問:武漢病毒所的設計,原圖紙不是仿照法國的設計麼?外國的P4實驗室外部也沒有焚化爐,怎麼沒聽說外國P4常年向外界泄漏病毒?

確實,因為大動物焚化爐會造成環境污染,在國外的實驗室外邊也不能有它,但是,歐美髮達國家有嚴格的管理制度和監督機制,人們都自覺尊重和遵守規定,所以能保證被無害化處理的動物凍體不流向市場。在中國大陸,中共是自我監督,誰敢真正監督它?監督觸痛了它,會讓你的監督消失,甚至讓你消失。整體的腐敗,捂蓋子是第一位的,這是中共的特色。

很多人會問:動物處死後,做表面無害化處理,如果用強烈的處理方式:用存放動物標本(屍體)的福爾馬林液(甲醛的水溶液)處理,這樣的凍體已經無法食用了,所以,這樣處理的凍體,只能焚燒,就不會流入市場造成病毒泄漏──外國科學家們絕對相信這一點,絕不相信這樣處理的凍體會流向市場!

但是,在中國大陸──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糟糕】

在中國大陸百度網站搜索「福爾馬林 肉」,出現大量福爾馬林泡洗肉類、海鮮的網頁。
在中國大陸百度網站搜索「福爾馬林 肉」,第46頁仍出現高度相關的網頁。

在中國大陸,用福爾馬林液體處理爛肉、臭肉屢見不鮮,再用水沖掉福爾馬林,惡味盡除,這樣的肉拌上嫩肉粉、香料、調味料烹飪,誰也吃不出來!甚至已經成了常態、潛規則。

這是武漢P4實驗室外部的設計漏洞(在中國,寧可污染環境,P4外部也要設計大焚燒爐)、是管理的漏洞、制度的漏洞、腐敗的漏洞。實驗室內部設計再嚴密有甚麼用?病毒可以這樣「走後門」!

如何徹查?當局敢不敢立刻請第三方國際機構來徹查?還是會像「蘇家屯事件」那樣,先對外封鎖、內部轉移證據、造假掩蓋真相,都弄好了,再請國際專家來走過場,給世界遞交證明「當局無辜」的檢查報告?

【「武小華」挑戰,病毒所避戰】
在《新冠瘟疫(2)》中,我們講過「武小華博士」公開和石正麗單挑。

「武小華博士」2月2日反擊石正麗(截圖),爆料各種實驗室亂象。

不過,「武小華」挑戰找錯了對像──實驗SPF動物的後續處理,和石正麗沒有關係。石只負責P4實驗室內的安全,動物離開實驗室就和她無關了,那是病毒所管理和外包商的事。

「武小華」單挑石正麗,借名人效應成功造勢。而石正麗沒法應戰,因為SPF動物的後續處理不歸她管。所以,她沒法代表病毒所回擊武小華──儘管石正麗多次上鏡,直面澄清外界的質疑。

武漢病毒所是不敢出來接招的,原因前面說了,氣門被武小華點穴點死了,不折騰還能保密。

【出面撐臉小粉紅,人肉無果五毛功】
無人應戰,情何以堪?中共輿控下,為平息民憤,小粉紅們紛紛出馬,人肉武小華,也沒肉出甚麼結果,只能憑空質疑、說她不專業,可是人家出手就點中了病毒所的死穴!

結果,小粉紅的攻勢,只能停留在五毛級的「謠言貼」級別,本想出來撐門面,結果適得其反。

【「陳全姣舉報」是謊?病毒所欲蓋彌彰!】
2月17日,網上出現一篇微博:「實名舉報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泄漏病毒」。

轉發的「武漢病毒所陳全姣研究員實名舉報所長王延軼」(截圖),爆料病毒所亂象。

上面微博寫道:「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身份證號碼是422428197404080626,我實名舉報武漢P4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泄漏病毒。王延軼本人沒有一丁點醫學知識,當年靠著特長招生進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員幫她做的。她經常會從實驗所拿一些實驗動物售賣給華南海鮮市場的野味攤位。她就是這次疫情的罪魁禍首,她老公有通天的本領,據說和某副國級官員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大家一定不要忘記王延軼啊,她害了多少無辜的群眾喪失了性命。」

消息一出,輿論嘩然。很快,官方「闢謠」來了。

2月17日網警在微博上發布闢謠,實質並沒有給出任何結論。

為甚麼說病毒所官方的闢謠欲蓋彌彰呢?因為完全不合常理,大家請想,如果別人冒用你的名字去造謠,你的第一反應是甚麼?第一反應是自己站出來闢謠,像石正麗那樣,上媒體澄清,這是最好的洗白自己、洗白同事、洗白單位。可是,陳全姣沒在第一時間出來露面,卻被官方「代表」了。

陳全姣不在第一時間出來闢謠,是不是她不愛講話?不是,在陳全姣實名舉報病毒所前幾天,網上謠傳「病毒所學生黃燕玲是0號病人」,陳全姣還出面澄清,回答了記者的提問。而這次,記者打同樣電話找陳全姣,陳卻失蹤了,一個半月過去了,陳還在沉默著。用沉默向中共的強權抗爭,此時無聲勝有聲。

(二十二)警方巧言,粉紅詭辯

【警方煙幕彈 「闢謠」不自慚】

2月17日網警在微博上發布闢謠,實質並沒有給出任何結論。

緊跟著,網警發布微博,稱「陳全姣實名舉報內容」的賬號「微客鐵汁」的IP地址是境外的,這能說明甚麼呢?

警方有定論麼?沒有。現在警方更狡猾了:上次嚴格執行中共維穩政策,幫助中共掩蓋疫情,1月1日前處理了8個「散布疫情謠言」的醫生,1月3日又訓誡了李文亮;而後中共反咬,要徹查李文亮事件,作為維穩的打手,警察要做替罪羊!所以這回,江蘇網警給自己留後路,附上「病毒所說」,而警方說的都是中性的話,不做任何定論。

「近期登錄IP為境外」,甚麼也證明不了。陳全姣作為教授級別的研究員,和海外有交流是很正常的,特別是在中共「謊言治國、迫害異己」的專制下,實名舉報是需要全部豁出去的,勇氣不一定是馬上能全部激發出來的,只有一半勇氣怎麼辦?海外人幫她一下,推她一把,替她發文,真出了事就推到海外身上,這都很正常。

警方指證「微客鐵汁」此前自稱「品蔥文宣組」,同樣也證明不了甚麼。「品蔥文宣組」良莠不齊,有多種觀點、言論甚至錯誤,也正常,因為那是海外自由論壇,其中也有很多揭露中共掩蓋疫情、持續欺騙人民、致使疫情擴散的新聞和事實,那可都是真相,是中共維穩的死敵。

這樣看來,江蘇網警沒有自己下任何結論的微博,其實就是一個煙幕彈,讓很多人自己理解為「闢謠」而已。將來真要是像清算李文亮那樣清算起來,江蘇網警完全可以說:我們問心無愧,其實我們說的都是真實的廢話,沒說任何實質性、定性的東西!

【粉紅再出馬,詭辯笑天下】
陳全姣不出面上鏡闢謠,官媒也沒臉發聲。一批小粉紅再次出馬撐門面,指證「陳全姣舉報」是境外謠言。但是,指證的方法,是「避開主題」、「轉移話題」、「抓辮子」、「影射」──這是詭辯術。其基本邏輯是兩點:

(1)說「微客鐵汁5」是境外IP,影射為反華勢力,冒充陳全姣,上面已經辨析了,境外IP啥也證明不了。
(2)說「微客鐵汁5」是「微客鐵汁」(因為造謠)被連續封號後又冒出來的。影射「微客鐵汁5」也是造謠。

難道被封號都是因為造謠?顯然不是。很多人揭開真相也被冠以「造謠」上榜,如李文亮,差點被封號。

就算「微客鐵汁」真是造了幾次謠,「微客鐵汁5」就一定是造謠麼?如果按這種「抓辮子」的「邏輯」,中共說的一切都是造謠了,因為中共的謊言欺騙太多了,從中共誕生至今,近百年來的謊言和欺騙,罄竹難書。

由此可見,「抓小辮子」的辯論術,是邏輯詭辯,正確的應該具體問題具體分析。每次都要具體分析,不能避開實質問題,搞旁敲側擊。

而官方用轉移話題、旁敲側擊、掩蓋事實來說事,本身就是欺騙的表現,糊弄百姓。

(二十三)陳全姣被控制,家屬先呼救後克制,在無聲中坐實。

2月18~20日,海外推特上「老燈」公布的陳全姣家屬求助的三篇推文截圖。

從上圖老燈的推文中可以看出:2月17日陳全姣實名舉報後,就被官方扣留,沒有回家。2月18日家屬急切翻牆,到海外網的推特上,找老燈求助。

陳全姣的家屬說:「老燈老師您好!我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陳全姣的家屬,冒險向您寫信。我一直關注著您的推特,看到您提到姣姣揭發病毒所泄漏病毒的事情,同時看到很多人相信官方的闢謠,禁不住聯繫您。我要告訴您和廣大網友,姣姣的公開舉報是完全真實的!我們生活在武漢,親身經歷了這場慘絕人寰的肺炎疫情,她了解新冠病毒泄漏的內幕,不公之於眾良心不安,處於正義感公開舉報,觸犯了那些狗官的利益,目前她本人已經被控制!那些以她名義發布的闢謠聲明都是官方假造的!官方向她施加強大壓力,甚至逼迫她出鏡上電視闢謠,她在抵抗中!你們關注就是對她的營救,狗官們必須立即放姣姣平安回家!謝謝老燈老師了!」

2月20日,老燈連續發了兩篇《通報》,如上圖。

《通報1》稱:「自稱武漢病毒所陳全姣親屬的神秘爆料人私信我以後,我按照他提供的國內手機號碼不斷撥打,終於接通,對方為中年男性南方口音普通話,其警惕性很高語言簡短,說陳全姣事前向家人透露:病毒所長王延軼與承包處理動物的河南老闆一起,轉賣實驗動物坐地分贓,陳向紀檢部門檢舉,官方沒有回應陳才公開舉報。」

《通報2》稱:「我按照採訪提綱提出問題,如陳現在何處,可否聯繫陳本人核實情況,這位陳的親屬卻匆匆掛斷電話。數小時前再次撥通,該人說陳被官方留置後即將回家,不願再接受訪問,原話是:『事情過去了,我們不想惹麻煩。』我表示尊重,遂結束通話,以上兩次通話都有錄音,將提供給一直關心此事的美國之音電台記者。」

原來如此!到了官方最需要陳全姣出來「闢謠」、為中共官員和中共統治站台的時候,為甚麼陳全姣不出來?她無聲的對抗,已經展現了真相!

官員釋放她,其實也是給自己留後路。現在中共要高調「調查」李文亮事件──昨天還在維穩害人,今天就要給受害人平反了,萬一哪天要徹查「陳全姣事件」呢?

(二十四)「陳全姣舉報」探秘,病毒所泄漏無疑

【舉報的背景:實驗動物管理亂象】
倒賣實驗動物的社會背景,是普遍存在的實驗室亂象,以及官場的特權和腐敗。上文「武小華博士」披露的還算是好的,真正的亂象觸目驚心。

2020年1月2日,北京中國農業大學的李寧院士被判刑12年,判決書《(2015)松刑初字第15號》赫然寫道:李寧院士貪污課題科研經費共計人民幣3756萬餘元,其中10179201.86元,是銷售實驗室的淘汰動物和牛奶所得。說白了,那近1018萬元是李寧將實驗室的轉基因牛、轉基因牛奶流入市場,獲得的贓款。

【制度漏洞已久,病毒長年外流】
北京的中農大也好,武漢病毒所也好,這些中共官方科研單位,沒有監管機制,和中共一樣自己監管自己,為所欲為。只有釀成大禍了,才被社會發現,這是中共制度的通病。

陳全姣舉報的病毒所亂象:管理者和外包商販賣實驗動物分贓──其實賣的贓款沒多少,實驗動物一般鼠類多,那個沒法賣錢,豬狗羊兔蛇這些,量也不是特別大(和農業畜牧實驗的動物不同),大頭在科研經費中,處理實驗動物這一塊:選外包商,讓人家常年負責安全焚燒動物,要給人家一大筆錢的。如果外包商心黑,一面拿著焚燒動物的經費,一面去販賣動物,那來錢可太快了。這樣的肥差,一般人沒有關係是得不到的,給所長好處費,也是現在中共腐敗社會環境下的常態。

這樣說來,陳全姣所舉報的病毒泄漏的渠道是長期存在的。在王延軼升任所長之前,在武漢病毒所是P2、P3級別的時候,就可能有了,常年存在這樣泄漏各種病毒的可能性──但是,到底是否泄漏,還要調查外包商的具體情況。

武漢病毒所,敢不敢公開「處理實驗動物的外包商」的具體情況?如:訂立的合同、相關的管理制度、嚴格的歷史操作、對外包商的監督管理歷史記錄檔案?如果心虛不敢,那就已經給出了答案。

【病毒祖本泄漏,變異成新冠病毒】
石正麗說:「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新冠病毒)與實驗室沒有關係。」這句話是真話,是對的,確實和實驗室沒關係。如果真是販賣實驗動物泄漏了病毒,那是實驗室管不了的,是實驗室以外的事,是武漢病毒所的管理問題。

而且,前文論證過:新冠病毒不是人工病毒,並不是直接從實驗室泄漏出去的──但是,新冠病毒的祖先──那種天然病毒,卻很可能是從病毒所泄漏的!那種「後門」渠道販賣實驗動物,會泄漏所有的病毒──只要你用那種病毒做大動物實驗。如果用新冠病毒的祖先──雲南蝙蝠病毒做過大動物實驗,如此「病毒走後門」泄漏到武漢,自由變異,就有可能演變成今天的悲劇!

武小華2月2日指證武漢病毒所的SPF動物的處理渠道,陳全姣2月17日舉報的病毒所販賣實驗動物的渠道,殊途同歸,分別一致地指向了泄漏的源頭──武漢病毒所。

可能有讀者會問:如果武漢病毒所拿出全部實驗記錄,記錄上沒用過雲南蝙蝠病毒做過動物實驗,怎麼辦?這不就能證明,不可能通過「後門渠道」,泄漏出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了嗎?

別急,還有一個泄漏渠道,完全出乎意料,根本無法防止,且看下文揭示。

(請看下篇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