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09日訊】印度科學家近日發表一篇論文初稿引起全球關注,他們提出,新型冠狀病毒「最耐人尋味」之處在於,決定病毒傳人的部分有4個位點的基因片段和愛滋病毒異常相似,非常不自然。在學界爭議聲中,該文已撤回重作修訂。

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生物系教授傑森·韋爾(Jason Weir)是提出爭議的學者之一。他對這4個被指可能是人工插入的片段進行比對,發現比起愛滋病毒來,其中1個基因插片與蝙蝠冠狀病毒RaTG13(基因庫登記號QHR63300.1)還更相似,確切說是分毫不差,100%相同。他還發現其它3個片段和其它的非愛滋病毒相似度也很高。

多位網友提示,RaTG13病毒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1月27日剛剛上傳到基因庫的。該所石正麗團隊20日向國際頂尖學術期刊《自然》(Nature)雜誌提交論文,並於23日上傳bioRxiv預印本論文平台,文中分析了RaTG13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超高相似性,將病毒的源頭引向蝙蝠。

對於韋爾提出的異議,也有網友回應:的確,用很短小的基因片段去比對,會在愛滋病毒之外提示出很多高度相似的其它病毒,只是,在病毒的某個蛋白上出現4個片段都和愛滋病高度相似,而且都集中在其決定人際傳播力的RBD受體結合域,這可能性有多大?其它病毒也有這種現象嗎?

「新馬蹄蝠病毒」被武漢病毒所雪藏7年?疫情爆發後序列上傳超迅速

學界對此病毒質疑的焦點是,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上傳武漢病毒的基因組序列是在1月11至17日之間。武漢病毒所不出幾天就找出最相似的病毒,做出分離、上傳基因庫、還寫了論文,可能性有多大?路德在4日的直播節目中提示,發布此病毒是想要否認新冠病毒有人工干預。

早先武漢病毒研究所「找到SARS病毒天然來源」還花了10年:2013年10月30日,石正麗團隊在《自然》雜誌刊文表示,從馬蹄蝠SARS樣冠狀病毒WIV1(SL-CoV-WIV1)來看,蝙蝠病毒可通過RBD結合人受體(ACE2)直接傳人,「可能不需中間宿主」。

另一個疑點是,網友發現,1月27日提交蝙蝠病毒的登記信息顯示,該病毒是2013年7月24日從雲南馬蹄蝠(菊头蝠)糞便中分離出的(見下附推文左圖,Source:下第2行),其採集時間比2013年論文的發表時間早,就是說「新馬蹄蝠病毒」在武漢P4實驗室放了7年?

「新馬蹄蝠病毒」兩種蛋白與武漢病毒100%相同 自然界從未發生

《自然》雜誌經過加速評審於2月3日發表了石正麗團隊的新論文,文中提出,武漢病毒和「新馬蹄蝠病毒」的整體同源性達到96.2%(見下圖上方標黃處)。

(圖:路德推特

「新馬蹄蝠病毒」的包膜蛋白(E蛋白)和膜蛋白(M蛋白)基因片段ORF6,其氨基酸序列都與武漢病毒100%相同,刺突蛋白(S蛋白)則與武漢病毒97.7%相似。這兩個100%讓學術界質疑,這種蝙蝠病毒是不是改造出來的?是否有這樣自然獲取的「蝙蝠病毒」?

路德援引專家看法,蝙蝠病毒在跨物種傳播中不可能保持100%相同,肯定會變異。連石正麗2013年論文中最接近SARS的其它種類馬蹄蝠病毒,都沒出現過100%相同,包膜蛋白只有98.6%相似(如下圖標紫色處)。

(圖:路德推特

與石正麗同日發表論文 張永振團隊直指軍方病毒

在石正麗論文上線同日(2月3日),《自然》雜誌還發表了中國疾控中心研究院張永振院士和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1月7日聯名提交的論文全文編譯),其中明確提出,武漢病毒與中共軍方的兩種舟山蝙蝠病毒樣本CoVZC45和CoVZXC21存在最為密切的親緣關係,與CoVZC45的核苷酸序列同一性為89.1%,甚至在nsp7和包膜蛋白(E蛋白)方面與CoVZC45表現出100%的氨基酸相似性,印證了海外郭媒體早先爆料。

據先前比對,武漢病毒與舟山病毒這兩個樣本的刺突蛋白(S蛋白)分別只有80.3%和81%的相似性,不及「新馬蹄蝠病毒」的97.7%。這是因為武漢病毒的RBD受體結合域與SARS病毒還更為接近,其一致的3D結構決定了人際傳播力;只是5個位點的氨基酸殘基中有4個發生變化,僅有1個還和SARS一樣。

張永振團隊是率先提出武漢病毒最像軍方舟山病毒的中國科研團隊。路德在時評中猜測,這或是中共內部角力的表現,張永振也有可能成為學術圈的良心。

張永振論文發表當天,中共軍方門戶論壇「西陸網」發表文章配視頻,承認武漢病毒為人工改造,但宣稱是美國投放的生物武器。日前中共央視報導,該視頻製作者因造謠遭到行政拘留。

(圖:路德時評視頻截圖)

武漢P4實驗室已成為暴風眼

武漢病毒所石正麗團隊除了2013年上傳馬蹄蝠病毒直接傳人的證據,還與美國某大學實驗室合作,於2015年發布可使老鼠肺壞死的「基改馬蹄蝠病毒」。由於美國政府一向痛恨超越底線的反人類武器,嚴厲遏制病毒從實驗方向走向人傳人的趨勢,於2014年終止了此類實驗室研究的聯邦撥款,使得2015研究未能得到經費。

圖為石正麗2018年11月在上海交大演講。(圖:網絡圖片)

爆料革命發起人郭文貴的郭媒體認為,此次武漢病毒是中共有意放出,目的一是解決香港危機,二是中共權鬥;其間有些現象不尋常,如疫情跨越多省快速傳入香港,中共主管衛生的常委、有江派背景的韓正隱瞞北京紀委和武漢上報的疫情。

路德在1月19日直播中則猜測,或許該病毒研製成之後,中共等不及放出去做人體實驗,選擇了呼吸道傳播,沒想到情況失控。

先前法國媒體指出,中共與法國合作在武漢病毒所建P4實驗室,過程中多次違約,不但用有軍方背景的施工單位代替協議中的法國公司,而且私建多個P4實驗室。媒體追蹤發現,法國圖紙被中方擅自修改,或也因此喪失了關鍵的病毒回收功能,加大了洩漏風險。

中共1984年就簽署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如今疫情擴散到多個國家,釀成全球災難。美國白宮週四已要求國家科學院、工程和醫學研究院儘快徹查病毒來源,及其是否人為釋放。

中共會允許國際社會進入中國進行調查嗎?迄今為止,中共已三次拒絕美國派專家團隊進入中國,近日又派頂尖生物武器專家陳薇少將坐鎮武漢,有分析指是為銷毀P4實驗室留下的證據、繼續掩蓋真相。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