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29日訊】中共新冠狀病毒(COVID-19,即武漢肺炎病毒,簡稱中共病毒)給全世界帶來空前的公共健康危機,中共官方公佈的全國確診和死亡人數也陡然上升。本月18日路德社首次爆料,明確該病毒人傳人、大爆發、強變異,後被一一證實;爆料指中共直接把SARS病毒的刺突蛋白重組給中共軍方舟山蝙蝠病毒,使之獲得入侵人體的通行證。隨後「郭媒體」連發報導,其中包括一份「證據摘要」(中譯文附後)。

中共官方專家鍾南山20日首次公開承認病毒人傳人,此後官方宣傳著力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然而,32公里外的武漢P4實驗室已無可避免地處於輿論的漩渦。它是中共病毒的真正源頭嗎?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這是洩露事故,還是生物戰?海外病毒學家的研究解讀還在深入。

在郭媒體之外,澳洲、希臘的專家近日相繼公佈基因比對的發現。希臘研究指,新病毒序列中有一部分與已知的所有冠狀病毒「不協調」。美國哈佛大學資深流行病專家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日前說,「海鮮市場不是故事的全部」;同時強調,「新型病毒變異性高,控制難度很大。」

郭媒體:中共病毒是實驗室重組的軍方蝙蝠病毒

1. 中共病毒v.s.軍方舟山蝙蝠病毒,「包膜蛋白」序列100%一致,自然演化幾乎不可能。

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的郭媒體25日發表的「證據摘要」指,以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為主的學者於20172019年間先後發表中英文論文,宣佈在舟山蝙蝠身上發現2019中共病毒——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下簡稱舟山蝙蝠病毒;該病毒屬南京軍方,又稱南京病毒)。

中國疾病防控中心(CDC)本月三次向美國國立衛生院(NIH)上傳2019中共病毒的基因組測序,前兩次數據均有錯誤。病毒專家對中共12日第三次提交的基因組序列進行基因比對(BLAST),發現2019中共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整體相似度超高,包膜蛋白(envelop protein,簡稱E蛋白)序列更是100%一致。

摘要引述病毒專家觀點,包膜蛋白雖然結構穩定,但兩種跨物種的冠狀病毒要經過自然演化保持包膜蛋白完全相同,可能性幾乎為零。

2. 中共病毒「刺突蛋白」受體結合域的3D結構與SARS病毒相同,人際轉播力很強,其中4個關鍵蛋白被替換。

本月21和23日,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藥理毒理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及武漢病毒研究所P4實驗室石正麗研究團隊先後發表論文,提出了相似的「重大突破」,即中共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與人體親和力很強,這點跟SARS病毒非常像。(SARS病毒的結構可用下圖說明。)

SARS病毒結構圖。(圖:Joseph S Malik Peiris, Nature Medicine/美麗日報製圖)

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又稱棘突蛋白、棘蛋白或S蛋白)是病毒包膜的醣蛋白,病毒就是借此構造來感染人體。研究提出,中共病毒通過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進入宿主細胞,可與人類受體「血管緊張素轉換酶2」(ACE2)穩定結合,使病毒融入人體。中共病毒與SARS病毒RBD的3D結構幾乎相同,使之具備類似SARS的強大人際傳播力。

而中共病毒也替換掉了SARS病毒中刺突蛋白5個位點的氨基酸殘基中的4個,這5個位點正是決定SARS病毒跨物種和人際傳播的關鍵。

「證據摘要」認為,蝙蝠冠狀病毒無法傳給人,更不是人傳人的病毒;中共病毒以此爲基礎,結合SARS病毒中刺突蛋白的3D結構,又對其決定跨種和人際傳染力的關鍵蛋白進行「精準替換」,這種「突變」要通過自然變異發生,基本是不可能的。香港蝙蝠生態學專家艾加里(Gary Ades)博士近日受訪時也呼應了這種觀點。

3. 新病毒測序時間超短。中國CDC於1月17日間上傳對2019中共病毒的第三個完整測序,距去年12月8日報導武漢首例未知病毒引起的肺炎僅過了一個月,比起2002—2003年SARS病毒測序用5個月、2014年埃博拉病毒測序用半年,時間短得驚人。且2019中共病毒的基因組有29,903個鹼基,多於SARS的29,727個。

4. 病毒樣本有較新的共同祖先。美國健康類新聞網站STAT 24日報導,任職於加州病毒基因組研究機構「斯克里普斯研究所」(Scripps Research)的分子生物學家克里斯蒂安•安德森(Kristian Andersen)提示,中共提交的來自武漢、泰國、深圳等地24個樣本的基因組非常一致,「顯示出非常有限的遺傳變異」,「表明所有這些病毒株都具有相對較新的共同祖先」。

電子顯微照片,左:分離出的2019中共病毒(2019-nCoV)粒子,右:人體呼吸道細胞中的2019中共病毒(標有箭頭)。(圖: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希臘流行病專家:中共病毒與所有冠狀病毒「不協調」

就在本週二(26日),生物學論文預印本服務器BioRxiv也發表希臘的最新研究,作者是雅典大學醫學院及國家公共衛生組織的5位學者。美國哈佛大學資深流行病專家費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28日連發多條推文進行了歸納。

1)從24日《柳葉刀》發表對武漢最初41例確診肺炎患者的觀察報告來看,「華南海鮮市場」顯然不是「故事的全部」。(該報告由中國、香港學者聯合提交,顯示最初兩天確診的4位病人中,包括第1位在內,有3位未接觸過海鮮市場。)

2)該病毒不是由冠狀病毒經過近期隨機結合而產生的,有些部分與所有冠狀病毒都「不協調」。其基因組的序列中段是以往冠狀病毒中從未見過的,可「編碼」侵入宿主細胞的刺突蛋白。

3)中共病毒屬於RNA(核糖核酸)病毒,變異非常快,費格丁說,「從深圳同一家庭6位患者中分離出的冠狀病毒的RNA序列彼此都不同,表明病毒正在變異。這聽上去不好,暗示了控制這種病毒的難度。」

(中科院21日的論文稱,2019中共病毒屬於β属冠状病毒,是有包膜的單鏈RNA病毒,因此以無明顯症狀的感染更為常見。其高傳播速度和高突變率,提升了冠狀病毒跨物種和人際傳播的風險。)

費格丁強調,他不是在主張所謂「陰謀論」——這需要證據來支持,但病毒源頭確實是懸而未決的問題;他也呼籲進行更多的調查研究。

澳洲分子生物學者:中共病毒的主要蛋白酶與SARS病毒最接近

此外,澳洲昆士蘭大學分子生物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史多默(Martin Stoermer)19日在化學論文預印本服務器ChemRxiv上也發表論文,題目是「2019中共病毒3C樣蛋白酶的同源性模型」。他發現,雖然2019中共病毒的完整病毒基因組與蝙蝠冠狀病毒關係最密切,但就主要蛋白酶來說,關聯最密切的是SARS病毒,二者具96%同源性。

(據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與安徽醫科大學2016年論文,他們首次發現冠狀病毒3C樣蛋白酶普遍有誘導自噬的效應,稱這對研究人體天然免疫、開發抗病毒藥物有重要意義。)

附:2019中共病毒由實驗室製造的證據摘要

(英文原文刊於gnews.org,圖片請點上方超鏈接下載PDF觀看)

以南京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注:對外稱南京軍區軍事醫學研究所)為主的學者,於201720182019年先後發表中英文論文,宣布在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一種新的冠狀病毒,即舟山蝙蝠類SARS冠狀病毒(下簡稱舟山蝙蝠病毒)。

這意味著舟山蝙蝠病毒僅為中共軍方的實驗室所有。這些論文闡明,舟山蝙蝠病毒具有潛在的跨物種傳播能力,包括傳人的能力,還強調這對公共衛生具有重要意義。由南京軍區提供的某些舟山蝙蝠病毒菌株的全部基因組序列,發布在美國國立衛生院(NIH)的基因庫(Genbank)中(編號MG772844至MG772934)。(圖4、5)

2020年1月11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發布了2019中共病毒的完整基因組序列,並於12日上傳到NIH的基因庫(編號MN908947.1)。14日,CDC未做通知而替換了該序列(編號MN908947.2)。17日,第二個版本不知何故又被替換為第三個版本(編號MN908947.3)。(圖6-7)

專家利用NIH提供的序列比對工具BLAST,對MN908947.2和MN908947.3完整基因組進行比對,結果顯示,舟山蝙蝠病毒是已知冠狀病毒中與中共病毒最為接近的病毒(和MG772933 .1和MG772934 .1樣本比對出的序列同源性分別為89.12%和88.65%,圖8)。

對病毒系統發生樹的分析表明,舟山蝙蝠病毒是2019中共病毒的「最近親」(https://nextstrain.org/groups/blab/sars-like-cov,圖9)。在比對中共提交的2019中共病毒的第一個版本(MN908947.1)時,其序列中存在錯誤,影響了結果。

就最關鍵的蛋白質和片段,專家對2019中共病毒和基因庫中所有已知冠狀病毒進行了進一步的序列比對,結果仍然顯示中共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具有最為顯著的同源性(相似度)。

• 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即S蛋白),與兩株舟山蝙蝠病毒菌株(MG772934.1和MG772933.1)的同源性分別為80.32%和81.00%(圖10-12)。

• 核衣殼磷酸蛋白(Nucleocapsid Protein,簡稱NP),同源性為94.03%(圖13-15)。

• 包膜蛋白(Envelope protein,即E蛋白),同源性為100%(圖16-18)。

• ORF8片段(MG772933.1),同源性為94.21%(圖19-20)。

• 膜糖蛋白(Membrane glycoprotein),同源性為98.65%(圖21-22,MG77234.1)。

• RdRp聚合酶(或稱RNA複製酶)基因,同源性為95.75%(圖23-24)。

如南京軍方2018年發表的英文論文(註1)所述,對不同ORF的同源性分析顯示,蝙蝠冠狀病毒中的ORF8片段顯示出最低的同源性,與它的最近親只有60%的同源性(與2019中共病毒比對,則為94.21%,圖25)。

同樣,比對RdRp聚合酶(RdRp)基因的序列,採自世界各地的蝙蝠冠狀病毒樣本,彼此間有80%~90%的同源性,其與從人或靈貓身上提取的SARS病毒有87%~92%的同源性(與2019中共病毒比對,則為95.75%)。

與突變性很高的刺突蛋白相比,包膜蛋白更為穩定(註2)。然而,跨物種的2019中共病毒和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經過自然演化而保持100%相同的包膜蛋白,其可能性幾乎為零。

運用另一種工具Clustal Omega(註:歐洲生物信息研究所開發的「在線多序列比對排列工具」)來證實,結果表明,一株舟山蝙蝠冠狀病毒(MG772933.1)的包膜蛋白與2019中共病毒的同源性,比它和另一株舟山蝙蝠冠狀病毒(MG772934.1)的同源性更高,達到100%(圖26)。

1月21日,關於2019中共病毒的首篇論文發表在中國科學院一本期刊上(《中國科學:生命科學》,註3),作者來自北京藥理毒理研究所(屬於軍方)和中國科學院。論文提到,中共病毒的天然宿主可能是某些蝙蝠(未直接提及舟山蝙蝠冠狀病毒)。

論文摘要中強調研究獲得了「令人驚訝」的結果:與SARS冠狀病毒相比,中共病毒中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5個位點的氨基酸殘基(442、472、479、487和491)中,有4個發生了變化(只有491和SARS一樣),但仍維持了原來的3D結構(構象),「非常完美的」支持與人類受體ACE2分子很強的互作。這意味著中共病毒可以與SARS冠狀病毒相同的方式感染人體呼吸道的上皮細胞(圖27)。

《中國科學:生命科學》1月21日刊發的論文截圖。(原文圖27)

值得注意的是,1月23日,另一篇內容相似的論文被上傳到生物學論文預印本服務器BioRxiv,該論文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蝙蝠和SARS冠狀病毒著名專家石正麗的團隊(註4)。

從去年12月底以來,很多官方新聞和低質量學術文章都提示,沒有證據表明華南海鮮市場的野生動物是2019中共病毒的中間宿主(稍後將有詳細解釋)。因此可以假設,實驗室製造的中共病毒,是以舟山蝙蝠冠狀病毒(特別是MG772933.1)為基礎,針對人體ACE2基因,與SARS冠狀病毒中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重組而來。

該病毒在實驗室的有限範圍內經過了體外和體內的適應與擴增,產生了具有有效受體結合域(RBD)的理想菌株——2019中共病毒,而其它可比對的保守序列則變化不大,甚至沒有任何變化(包膜蛋白)。

由於原種病毒在-80℃下保存在培養基中,在冰上緩慢融化可以更好地將病毒釋放到環境中。

根據郭文貴先生的說法,胸腺肽(Thymosin)在中國市場上已斷貨。胸腺肽在治療重症SARS和MERS冠狀病毒感染的治療中具有潛在的效用(註5)。

由疫情爆發後官方媒體報導及政府回應所獲得的更多證據,沒有寫在這份摘要中。

原文註釋:

1. Hu D, Zhu C, Ai L, He T, Wang Y, Ye F, et al.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and infectivity of a novel SARS-like coronavirus in Chinese bats. Emerg Microbes Infect. 2018;7(1):154.
2. Schoeman D, Fielding BC. Coronavirus envelope protein: current knowledge. Virology journal. 2019;16(1):69.
3. Xu X, Chen, P., Wang, J., Feng, J., Zhou, H., Li, X., Zhong, W., and Hao, P. . 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 Sci China Life Sci. 2020.
4. Zhou P, Yang X-L, Wang X-G, Hu B, Zhang L, Zhang W, et al. Discovery of a novel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the recent pneumonia outbreak in humans and its potential bat origin. bioRxiv. 2020:2020.01.22.914952.
5. Song Z, Xu Y, Bao L, Zhang L, Yu P, Qu Y, et al. From SARS to MERS, Thrusting Coronaviruses into the Spotlight. Viruses. 2019;11(1).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