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01日訊】2015年,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對雲南蝙蝠冠狀病毒進行「基因洗牌」,結合SARS病毒生成了一種嵌合病毒,賦予其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小白鼠染毒後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醫。

該研究2015年11月9日刊發在英國《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雜誌,引起很大爭議。一位法國病毒專家說,這種研究「沒什麼好處」,「如果病毒逃脫,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示警的學者或許不曾預料到,這項「成果」真的導出了今天威脅全人類的生化危機。

路德社1月18日首次爆料,指中共新冠狀病毒(COVID-19,即武漢肺炎病毒,簡稱中共病毒)是實驗室病毒,是來自中共南京軍區2018年發現並成功分離出的舟山蝙蝠冠狀病毒,並給出兩大證據:

一,中共病毒包膜蛋白(E蛋白)的基因100%繼承​​舟山蝙蝠病毒,毫髮無差,不可能是自然演化;

二,中共本月突發研究宣布,中共病毒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擁有類似SARS病毒的3D構象,與人類受體「血管緊張素轉化酶II」(ACE2)親和力很強,還替換了SARS病毒影響人際傳播的4個關鍵蛋白。

路德社引述專家判定,舟山蝙蝠病毒就是這樣從不傳人變成人傳人,這樣的「奇葩變異」只能是人力所為。

29日的「路安艾時評」直播中,路德直接起底2015年製造的嵌合病毒,稱之為一記追加的「重磅實錘」。30日,中國疾病控制中心專家小組在《柳葉刀》上發表最新論文,路德時評直播更指,其中隱藏著基因改造的關鍵證據。

(回顧» 武漢肺炎病毒=人工重組的軍方蝙蝠病毒?「證據摘要」曝光 國際研究深入

SARS病毒結構圖。(圖:Joseph S Malik Peiris, Nature Medicine/美麗日報製圖)

基因重組讓小鼠肺壞死 擬用猴子實驗模擬人的效果

2015研究宣布,他們利用基因重組技術,把從中華菊頭蝠身上發現的中共病毒SHC014,與小鼠身上SARS病毒的刺突(S蛋白)進行基因重組,得到一種完整的中共病毒。這種「嵌合病毒」可通過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與人體感染SARS病毒的受體ACE2(人類血管緊張素轉化酶II)結合,有效感染人體呼吸道細胞,並且毒性很大。

研究者在細胞試驗的基礎上,對小鼠進行動物實驗,發現新合成病毒可使老鼠的肺葉發生明顯病變,已有的治療SARS的疫苗和抗體均無效用。(論文摘要附後)

圖為論文所附圖像局部。e 為感染SARS冠狀病毒(黑色)和新型嵌合病毒(綠色)的小鼠,隨感染時間體重減輕的曲線。f 顯示了小鼠感染這兩種病毒2天和4天後,病毒在肺部的複製情況。g h 分別顯示了小鼠從呼吸道感染SARS病毒和嵌合病毒後,肺部病變的影像。(圖:Nature Medicine,CC)

論文稱該實驗非常有價值,他們打算在非人類的靈長類動物中進行進一步研究,獲得與人類更加相關的數據。

香港東網2015年11月13日報導指出,「用來自中國的中華菊頭蝠身上的冠狀病毒,混合老鼠身上的冠狀病毒基因,進行人工基因洗牌後,病毒可導致人類肺組織嚴重感染,若類似的病毒基因洗牌一旦於自然界發生,可以透過動物再感染人類,其威力或可媲美〇三年肆虐香港的沙士病毒。」

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病毒專家袁國勇當時表示,這種病毒傳染給人的機率還未知,提醒市民任何時候都不要接觸野生動物。

該研究作者除了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葛興義,還包括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簡稱UNC)實驗團隊,及研究資助者——美國非營利環保組織「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總裁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

中華菊頭蝠,英文俗稱「Horse-shoe bat」,故又名中華馬蹄蝠,近日被中共官方宣布為武漢中共病毒的傳染源。 

(圖:手機截圖局部/網絡圖片

嵌合病毒出爐 高風險研究被指沒好處 

該論文說明,一打開生成「嵌合病毒」的基因開關,病毒可立刻跨物種傳播。論文發表後,旋即召來批評。三天後的11月12日,英國生物學專家德科蘭·巴特勒(Declan Butler)在《自然》(Nature)雜誌上發表文章,題為「基因工程製造的蝙蝠病毒引發有關高風險研究的爭論」。他寫道,

「病毒學家們質疑從實驗中收集的信息是否可以證明其潛在風險。儘管很難評估風險有多大,但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西蒙•韋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指出,研究人員創造了一種在人體細胞中『生長特別好』的新型病毒。他說,『如果病毒逃脫,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

該實驗運用「反向遺傳學」方法,即定點突變某基因,研究其表象,以確定基因功能。巴特勒認為,這場爭議實質就在於這種會增加危險病原體的毒性、可傳播性或宿主範圍的「基因功能」研究,是否應該被允許。

在論文發布前一年的2014年10月,美國政府已叫停對那些可能引起SARS、流感和MERS疫情的病毒研究的聯邦資助。MERS即中東呼吸道綜合徵,是從駱駝偶發傳染給人的一種致命冠狀病毒。 

參與研究的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是北卡大學教會山分校傳染病研究員,他當時表示,政府叫停聯邦資助之前這項研究已在進行,政令出台後美國國立衛生院(NIH)允許他的團隊繼續參與研究,並在審查後評估其風險不高。

參與2015年研究的北卡羅萊納大學教會山分校傳染病研究員拉爾夫•巴里克(Ralph Baric)近日受訪。(圖:視頻截圖)

不過韋恩—霍布森不贊成這樣的研究,認為不但沒有好處,而且沒有闡明這種野生病毒經基因改造後傳染給人的風險。

巴特勒文章還指出,這項研究的其它實驗表明,原種野生蝙蝠病毒要傳染給人的話需要進化,這種進化可能永不會發生,儘管不能完全排除這種可能。確實,巴里克用基因組序列對原種的菊頭蝠冠狀病毒進行了重建,發現在人類細胞培養基中生長緩慢,也沒有讓老鼠發生重大疾病。

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和生物防禦專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則說,「這項工作的唯一影響是在實驗室裡創造了一種新的非自然風險。」他和韋恩—霍布森一樣,對這種基因「功能研究」一直持反對態度。

這不是第一種能傳染人的蝙蝠冠狀病毒。

2005:聚焦「刺突蛋白」的秘密

時間倒推10年,2005年9月30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中科院動物研究所李文東、張樹義,以及美國科學家達薩克等,就與澳洲聯邦科學研究所CSIRO的P4級別動物實驗室合作研究,在《科學》(Science)雜誌發表了一項成果

研究者在中華菊頭蝠的三個種裡發現了SARS病毒抗體。儘管病毒基因組的序列與SARS病毒具有88%~92%的同源性,但刺突蛋白區域顯示出明顯差異,這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澳洲聯邦科學研究所CSIRO的P4動物實驗室內,專家身穿正壓防護服進行病毒研究。(圖:Science Magazine,CC)

2013:拿到冠狀病毒傳人的「基因鑰匙」

2013年10月30日,武漢病毒所又發布了冠狀病毒研究的「新突破」。《自然》雜誌刊發論文「使用ACE2受體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分離和鑑定」,包括葛興義、石正麗、達薩克等在內的研究團隊,發布了從雲南菊頭蝠身上分離出的中共病毒RsSHC014和Rs3367的全基因組序列。

研究發現,這兩種病毒與SARS冠狀病毒的關係,比以前鑑定的其它蝙蝠類冠狀病毒要緊密得多,尤其是在刺突蛋白的受體結合域(RBD)中。

他們還從蝙蝠糞便樣本中分離出了第三種中共病毒的活體——SARS樣冠狀病毒WIV1,其與Rs3367病毒的序列同源性為99.9%。該病毒可以通過RBD結合人受體ACE2,有效地將SARS病毒直接傳染給人,不需要蝙蝠、果子狸等中間宿主。 

2013年武漢病毒所發佈的研究中,用電子顯微鏡拍攝到的SARS樣冠狀病毒照片。(圖:Nature, CC)

「重磅實錘」 引發合理推演

自1月18日起,路德社、郭媒體持續爆料武漢中共病毒來自實驗室,兩大證據如前所述,一是中共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100%繼承軍方舟山蝙蝠病毒;二是舟山蝙蝠病毒的刺突蛋白(S蛋白)被改造為親和ACE2,精準替換了決定人際傳播力的5個關鍵位點氨基酸殘基中的4個。這兩種變異要自然發生,可能性幾乎為零。

根據路德社29日直播爆料,深入檢視公開資料,可見武漢病毒研究所2013年就發現SARS病毒跨物種及人際傳播的關鍵是刺突蛋白;兩年後,野生蝙蝠冠狀病毒的基因嵌合宣告完成,具有了跨物種殺傷力。

路德直播合理推演,中共軍方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成果中發現「有文章可做」,到2018年南京軍區分離出舟山蝙蝠病毒,將樣本交給武漢P4實驗室,要求對新病毒做相同的基改(基因改造)實驗,看能不能傳播到人,這就是中共病毒(2019n-CoV)的問世過程。

中間發生的則是,中法2014年正式簽訂協議、合作在武漢病毒研究所建P4國家生物實驗室;次年1月31日實驗室建成;2018年1月通過驗收。(延伸閱讀 » 美專家3年前預警武漢P4實驗室病毒或逃逸 新證據指中共病毒來自軍方

武漢P4實驗室的正壓防護服。(圖:武漢病毒研究所)

官方新成果:中共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最相似 8患者海鮮市場同時染病

1月30日,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發表來自中共官方的新研究當日「路安艾時評」直播指,其中隱藏了中共病毒為「實驗室基改」的佐證。

包括中國疾病防控中心(CDC)3位專家在內的研究小組認為,中共病毒與2018年兩種舟山蝙蝠病毒株(ZC45和ZXC21)最為相似,具有88%的同一性,這一點證實了郭媒體的先前爆料。同樣值得關注的是,

「作為典型的RNA病毒,冠狀病毒的平均變異度約為:每個位點每年發生10-4的『核苷酸取代』,(基因)在每個複製周期都會產生突變。因此令人驚訝的是,此處描述的來自不同患者的中共病毒序列幾乎相同,具有大於99.9%的同源性。這一發現表明,中共病毒在很短時間內來自同一來源,且被相對迅速地檢測到。」

RNA病毒本來是強變異,按理說如果人傳人,傳遞過程中不會99.9%相同,基因組序列的同源性會遞減。「99.9%的序列同源性」,意味著採集這些病毒樣本的9位患者不是通過人傳人,而是在同一時間從共同源頭染病。論文說明,9位患者中有8位直接接觸過華南海鮮市場,似提示同時從海鮮市場感染原種病毒。

總結

中共病毒出自中共生物武器計劃、屬於實驗室基改產物,如今已經沒有懸念。 

繼30日世衛組織宣佈疫情爲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31日美國政府亦宣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截至目前,至少有64國宣布停飛往返中國航班。在疫情最嚴重的中國,政府隱瞞真相月餘、突然封城封省;鄉村斷絕聯絡、挖溝斷路;警察野蠻封門封樓,張貼「避瘟」告示……

特約評論員啟明表示,這場人禍的始作俑者,不是實驗室裡的專家,而是「綁架」了中國人的中共。目前發生在中國各地的人道危機,再次驗證了中共毫無人性和底線的邪惡本質。愿國人與中共割席以清理毒素、匡扶正氣,在上天的護佑之下平安走過劫難。

推薦視頻 » 武漢肺炎可以治癒嗎?提升免疫力是關鍵,中醫教您防疫3招!!!

附:「蝙蝠攜帶的一種SARS樣冠狀病毒顯示出傳染給人的潛力」摘要

作者:武漢病毒研究所等,來源:英國《自然醫學》雜誌網站2015年11月9日

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冠狀病毒(即SARS 冠狀病毒)和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即MERS冠狀病毒)的出現,突顯了跨物種傳播、導致人類暴發瘟疫的威脅。

我們研究了目前在中國馬蹄蝠(註:Chinese Horseshoe Bat,學名Rhinolophus sinicus,別稱中華菊頭蝠)種群中傳播的SARS樣冠狀病毒SHC014的潛在致病危險。

使用SARS冠狀病毒「反向遺傳學」系統,我們生成並鑑定了一種「嵌合病毒」,該病毒在適應小鼠的SARS冠狀病毒骨幹中,表達蝙蝠冠狀病毒SHC014的刺突(Spike,刺突蛋白)。(譯者註:反向遺傳學,即定點突變某基因,研究其表象,以確定基因的功能。)

結果表明,這種編碼SHC014刺突的病毒,可以有效利用SARS受體——人類血管緊張素轉化酶II(ACE2)的直系同源物,在人體呼吸道細胞中進行有效複製,並達到與SARS病毒疫株相當的體外滴度(效價)。

另外,體內實驗證明,這種「嵌合病毒」在小鼠肺中的複製具有明顯的發病機理。用SARS的免疫治療和預防方式療效較差;單克隆抗體和疫苗方法,均無法防止結合了新型刺突蛋白的病毒的感染。

基於這些發現,我們合成了感染性的全長基因的SHC014「重組病毒」,並已證明其在體外和體內的強大的病毒複製能力。我們的研究表明,目前在蝙蝠種群中傳播的多種病毒,可能有導致再次爆發SARS的潛在風險。

圖為北京軍事醫學科學院和中科院2020年1月21日發表的該病毒刺突蛋白(S蛋白)與人ACE2結合的預測模型。(圖:中科院《中國科學:生命科學》期刊)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