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2020年02月08日訊】2月3日,武漢市連夜將武漢國際會展中心、武漢洪山體育館和武漢客廳改製成「方艙醫院」,共設超過4000張床位,主要收治輕症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然而,在5日接收第一批病患後,揭露方艙醫院設施差的影像就不斷流傳上網,引發外界擔憂。

所謂「方艙醫院」是軍隊野戰機動醫療系統的一種,由幾個可以移動的模塊建成。據《美麗日報》截至發稿時不完全統計,目前已知的病患對方艙醫院的抱怨主要有4點。

1. 醫護配備不到位

進去後只讓登記,但見不到醫生的人影;有護士在發放藥物,由於人手有限根本照顧不過來。吸氧設備極其短缺,上百人的病區看不到一瓶氧氣;無法打針,連自帶的藥品都注射不了。

2. 毫無隔離措施

從拍攝的畫面看,偌大的方艙醫院裡佈滿密密麻麻的床鋪,每張床之間距離一米左右,床與床之間沒有任何隔離設施。有一些兩米來高的簡易塑料板將醫院內部隔成不同區域,但各區頂部未封,全部敞開連通。

3. 物資補給不到位

除了醫療設備短缺,病患的每日餐食也得不到保障。有人一直等到上午10點才得到幾塊小點心算是早餐。

4. 基礎設施差,衛生狀況堪憂

內部床位增加速度跟不上新感染入內的人數,先進來的人有床鋪,後進來的只能分到一張鋪在地上的床墊。由於倉促施工,醫院電線短路導致停電,即使有電熱毯也無法使用。院方提供的薄被子無法禦寒,有人晚上冷的無法入睡。此外,沒有澡堂,1000來人共用一個廁所也沒人打掃,骯髒難忍。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2月5日發推稱,方艙醫院「治療區、搶救區參照正規醫院急診留觀室標準,配置必要醫療設施和藥品」。這顯然與病患的親身體驗存在天壤之別。

同時,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中,一名負責人在武漢方艙醫院門口宣佈,「重症患者我們不收,生活不能自理的也不收。這不是醫院,這是隔離點。出了事沒有任何人對你負責,我們也擔不起這個責任⋯⋯你來了就只能在裡面安安心心地進行隔離,而且不能出來。」

現場有人問,如果要打針怎麼辦?這位負責人答道,「那也解決不了,因為我們這沒有任何正式設備。」又有人追問:如果自帶的藥用完了怎麼辦?答,「只能委託家屬,給裡面的醫生護士聯繫,來送。」

負責人再三強調,這不是醫院。但是最主要的一點是:進去了就不要再出來,避免交叉感染。

那麼,武漢方艙醫院內部毫無隔離設施,這麼多確診患者集中在一起不會產生交叉感染嗎?中國工程院副院士、中國醫學科學院院長王辰在接受央視白岩松訪問時表示:由於輕症患者都是核酸檢測呈陽性,屬於同一種病毒,因此不存在交叉感染的問題。而且王辰還說:「為了這個國家、為了社會、為了這個民族」應該共體時艱。

但是此番言論立即被指出錯誤。有網友在微博反駁說,「臨床上一直強調,不要以為自己已經感染病毒了就不做防護,因為患者之間同種病毒的不同拷貝的交叉傳播會大大增加病毒突變的機率。現在科學家最著急的就是要趕在病毒發生大規模變異前開發出有效療法。你們倒好,生怕病毒不變異,還把感染者聚到一處⋯⋯」

推特網友「白山黑水」說,這是「奧斯維辛在中國」。

「五毛吠日」說,「集中交叉感染營!!!!!!!」

「林才竣Michael新號」說,「方艙醫院的真實作用,就等於是納粹毒氣室一樣的用途,但凡進入的患者不得離開,沒有醫療,只有加速交叉感染,死路一條。除武漢之外各地也有計划興建更多這類屠房。」

「草祭」說,「武漢肺炎病人一旦被送進習共大力宣傳的武展方艙醫院,等于被送進集中營。從他們所居住的環境和厠所的衛生條件來看,也許比納粹集中營還不如,習共明着説是救人,其實是對肺炎病人實行大屠殺。」

特約評論員啟明表示,「王辰說的為了這個國家、社會和民族應該共體時艱的潛臺詞是什麼?其實等於是中共常說的『犧牲小我爲大我』。」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