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5月03日訊】(接上文

石正麗帶團隊搜尋蝙蝠、收集病毒樣品,只提前打狂犬疫苗,防護程度不高。(視頻拼圖,作者提供)

第(1)篇,以時間表曝光人禍,揭開了中共掩蓋真相造成武漢疫情失控,殃及全國、禍及世界的罪證。西陸網炮製美國陰謀論,卻自然淪變為中共陰謀論、劍指當局,而後中共官方出面否定陰謀論。

第(2)篇,「武漢病毒所病毒泄漏說」成了輿論焦點,科學家尋找病毒傳染人的中間宿主,幾經輾轉,至今一籌莫展。

第(3)篇,在中共號召下,「穿山甲中間宿主說」閃亮登場,卻閃電墜落。雖然還被有些人視為假說,我們辨析宏觀路徑,將「甲說」否定。

第(4)篇,國外提出「沒有中間宿主,新病毒直接從蝙蝠到人」的假說,應者寥寥;國外「病毒自然產生論」 學者們強烈譴責、壓制「病毒人造論」,適得其反;我們多方面辨析後,否定了人造論。

第(5)篇,中共為脫罪,狂炒「美國陰謀論(人造病毒+投毒)」、「外國起源論」,都被徹底否定;以「進化時間」來表白「武漢病毒所沒泄漏」,事與願違;對進化論深入剖析,卻否定了進化論本身,把人引向了神。

第(6)篇,武漢病毒所迴避泄漏說,被舉報,忙辟「謠」,反而欲蓋彌彰,坐實了舉報。

除了個別人為給中共站台,故意說謊掩蓋之外,大多數人的各種「說法」、「爭論」以致「碰撞」,都是在盡自己的所能探求真相,因為各自的思維定勢、誤區,加上被謊言的長期洗腦,才會有偏離的認識,陷入爭執。而今,爭執的路已經走到了盡頭,撥去謊言,跳出誤區,大家會驚訝地發現,原來各方殊途同歸,都走到了真理的門前。

(二十五)石正麗的團隊,第一代中間宿主?

宏觀的線路辨析,否定了「接力迂迴傳播病毒」的「穿山甲說」,展現了病毒直接到武漢的可能性。(作者提供)

【石正麗團隊,把大量蝙蝠病毒帶入武漢】
前文提到,目前認為新冠病毒發源於昆明蝙蝠洞的中華菊頭蝠,菊頭蝠冬眠而不遷徙,不可能把新冠病毒傳到東南亞,讓「馬來穿山甲」充當中間宿主,再由穿山甲巧合地傳回武漢。但是,宏觀上卻有這樣的可能──病毒從源頭直接到武漢(見上圖)。除了被石正麗團隊正常帶回,還有非正常渠道。

正常帶回,是指石正麗團隊在昆明採集蝙蝠病毒樣本,冷藏,帶回武漢病毒所,凍存於當時的P2實驗室,隨用隨取。而非正常渠道──

【石正麗團隊,會被蝙蝠病毒感染】
看上圖44,對比《新冠瘟疫(1)》的圖1,石正麗帶團隊在全國各地採集蝙蝠病毒,最後在昆明的一個山洞找到了SARS病毒的源頭,在那裏長期採樣,先後6年。野外工作的防護措施很有限,有時甚至沒有,為甚麼如此大意?

難道他們不怕被蝙蝠病毒感染嗎?石正麗2018年6月在「一席」演講(武漢場)中說:「蝙蝠雖然攜帶很多病毒,但是它直接感染人的機會其實是很小的。只有在甚麼時候我們才會增加我們的防護呢?一般都是比如說這個洞裏,蝙蝠太多,你進去的時候就很多塵沫,我們吸入肺部以後會不太舒服,所以我們就會增加一些防護。大多數時候,我們就採取一些簡單的防護就OK了。」

她們只是預先打狂犬疫苗,但是,會不會被蝙蝠攜帶的其它病毒感染?一定會!只是那時的蝙蝠病毒不致病。

3%的周邊村民,被昆明山洞的蝙蝠感染了冠狀病毒──石正麗團隊的論文,《中國人感染蝙蝠SARS相關冠狀病毒的血清學證據》,2018年在《中國病毒學(英文版)》發表。他們做的是血清抗體檢測,考慮到抗體濃度會隨著時間下降,所以曾經被感染的人可能更多[1]。

被蝙蝠SARS類病毒感染,病毒是能進入人體細胞裏複製增值的,只是體內病毒數量少、不活躍,人並不發病、無症狀,人體會產生了抗體。

【防不勝防的感染方式】
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感染,實際上防不勝防,2016年的廣東清遠豬瘟,就是一例。

2016年10月28日,廣州清遠發生豬瘟,半年多導致24693頭仔豬死亡,武漢病毒所石正麗的團隊前去研究,發現導致豬瘟的SADS冠狀病毒來源於蝙蝠冠狀病毒,成果在2018年發表[2],論文見下面截圖。

2018年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研究2016年豬瘟的論文截圖,豬瘟SADS病毒源於蝙蝠。

周鵬說:「我們發現在同一隻菊頭蝠中同時攜帶了SARS樣冠狀病毒和這次豬病的病毒。而冠狀病毒重組很厲害,就像搭積木一樣,我的模塊放在你那裏,你的模塊放在我這裏,說不定將來重組成甚麼。」對於傳播途徑,他們說:豬瘟的爆發地,離2003年非典瘟疫的始發地約100公里,在養豬場看到了蝙蝠飛過,判斷是蝙蝠飛過灑下的糞便,污染了養豬場,豬由此被感染。

那麼,昆明蝙蝠洞周圍村民如何被感染?他們都見過蝙蝠飛過村子。一個人處理過死蝙蝠,平時有個別人會去山洞轉轉(丟下塑料水瓶)。這樣的接觸都能感染至少3%,看圖1、圖44,石正麗的團隊密切接觸蝙蝠,感染率會大增。

【昆明小山洞的蝙蝠群,是SARS病毒大家族的基因庫,潘多拉的盒子】
昆明那個山洞,可不一般。那裏棲息的中華菊頭蝠,是2003年SARS瘟疫病毒的天然宿主[3]。它們的身體是SARS病毒、SARS樣冠狀病毒的基因庫。各種基因模塊齊全,基因模塊之間會不斷重組,基因也會自然變異,誰也不知道會變成甚麼。那裏堪稱潘多拉的盒子。

看前文的圖中,石正麗的團隊,近距離接觸蝙蝠和工作取樣,有時石正麗也不戴口罩;學生手捏蝙蝠取樣,有人也不戴口罩,甚至不戴手套;有的戴著手套也被蝙蝠咬出血,「象針扎一樣」。同時攜帶十幾種病毒的蝙蝠,一口咬下去,得有多少病毒進入人體?病毒在新宿主細胞內,會發生怎樣的重組、變異?完全不可預期!

【人做中間宿主 所以傳播無阻】
「泄漏說」再次登場──既然「人造說」不成立,新冠病毒又和「最可能是祖先版的蝙蝠病毒」在基因上相差3.8%,那就可能是泄漏了「祖先版」,在武漢逐漸變異為新冠病毒,只要在一個生命內這樣變異,就足以構成危害。

如何泄漏?《新冠瘟疫(5)》中揭示了武漢病毒所的巨大設計漏洞,正是武小華挑戰的漏洞,也是被舉報後、被強權掩蓋的漏洞──那個「漏洞」、腐敗的「後門」,竟然可以直達武漢疫情的爆發地──華南海鮮市場!

也許病毒所被逼問到死胡同,會說:「實驗記錄表明,昆明蝙蝠洞採集的冠狀病毒樣本一直放在實驗室中的冰箱裏,很多一直沒有用過,特別是和新冠病毒最相近的RaTG13(一致性96%)。所以不存在它們泄漏的可能。」

但是,本篇指出了一條非正常渠道:石正麗的團隊長期接觸蝙蝠會被感染,成為武漢新冠瘟疫病毒祖先版的第一代中間宿主──因為誰也想不到,誰也攔不住。

武漢爆發的瘟疫病毒的傳播途徑簡圖。

這麼說,在現實中有一個印證:石正麗說病毒所是零感染──當時就有人懷疑他們體內有抗體。怎麼產生的抗體?有「陰謀論」者猜測:他們製造病毒,自己先打了疫苗。這卻不合邏輯:如果他們是體內有抗體才零感染,真不知道抗體是從何時產生的!

短時間內產生抗體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產生抗體的機制」有記憶性、被喚醒。就是以前接觸過這類病毒(被感染或打疫苗),身體產生過抗體。但是,隨著時間,抗體水平會大量降低甚至檢測不到,而再接觸類似病毒,以前的抗體會迅速大量產生。

所以,石正麗的團隊,可能身上早就有了新冠病毒的祖本──那種「不致病的病毒」的抗體,抗體可能對病毒的後裔還有效。有點像擠牛奶的人會得牛痘天花、症狀輕會自癒,從此產生了的「牛痘天花病毒抗體」,能抗致命的「人類天花病毒」。但與「牛痘天花病毒」不同的是,昆明的蝙蝠SARS類冠狀病毒,人感染後不會發病。

【是直接在人身上突變,還是需要中間動物?】
有沒有可能不通過中間動物,石正麗團隊人身上攜帶的「不致病的蝙蝠SARS類冠狀病毒」,直接在人身上突變產生毒性,導致了武漢的大瘟疫?

理論上小有可能,實際不可能。

理論上小有可能,因為病毒的變異誰也說不清楚,萬一可以呢?但是這次不可能,因為是多地點同時發病。如果是沒有別的中間宿主,直接就人傳人,瘟疫的發作就是單點發作:因為病毒重組和突變是隨機的、不定向的,不可能多人攜帶的病毒都朝一個方向演變,而是有一個病毒偶然變成新冠病毒、爆發起來就足夠了。

所以,如果沒有中間動物宿主,應該是單點、從一個人傳開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多點傳播──大部份集中在海鮮市場,小部份也分散在武漢各地。所以,病毒還是在一種動物(不是這種動物都帶新病毒)身上繁衍變異後,又傳給人的。

見上圖,我們設這種動物為P,成為新冠病毒的最後一個中間宿主。

再有疑問:石正麗團隊身上的蝙蝠SARS家族冠狀病毒能人傳人嗎?

誰能保證不傳人呢?就算人傳人的可能性再小,長期接觸也會中招。因為隨著人體的新陳代謝,總有病毒要排出體外。他們接觸的人、寵物,他們吃剩的食物、產生的生活垃圾,都可能感染動物,造成病毒在下一代中間宿主身上繁衍、變異,等待釀成大禍。

那麼,是不是檢測一下石正麗團隊的人,就能真相大白了?未必能檢測出來。

現在國際上訂購中共的SARS-Cov2檢測試劑盒,不是被大量退貨嗎?因為準確率只有30%。而且,病毒在人體上不活躍,可能數量銳減,抗體水平也會大大下降,檢測不出來。只有在又一次接觸這類病毒,才能喚起免疫系統產生抗體。

在瘟疫初期,如果他們體內都有高水平的抗體,就能證明他們以前感染過這類病毒。可是瘟疫爆發這麼久了,已經說不清抗體是後來產生的還是以前產生的。

所以,只能是理論上推測,根據實踐中發現的人會被蝙蝠的SARS樣冠狀病毒感染,因為石正麗的團隊長期密切接觸昆明菊頭蝠,判斷他們必然會被感染,只是都不得病,成了攜帶者,用身體把病毒帶回武漢。這一條渠道在理論上成立,有事實依據。

(二十六)兩種洩露方式都指向武漢病毒所

【兩條傳播路徑,都指向武漢】
找到中間宿主,為了給瘟疫的傳播鏈條畫上一個句號,人能安心。上次2003年SARS瘟疫,把認定的中間宿主果子貍(廣東市場上的)捕殺殆盡。

既然艾滋病的病毒,至今沒找到確切的中間宿主,也沒必要再找了。所以,再極力找尋新冠病毒的最後一個中間宿主,也不是必須的了。

現在大家明白了,為甚麼《新冠瘟疫(1)》開篇就說:「石正麗團隊的艱苦征途,也給我們今天找到武漢肺炎瘟疫的源頭和流傳,鋪成了道路。」

石正麗勾勒出的2003年爆發的SARS的傳播路徑:昆明山洞蝙蝠──感染昆明周圍人工養殖場的果子貍──販賣到廣東──病毒在果子貍身上繁衍傳代、變異──在人中爆發,這個粗線條的傳播路徑已經被公認。那麼,這裏講述的粗線條的傳播輪廓,也是同樣合理的。

【兩種泄漏方式都是武漢的責任】
在《新冠瘟疫(6)》中,我們綜合挑戰和舉報,深入辨析P4實驗室的設計,指出的泄漏方式:病毒從動物後續處理的環節泄漏──那是設計不合理、制度有漏洞、外包商勾結官員、後續處理無監管。那種泄漏方式,和P4實驗室內部無關,但不能說不是病毒所的責任。

本篇揭示的泄漏方式,是科學界研究的整體疏漏,當時完全超乎了科學界的想像,也與P4實驗室無關,走的是實驗室外的渠道──人體攜帶傳播,所以不是石正麗負責,而是病毒洩露的責任在武漢病毒所領導層和武漢有關單位。

(二十七)誤區回視,竟然一致

【陰謀論、人造論的誤區】
回首源頭,陰謀論歪曲利用的根據,是郝沛等專家的發現[4]:武漢病毒和SARS病毒有共同的祖先,他倆外部的S蛋白,一維線性結構差異達24%,5個關鍵位點差異80%,但是,兩者S蛋白的空間三維結構竟然基本相同──殊途同歸,簡直是神工鬼斧一樣的演化奇蹟──中共的軍事門戶網站西陸網,藉此「發明」了「美國針對華人的基因武器論」。

由此,所有陰謀論、人造論的邏輯基點展現出來:因為太巧了,巧的不可思議,絕非自然!那麼只有兩種可能:人力或者神力,因為不信有神力,所以認定是人力──這和《新冠瘟疫(4》中的進化論的死結、誤區是一樣的。

而今已經從各方面證實了:不是人為!所以只可能是天意,鬼斧神工,形容的正是上天的冥冥之手。

那些巧合既是迷霧,也是謎語。因為是天意,所以會如此巧妙。

【「巧妙」的病毒,冥冥之手的傑作】
疫情越發展,研究越深入,發現這個新冠病毒SARS-Cov2越「巧妙」:
(1)超越SARS幾十倍的入侵人體細胞的能力;
(2)超越SARS的潛伏期;
(3)像艾滋病毒一樣,遇到抑制藥物,可以深藏蟄伏,伺機重啟;
(4)超越SARS的攻擊範圍:除了像SARS一樣攻擊肺部,攻擊免疫系統更像艾滋病毒,比SARS厲害;此外還攻擊腎、心臟、腸道,以及眼角膜等。
(5)在最「通暢」的地點爆發:武漢是9省通衢,交通便利輻射全國;武漢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大學,和最大數量的100萬大學生,流動性最大。
(6)在最「巧妙」的時間爆發,春運前期的旅行高峰期,可以更高效地把病毒傳向全國、傳向世界。

可見,不止是病毒是冥冥之手的傑作,病毒的傳播同樣是冥冥之手的傑作。

【當局各級官員的誤區】
利用最腐敗、最能說謊的政府,在病毒已經爆發、迅速傳染醫護人員的情況下,還能公開地權威宣稱:疫情可防可控,沒發現明顯的人傳人,還要搞「萬家宴」面子工程再創吉尼斯世界紀錄……

利用最強權、維穩最高效的政府:疫情初期,武漢鐵路部門命令列車員不得戴口罩以免引起乘客恐慌,在初期感染了不少列車員和乘客;有醫院強令醫護人員不得戴口罩以免引起醫院患者恐慌,造成更多醫護人員感染;有醫院在訂購防護服的前提下,讓醫生把防護服穿在裏邊,外邊套上白大褂,粉飾太平,糊弄病患,造成病患不做防護,被大量傳染……

利用最獨裁的政府:宣布傳染疫情、做出重大決定要中央授權,中央地方互相甩鍋,競相推責,遲遲不封城;決定封城後,還放出風聲,造成封城前比往年多撤離300萬人(共500萬人離開武漢,見《新冠瘟疫(1)》的辨析,疫情四外傳播。

利用最光鮮、最無底線的「大外宣」:各級政府銷毀文件掩蓋傳染人數、掩蓋死亡人數、不斷外放「好消息」,弄得國際社會認為「武漢的瘟疫沒甚麼了不起」,放鬆了警惕,等本國的疫情不可收拾,才紛紛傻眼,開始有人大呼上當,被中共的造假所騙……

中共各級人員的誤區,積聚成此次巨大的人禍,把疫情空前放大了。誤區的根源,是中共的無神論,因為背離了神,迷醉於「人定勝天」的鬼話,以為謊言可以欺天,以為做事沒有報應,中共的各級人等,才敢如此妄為。

【攻擊石正麗者,同入誤區】
在強大的社會輿論壓力下,2月2日,石正麗被迫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石正麗這樣向大眾表白心跡,本無可厚非。為甚麼會招來輿論風暴,被網絡群噴?

因為攻擊石正麗的人們,都站在了中共開創的「無神論文化」的基點上,才會認為「以命擔保、講天罰的」都是騙子。而在普遍信神的古代,指天為誓,請天地見證,是人間的常態。

上面所有的誤區,導致結果雖然不同,但是在根源上都是一致的,都是背離了神。跳出誤區,大家都會發現:用人之常理已經解釋不了。

(二十八)驀回首殊途同歸,見真相亢龍有悔

【回眸石正麗 幸運伴神跡】
石正麗被置於輿論風暴中時所說的那些話,是被逼到了「敬天畏神、以命賭誓」的門前,她還有更神的。

為甚麼她率隊奔走7年就找到SARS的源頭?蝙蝠在全世界可是有1000多種,中國約有近百種,遍及全國,山洞、叢林、古宅……到處都有,石正麗率隊奔波過28個省,他們都知道在大海撈針,為甚麼偏偏能撈到針呢?

那個昆明邊緣的蝙蝠洞,可不是尋常之洞,那是天然的SARS病毒家族基因庫,換句話說,所有SARS家族的相關基因模塊都在那裏,隨時可能重組成新病毒流向世界──可以說那兒是「潘多拉的盒子」,SARS類大瘟疫的源頭。

太偶然了?太幸運了?不是,那是神的冥冥之手,把他們曲折地引向了終極,而且,就此把石正麗推到了世界頂級病毒學家的位置上,因為「潘多拉的盒子」,要由她打開,由她帶回。

【時間沒有責難】
也許有讀者會問,不是有學者說:病毒的天然祖本,變異為武漢新冠病毒,需要幾十年嗎?石正麗的團隊2011年進入昆明山洞接觸蝙蝠,到2019年底在武漢造成大瘟疫,這時間也不夠啊!

美國科學週刊上Jon Cohen綜述論文的截圖,25年的進化時間是以假定的突變速率計算。

其實,進化論是一堆假說疊加起來的假說,每一步都是不太可信的推測。進化論本身有太多的自相矛盾,前面嚴謹辨析過「進化論發展到頂峰,變成了自我否定」。對病毒來說,不是進化,是演化、變異。

那篇英文文獻說:用其它冠狀病毒突變的速率,當作這個病毒的突變速度去計算,本身就沒有合理性;同文中別的學者也批評,說病毒在不同的宿主體內突變的速度也不同[5]。也就是說:算出的「進化」(演化)時間(幾十年),沒有準確性可言的,那僅僅能展示一個演化的可能性。

【欲破預言 卻入天網】
在今年二月初發表的幾篇相關文章中,作者古金結合天象,解讀了《聖經﹒啟示錄》、《馬前課》、《推背圖》、《劉伯溫碑記》預言的大瘟疫:非典瘟疫、武漢大瘟疫,都是定時、定地、定約、定向而來。特別是非典瘟疫,上應天象,如約而至,可謂一日不差,而武漢大瘟疫,是推延擠佔了第三次大瘟疫的位置,也是上應天象。天象、預言本身就是神跡,遠遠超過了科學的範疇。

石正麗並不一定不知道歷史上那些預言,但是他們有自己的預見。2003年SARS瘟疫忽來忽去之後,在中共媒體吹噓帶領人們戰勝了非典之時,有專家冷靜地忠告:「SARS還會捲土重來。」石正麗等人深信這一點。為了避免瘟疫再次掃蕩人間,石正麗帶著武漢病毒所的科研團隊,踏上了追蹤SARS源頭的艱難旅程。他們滿世界尋找尚未感染人類的病毒,希望在它們攻擊人類之前,把它們研究清楚,以阻擊瘟疫的爆發。茫無目的,走過了大陸28個省,7年後,冥冥之中的神力,把他們引到了昆明的一個蝙蝠洞前。

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們幸運地找到了總源頭,證實了那裏是天然的SARS病毒家族基因庫──「潘多拉的盒子」,他們打開了魔盒,把各種病毒的樣本(包括新冠瘟疫病毒的祖先,傳染人,但是無毒性)帶回了武漢……

前面講過的2019年9月18日,武漢天河機場演練「新冠狀病毒感染」突發事件,正是基於石正麗等學者的預見。他們預見到未來的大瘟疫將出自蝙蝠的冠狀病毒基因庫。他們在盡力阻擋未來發生劫難,要消減那個預言,卻把人類帶入了預言的天網──新冠瘟疫如期而至!

【殊途同歸 本性回歸】
為甚麼前面要揭開那麼多謊言,因為謊言一定會蒙住人的雙眼、把人擋在真理之外。特別是撒旦的謊言,要把人擋在神的門外。

病毒並非人工製造,但卻通過人來傳播,定時、定地、定向的感染。

探究新冠瘟疫的起源,石正麗成了世界的焦點。而今已經有了答案,神跡已經看到了,跳出爭論,反思誤區,會看到雙方殊途同歸,包括進化論者的終極計算,都不約而同地走到了見證神的門檻。

中共的歷史,是一個殘暴肆虐人民的歷史,以暴力為後盾的洗腦術,逼迫神的子民──中華兒女走上一條背離神、背棄神、詆毀神的不歸路。甚至像《啟示錄》預言的那樣,與至尊主神和他的子民信眾為敵。最終激怒了上天,判了中共的死刑。而那些背離了禮天敬道的神傳文化的中共的堅定黨徒,在中共的無神論的謊言和利益誘惑下,背叛人的基本良知,謗佛謗神,迫害信仰,習以為常,這樣的背棄神明的生活方式,怎能不招來上天的懲罰?

石正麗和她的團隊,在努力消解人類未來的瘟疫之劫,卻在冥冥中,演義了「欲破預言、卻入天網」的悲愴。

不管你信不信神,最終都會歸於神:不是正神,就是與神為敵的撒旦,沒有中間道路。站在撒旦的一邊與神為敵,那就是歸於毀滅。

人類在大劫之前的自救,脆弱而單薄,科學的力量,十分有限,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定名,流露著人類心底對神的呼喚。

歷史上的聖賢、覺者、先知,他們傳世的大預言,預言人類末劫有三次大瘟疫,這只是第二次。數以萬計的生命被瘟疫吞噬,更多的是攜帶病毒的無症狀者。面對如此的人間慘劇,如果還不能使你清醒,還站在神的對立面,那麼下一次的頂級瘟疫收走你,誰也無話可說。

前兩次世界範圍的瘟疫,都是小的,後面的大劫誰也擔不起,那時人不但無能為力,還沒有任何機會。

人類到了這個時候,別再惡意揣度、互相傷害,每個人都是撒旦謊言的受害者。每一個生命都值得珍惜,不管他曾經對主神和神的使者做過甚麼,甚至謗佛、滅佛、迫害聖徒,神都沒有放棄對他救贖。趕快找尋根治瘟疫的答案,傳播救度的福音,那才是人類自救的根本。

(全文完)

【參考文獻】
[1] Ning Wang,et al., Serological Evidence of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 Infection in Humans, China, Virologica Sinica,(33):104─107, Mar.3,2018
[2] Peng Zhou,et al.,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 Nature, Apr 04, 2018
[3] Xing-Yi Ge,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 Nature, Oct.30, 2013
[4]Xintian Xu, Pei Hao, et al.,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 Jan. 21, 2020
[5]Jon Cohen, Mining coronavirus genomes for clues to the outbreak』s origins, Sciencemag.org, Jan.31, 2020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卜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