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06日訊】近期,中國大陸和法國、美國學術團隊的多項研究表明,中共新冠狀病毒(COVID-19,即武漢肺炎病毒,簡稱中共病毒)具有類似艾滋等病毒的獨特基因變異,其與人體細胞結合能力遠超SARS,很符合人爲設計的特徵。

科學家研究發現,SARS病毒是通過與細胞膜上一種被稱為「人類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的受體蛋白結合而進入人體。而中共病毒約有SARS病毒80%的基因結構,並可能遵循與SARS類似的路徑進入人體。健康人體內的ACE2蛋白數量有限,一定程度上限制了2003年SARS爆發的規模;不過,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等其它高傳染性病毒,也靶向人體內起蛋白質激活作用的酶。

中、法、美等各國學者近期研究發現,中共病毒存在著獨有的基因片段PRRA,造成furin蛋白酶切位點,大大增加了病毒傳播力。

中國學術團隊的相似結論

天津南開大學研究團隊在研究中共病毒基因組序列時,發現該病毒部分突變基因在SARS中並不存在,卻與艾滋病和埃博拉病毒中發現的相似。

其論文《武漢2019冠狀病毒S蛋白可能存在Furin蛋白酶切位點》2月14日發表於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平台(ChinaXiv)。文中說,這一發現表明,中共病毒在感染途徑上可能與SARS等其它大部分β冠狀病毒存在明顯不同。前者可能利用鼠肝炎冠狀病毒、HIV、埃博拉等其它病毒的包裝機制,其與人體細胞的結合能力或為SARS的「100至1000倍」。

中國科學院科技論文預發平台(ChinaXiv)網頁。(圖:網頁截圖)

這一發現隨後爲武漢市華中科技大學李華教授所領導的研究團隊所證實。該團隊發表於ChinaXiv的論文中說,這種突變在SARS、MERS或蝙蝠冠狀病毒RaTG13(2013年發現於雲南,石正麗團隊今年提交)的序列中均找不到,而這可能是中共病毒比其它冠狀病毒更具感染力的原因。

一天之後的2月15日,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實驗室嚴實博士在微博分析說,中共病毒在S1/S2連接處插入了4個氨基酸殘基PRRA,這和其它所有毒株都不同,並不是很容易發生的突變;這個PRRA加上後面緊跟着的R(精氨酸),正好造成furin內切酶識別位點,切開兩個蛋白亞基。

嚴實微博截圖。(圖:網頁截圖)

實際上早在2009年,就有人做過類似實驗發表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就是將furin識別位點引入SARS,病毒侵染效率提高了。

嚴實博士後來補充說明:「這個多出來的PRRA確實不像自然演化的產物,而很符合人爲設計的特徵,但我也不能完全說這就不是自然演化,碰巧了。」

嚴實微博截圖。(圖:網頁截圖)

歐美學術團隊的類似發現

法國艾克斯-馬賽大學高級研究員艾蒂安•德克羅利(Etienne Decroly)2月10日發表於科學期刊「Antiviral Research」的研究也證實,中共病毒中存在著一種Furin蛋白酶切位點,是其它類似冠狀病毒所未見的。

NCBI網頁。(圖:網頁截圖)

在美國,德州休斯頓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與德州大學安德森癌症中心基因組團隊,於2月7日在生物學論文預印本服務器bioRxiv發表論文《冠狀病毒重組證據表明中共病毒來源可能和穿山甲有關》(Evidence of recombination in coronaviruses implicating pangolin origins of nCoV-2019),指出病毒中獨有的基因片段PRRA疑似人工插入,該片段可能引入了一個可供Furin蛋白酶切的位點,可增強病毒傳播力。

bioRxiv網頁。(圖:bioRxiv網頁截圖)

2月15日,美國國立衛生院疫苗研究中心與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麥克萊蘭(Jason S. McLellan)教授團隊,在同一平台發佈論文指出,中共病毒與ACE2的親和力爲SARS病毒的10至20倍。

美國國立衛生院疫苗研究中心與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團隊聯合發布的論文。(圖:bioRxiv網頁截圖)

該項研究顯示,比起相似度96%的蝙蝠RaTG13,中共病毒S蛋白最顯著的變化是具有S1/S2蛋白酶切割點位PRRAR(furin蛋白酶識別位點)氨基酸序列,而不是單個精氨酸。這在高毒力流感病毒較普遍。

中共病毒S蛋白結構(圖:網絡圖片)

除此之外,該研究也呼應了之前的序列分析結果:中共病毒和RaTG13的S蛋白還存在29個氨基酸殘基差異,其中17個位於受體結合域(RBD),這正是病毒傳播人的關鍵。 

以上論文在中國大陸微博上引起熱議,相當多的生物學學者參與討論,但相關討論很快遭刪除、生物學博主被禁言。

資料來源:希望之聲,香港《南華早報》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