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2月24日訊】北京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快速,多家位於西城區的醫院發生聚集性感染。2月22日,北京某醫院一名內科的科主任侯勇(化名)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次擴散範圍很廣,「事兒很大」。在受訪中,侯勇還幾次難掩心中憤怒,直指中共政府腐敗無能,導致疫情大爆發,還讓各地醫務人員去武漢填坑送死,他們院被派過去的醫護回不來「都快崩潰了」。

2月20日下午,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院長李東霞在北京市疫情防控工作記者會上通報稱,截至當天早上6時,復興醫院累計確診病例34宗,另有檢測陽性2宗。北京大學醫學部副主任劉曉光也在記者會上通報,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相關確診病例為3例,共22人集中醫學觀察。

看中國記者2月22日致電北京多間醫院的醫生,醫生們絕大多數不敢談及疫情,並對接受采訪表示恐懼,其中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放射科醫師洪楠,也拒絕透露該院武漢肺炎疑似病例情況(臨床CT拍片顯示白肺即為疑似患者),他還強調:「現在國內的(維穩)情況你也都知道,這個數量我肯定不能跟你說。」

記者隨後致電另一間醫院的內科科室(為受訪者安全,醫院及科室名均隱去),該科科主任侯勇(化名)冒險接受了看中國的採訪。他說,現在北京公佈300多例確診,感染者主要是老百姓,「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這次事兒很大,它儘管只有3個病人,但是它透析科整整140多個病人全部隔離,但你別忘了這140多個病人還有家屬呢,而且他持續了兩週以上的時間,這個範圍是很大的。它現在是外松內緊,所以北京的醫生都是按在那兒的,基本上都不走的。」

但侯勇透露,其他省市的醫護人員仍被繼續派往武漢,「山東基本上都已經掏空了,還有像江蘇這些地方,基本上掏了一半的醫生,派到武漢去填坑,那真是填坑!沒辦法。整個武漢這套官僚系統特別腐敗,我們的醫生到那邊兒的話,自己帶東西,否則的話,那邊兒什麼都沒有。」

侯勇說,「我們北京這邊是要求醫生(大年)初七全部都得到場,你不到場就開除你,這都沒什麼可商量的。現在整個官僚系統都不行,去武漢那邊就是一個送死,我們那個醫院去了幾個醫生和護士,本來以為去兩個禮拜呢,到現在已經快1個月了,那幫人都快崩潰了。」

侯勇感嘆說,「整個武漢,我說句實話目前就是人間地獄。它(政府)一建方艙(醫院)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把他們都聚到一起了,相互傳染,它違背了傳染病最簡單的一個道理,要隔離嘛!」

「我周圍大部分朋友還都說,『多虧了咱們政府,才能把疫情控製成這樣。』我說恰恰就是因為這個腐敗政府,無能的官員,才導致疫情擴散成這樣。」

「剛開始出現疫情苗頭的時候,我就知道疫情一定會大爆發,所以我就提醒周圍的朋友同事,讓他們買口罩,他們都不相信我說的話。結果一兩天之後,所有的口罩和消毒液都被搶光了。現在武漢那個地方被封城,包括湖北的封城,其實就是政府放棄了那裡的人,讓老百姓自生自滅吧,尤其那個方艙醫院,幾千人住進去,沒有任何隔離措施,就是讓他們自生自滅,沒有病的人住進去也得被感染。把城一封,然後讓大量的醫護人員進去填坑。」

侯勇在接受看中國採訪中,還談及了對當前復工、醫療體制、網絡控制以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看法。

侯勇說,「復工的事,我問過周圍的很多病人家屬,如果不工作你還能撐多久?他們大部分只能撐一兩個月,我問他你一個月掙多少錢?他說掙6000塊,我說那怎麼才撐一兩個月?他說因為要養家,而且他們沒有積蓄。現在全中國1%的人掌握了全國絕大部分的財富,而剩下的90%以上的人的生活都很一般。所以接下來就要面臨這個問題:如果不復工,老百姓生活不下去;復工吧,又很難避免交叉感染,現在當當網不是已經出事了嗎?只要有一個人出事所有接觸員工都要隔離,這對勞動密集的單位真是一件大事,試想如果富士康出現員工感染的,那後果怎麼樣?」

「還有那個(北京孫文斌)殺醫生的,殺完一家人還在玩手機,說明這些底層的老百姓,把自己的生命看得很低賤,也把別人的生命看得很低賤。(孫文斌)殺完人,那個老太太還住進了北京一家著名醫院的重症監護病房。那個病房,我託人,我家里人都住不進去,她一個普通老太太怎麼能住進去?很明顯是政府想要掩蓋什麼,我認為就是要掩蓋醫保體制的內幕,不讓百姓知道這個事情的真相,因為現在的醫療體制存在大問題。」

侯勇還說,「接下來可能連網絡都要斷了,我什麼都不能說了。聽說國內要建一個大的網絡工程,就是​​建一個國內的根服務器,不用美國或其他國家的了,要把全中國變成一個局域網,就控製到這種程度。」

侯勇最後又談到香港的反送中運動,認為這件事情值得國人思考。

他說:「香港人的(反送中)活動持續了6個月的時候,我在群裡的朋友們分成兩派,爭論得很激烈。我說,香港人的活動持續了這麼久,他們難道不知道這樣會對他們的生活有影響嗎?對他們的工作、上學有影響嗎?對他們的經濟有影響嗎?那他們為什麼還做呢?一定是因為他們覺得有比他們的工作、生活和經濟更重要的東西。是什麼?大家都知道。而且這麼久,都沒有聽說一個警察受到市民的暴力攻擊死亡的,這值得我們思考。」

責任編輯:蘇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