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01日訊】美國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星期四(2月27日)在中國駐洛杉磯領事館門前組織了一場小型的抗議活動,聲援2月24日在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上發表公開信,呼籲國際援助武漢新冠病毒抗疫的兩名護士。

這兩位名叫曾迎春和鎮豔的護士發表的公開信遭到中國當局全力封殺,網絡上所有相關文章被刪除。隨後,《柳葉刀》雜誌在這封公開信上打上了撤銷(Retracted)字樣的醒目紅色水印,刊登了作者要求撤稿的聲明,但並未刪除公開信的原文內容。

活動組織者、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會長劉雅雅(Ann Lau)認為,兩位護士是受到了政府的壓力被迫撤文的。她說,曾迎春博士曾在各大專業期刊雜誌上發表過60多篇學術研究文章,她發表公開信又在兩天內主動撤回是不合常理的。

來自上海的醫務人員姚嘉(化名)也站出來發表對兩位護士的支持。

「大家好,我是來自上海的,我是一位醫務人員。像我們一線的,過去的,到當地的醫生,他們的防護服其實都是劣質產品。我不知道他們武漢政府說物資一點都不緊張,物資很充沛是怎麼來的,甚至武漢的市長他說的口罩數量,真要算下來,大概武漢每三個人只能戴一個口罩,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去呼籲外界的所有人去讓人們去了解武漢真實的情況,也讓百姓有基本的人權,謝謝!」

參與聲援兩名護士、抗議中國政府禁言活動的潘春林是湖南懷化市疾控中心的前員工,他對於中國政府掩蓋事情、禁止醫護人員說實話的情況早已司空見慣。

「就是我們的實驗室,它的數據出來之後,一般是準確的。但是這個數據在輸入電腦之前,要通過領導的審核。領導說這個數據可以報,就報,領導說不能報,就不能報。領導要向市級領導請示,如果市級領導對這個數據不滿意,影響到他的政績,他是不會報的。他會把這個數據修飾以後再報。」

姚嘉則表示,很多醫護人員是被迫參與救援的,政府完全不在乎普通老百姓的安危。

「那經過我的了解,武漢當地的情況,很多進了紅區的醫生,他們收治的病人很多其實都是關係戶,他們領導的家人,和達官貴人的家人。很多普通的老百姓根本是得不到救治,到醫院去排隊的話,估計得等兩三年。很多外籍的人,除了武漢的人說,為什麼武漢的人要逃出來?因為得不到救助,根本得不到救助!」

山東聊城市高唐縣維權訪民界立建去年12月剛剛來到美國,他很擔心病毒成為政府限制言論的新工具。

「現在是拿這個(病毒)打壓維權者,打壓異議人士,包括我們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先生,方斌先生,我們真的很怕很怕,以這個病毒作為新一輪滅口的手段。」

民主人士李鑫在加密通訊軟件電報(Telegram)上創立了一個叫做「翻牆會」的組織,他從武漢的朋友那裡了解到,大部分的醫療物資和藥品並沒有分配到醫護人員手裡。

「很多的東西實際上都是被他們給軍隊、警察和維穩的人用了,因為,說句讓人心寒的話,一個中國人死了,老百姓死了,地方還是習包子管,但是如果維穩的人死了,軍隊里大肆傳開了,他就沒法維穩了,這個地方就不屬於習包子了,老百姓就自由了。」

劉雅雅呼籲中國政府能夠在特殊時期,提供更高的透明度,允許兩位作者公開召開新聞發布會,活動結束之前,她也試圖將一封信交給中國駐洛杉磯總領事館,但被領事館的保安拒絕。

洛杉磯聲援《柳葉刀》發文護士,抗議中國政府禁言。(圖:VOA)

2月24日,中國廣州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護理部的研究員曾迎春和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中醫部的鎮艷在英國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網站上署名發表公開信,向全球呼籲,希望各國醫護人員前往中國,幫助抗擊疫情。兩人在信中介紹自己是第一批從廣東前往武漢援助的醫療隊隊員,並且透露了武漢的疫情比想像中更為嚴峻,醫護人員的醫療設備和防護物資嚴重匱乏,大量醫護人員暴露在高風險的醫療環境中,感到心力交瘁、恐懼無助。

2月26日上午,中國大陸的知名醫學知識分享平台「丁香園」報導了這封公開信,並且很快在微博、微信、知乎、豆瓣等中國的社交媒體平台上引起了輿論關注,但當天下午,包括《南方都市報》和騰訊等中國大陸媒體發布的關於此事的報導以及網絡上流傳的公開信的中文譯文都遭到了刪除。廣東援助湖北武漢醫療隊當天也發表聲明,聲稱求助文章的內容「嚴重失實」,作者「並非廣東援助湖北疫情防控醫療隊隊員,不能代表廣東醫療隊的立場」,並且要求《柳葉刀》撤銷這篇文章,澄清事實並道歉。

2月27日,中國大陸的媒體相繼發布了關於《柳葉刀》撤稿的新聞,並且稱兩位作者冒充醫療隊隊員,但《柳葉刀》截止發稿時仍然在其網站上保留了這篇帶有紅字水印的文章,並未刪除。

——轉自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