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07日訊】上週五(1月3日)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中的精銳部隊聖城旅(Quds Force)頭領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少將在巴格達國際機場被美軍導彈炸死。伊朗已明確表示要強烈報復。美國則表示如果伊朗報復,美軍會更嚴厲反制。美軍的這次行動真的會引發區域戰爭嗎?

美伊開戰 輿論聲浪不小

有媒體說,蘇萊曼尼是伊朗第二號實權人物,直接向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報告。美國對蘇萊曼尼的斬首行動是否會引發一場大規模的區域戰爭?美國是否與伊朗已經「開戰」?

美國之音報導,美國會參議員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發推文說,「蘇萊曼尼是美國的敵人,這一點毫無疑問。但問題是,就像許多報導暗示的,美國剛暗殺了伊朗最有權勢的二號人物,且是未獲國會授權的情況下做的,美國是否明白這可能會引發大規模區域戰爭?」

不少媒體明確指,殺死蘇萊曼尼會使美國和伊朗進入戰爭狀態。如美國網絡媒體Slate的報導說,川普總統下令炸死蘇萊曼尼,無法做出其他解讀,「你不會殺死蘇萊曼尼這樣的人,除非你的國家與他的國家開戰。」

美國之音報導援引《紐約時報》的分析文章說,「蘇萊曼尼的被殺迫使伊朗必須做出報復行動。不僅是由於國家的驕傲或面子,也是由於國家自我保護的動力:自我保護,包括保護自己的最高領導層。」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中東項目主任阿爾特曼(Jon Alterman)在評論文章中說:「蘇萊曼尼是伊朗在伊拉克、黎巴嫩、敘利亞和也門安全政策的領導人。他的死對伊朗是個戰略打擊。蘇萊曼尼不僅管理著伊朗的代理人網絡,也管理著這些代理人的活動。……他是軍人、間諜和外交官。他在伊朗廣受歡迎,部分原因是(許多人)認爲蘇萊曼尼在擊敗伊斯蘭國的行動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阿爾特曼說,伊朗一定會做出回應,使伊朗成爲未來數年美國外交政策考量的最重點之一。美國也會被拖入十多年來國防部一直希望脫離的戰爭陰影。襲擊蘇萊曼尼將使美國在軍事上進一步受困在中東,儘管川普總統誓言撤軍離開該地區。

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週五聲明強烈譴責美國的行動,並對蘇萊曼尼的遇難表示深切哀悼,他宣布全國哀悼三天,並強調蘇萊曼尼的戰鬥方式將會繼續下去,美國須對其行為承擔一切後果,更強烈的報復正等待著美國。

伊朗今非昔比 開戰成本不低

美國之音說,也有專家認為,伊朗不會與美軍正面交鋒或展開更大範圍的戰爭,但會施展自己多年來練就的「非對稱戰力」,破壞美國及其區域盟友的行動和利益。

華盛頓「美國中東研究所」的中東安全問題專家萬塔卡(Alex Vantaka)在推特上說,伊朗不大可能直接襲擊美軍在中東的基地。他說,那是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和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不願碰的地方。因為如果與美國交戰,恐怕會導致伊朗伊斯蘭共和國的垮台,這個政權幾十年前就已經失去了民意的支持。他認為伊拉克會成為美國和伊朗較量的舞台。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阿爾特曼也認為,伊朗一定會在短期內在伊拉克有所反應,「伊朗幾乎可以肯定會加劇伊拉克目前的政治動盪, 目的是在今年趕走美軍,他們很可能會成功。」

伊拉克議會已經通過決議,要求行政當局終止允許外國軍隊在伊拉克的駐軍。伊拉克總理近日也表示不允許美軍駐留伊拉克。「國防重點」的弗里德曼說,雖然伊拉克不會動用武力驅逐美軍,但是美軍在伊拉克的駐防將變得艱難。

阿爾特曼說,伊朗還將向正經歷政治和經濟危機的黎巴嫩施加更大壓力。他預計在未來數月,一些船舶會遭遇襲擊,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成員的一些國家也會發生一些輕度暴力的襲擊,這些都會是伊朗幹的。另外,伊朗也可能發動某種網絡攻擊。但伊朗的戰略是將其行動保持在足夠低的水平,以避免升級為常規戰爭而遭受全世界的指責。

阿爾特曼還表示,伊朗缺乏在常規戰場上與美國較量的軍隊、武器、金錢和技術,但近40年來,伊朗一直在磨練自己的「非對稱戰力」,還投入大量資金發展代理人部隊、開展情報行動、發展區域拒止能力(包括網絡戰)。伊朗通常的做法是增加對手的痛苦但不留「指紋」,以避免直接受到指責,但也會留下足夠的線索,令外界感覺到伊朗的影響力。

美國智庫「國防重點」(Defense Priorities)的政策主任弗里德曼(Benjamin Friedman)告訴美國之音,伊拉克會成為伊朗和美國較量的新戰場。「炸死蘇萊曼尼與伊朗支持的伊拉克民兵組織的副首領就相當於讓駐紮在伊拉克的美軍成為攻擊的靶子。」這些民兵組織人員眾多,他們都在反對美國。這會是一個大問題。「我非常擔憂伊拉克下一步會發生什麼。」弗里德曼說。

開戰可能性恐怕並不高

不過,《美國之音》援引《紐約時報》的分析文章指,伊朗利用「非對稱戰力」進行報復,如果達到某種限度,可能導致美國對伊朗發動直接攻擊。分析說,這會引發直接的、持續性的戰爭。蘇萊曼尼的死亡可能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擔心是被誇大了。伊朗馬上對美國發動核打擊的可能性不大。

俄羅斯和中國可能會表示強烈反對美國發動襲擊,但就像他們不會干預美國入侵伊拉克或推翻利比亞政權那樣,中俄介入美國與伊朗衝突的可能也不大。

責任編輯:紀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