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24日訊】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芬蘭提供全國性公共廣播服務的媒體公司YLE在其網頁上發表了一篇深入調查中共控制機構在海外滲透的報告,名為《YLE發現,芬蘭的一些組織有被中共所操縱的國家機器領導的痕跡。這些活動涉及到芬蘭黨派政治》。三月十六日,在YLE網絡版的MOT(電視欄目)中推出深度調查紀錄片《中國影響》(Kiinan Vaikuttaminen)。之後兩週,在YLE TV1,TV FINLAND兩個電視頻道中陸續播放。

YLE是一家隸屬於芬蘭議會之下提供全國性公共廣播服務的媒體公司。YLE廣播公司擁有4個電視頻道、6個廣播電台、圖文電視、以及在網站上開設的移動和網絡服務。

YLE海外新聞部和MOT(電視欄目)尋找在芬蘭被中共操控的組織和機構,而類似的機構和組織之前也在其它國家被注意到。在這些組織自己的中文網頁、新聞網站和中文社交媒體平台發布的公共內容上就能找到許多(他們受中共所操縱的)證據。YLE做出的這個調查報告得到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發表的研究和文章的支持。

YLE的調查報告中清晰地繪製出被中共所控制的機構在海外利用不同社團及組織進行滲透的圖表,其中包括直接隸屬於中共的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簡稱統戰部),統戰部又直接操縱中共統促會、華商總會和致公黨。

中國控制機構海外影響關係圖。(圖:YLE)

YLE深入調查了這三個組織,說明中共如何通過他們去影響芬蘭的華人社區,商業領域,政治領域,文化領域和科技領域。其中華商總會和統促會的成員與芬蘭的政黨有了牽連。報告直接指出:「這些是偽裝成非政府組織的政府組織,通過網絡(人脈的建立)對協會、企業、政府代表團和個人施加影響。」

中共統戰部

報告中是這樣介紹中共統戰部的:

「府右街135號有一個機構叫中共中央統一戰線工作部(簡稱統戰部)。它是中共中央委員會授權的一個機構,已成為中國影響力真正的核心。統戰部門是一個共產黨機構。任務是控制和影響外部各界。12個下屬部門,包括針對西藏和新疆部門。兩個新的專門對海外華人的部門。該機構不是一個新的發明,它可以追溯到中共早期。」

YLE深入調查紀錄片「中國影響」(Kiinan Vaikuttaminen)(圖:視頻截圖)

「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稱統戰部是黨的三個『魔術武器』之一。其它兩個是紅軍和政黨本身。中共主席習近平對這個機構的使用比毛有過之而無不及,在這上集中越來越多的權力和金錢。中國力爭世界第一的地位,統戰部是它重要的工具。這是中共外交政策的一部份。」「習在二零一五年表示:變化越來越大,統戰要更大的發展和使用。」

「統戰的任務跟一百年前是一樣:它必須和中共外交部建立關係,按照對中共有利的方式運作。這些手段結合網絡和宣傳,但是在某些情況下,一些信息也要洩露給中共情報部門。目前針對的目標群體,例如外國政治家和商業界人士,使他們正面看待東方的超級大國。同時還針對中國的少數民族和特別是海外居住的中國人,讓他們為實現中共的目標而努力。二零一八年統戰部明顯擴大。原先中共政府主持的國外華人的事務一部份移交給了統戰部門,直接隸屬於中國共產黨。這樣中共能夠對國外居住的華人控制日益嚴格。

中國日益增強的影響在很多國家被注意到,比如瑞典、德國、加拿大、美國和澳大利亞。這些最近在芬蘭被記錄下來。中共擴大影響力的機器在這些國家廣闊的灰色區域開展業務。在芬蘭的統戰鏈接至少有以下的三個協會,每個以不同的方式建立網絡(人脈網)。」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直接隸屬統戰部。他是中國影響最重要的參與者之一。」

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圖:網頁截圖)

芬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

「芬蘭統促會2016年成立於赫爾辛基。中共統促會共有200多個地方協會分布在90多個國家。」

YLE深入調查紀錄片「中國影響」(Kiinan Vaikuttaminen)(圖:視頻截圖)

芬蘭華商總會

「統戰部試圖影響商業界,進行有利於中共的運作。芬蘭有許多具有中國背景的貿易和出口代理協會,比如芬蘭華商總會。該協會把商業和芬蘭政治聯繫起來。」

芬蘭華商總會把商業和芬蘭政治聯繫起來。(圖:視頻截圖)

中國致公黨

「科學技術協會通過隸屬於中共統戰部的中國致公黨聯繫。該黨是中共人大的第七大黨,其任務是與受過高等教育的(各國)華裔建立聯繫。」

芬蘭華人科技協會

「芬蘭華人科技協會是促進科技領域合作並(假裝)弘揚中國傳統文化。芬蘭華人科技協會與北歐致公黨協會有聯繫。」

其它協會

「不同的國家都發現許多其他的參與者,例如教育和文化組織協會。」

以下是YLE對芬蘭三個機構的具體調查分析,涉及到具體的人物,事件的來龍去脈。

芬蘭統促會

芬蘭統促會在其網頁上公布活動報導,包括各種聚會及活動。YLE在報告中具體描述統促會一次在赫爾辛基RED購物中心的聚會,如何「深入研究」中共主席習近平的講話。這些信息都直接公布在其中文網頁上。YLE表示:「全球已經有大約200個這樣的協會。他們是傘形組織,已經成為中共滲透組織中重要的一個。根據許多專家的說法,統促會目標是擴大中共利益,消除對『超級大國』的批評。」

芬蘭統促會在赫爾辛基召開座談會,學習習近平講話。 (圖:網頁截圖)

YLE發現陳燕妮(Jenni Chen-Ye)是芬蘭統促會常務副會長,也是其協會創始成員之一。同時2017年成為萬塔市(Vantaa)議員,所屬的政黨是民族聯合黨。

YLE提出的疑問是,芬蘭黨派代言人可以在中共下屬的組織機構工作嗎?

報告中還指出全世界統促會成員被邀請參加國際大型的全球華僑華人統促大會。「芬蘭統促會的主要人物也參加了會議。」

芬蘭華商總會

「YLE的報告中第二位活躍的中國活動家是商人楊二林。中國出生的楊成為芬蘭的公民超過20年。2017年,楊努力想成為正統芬蘭人黨赫爾辛基議會議員。他沒有獲得席位,但是作為商人,他獲得的更多。」

「楊建立了多方面的協會和商業團體,用於與阿爾托大學(Aalto-Yliopisto),城市和議會的中國友好團體與中共的合作。楊旗下的芬蘭中國發展與交流中心(China Tekway Oy Ltd),為中國公司提供諮詢和翻譯服務。該公司的特點是聖誕老人學院,通過楊將芬蘭的聖誕老人帶到中國北部的旅遊村。楊還將中國的遊客群體帶到芬蘭,並為某些團體提供進入芬蘭議會的通道。例如楊自己的團體在2018年組織了議會中國友誼小組中國日。友誼小組由國會議員Mika Niikko領導。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Niikko由於跟中國接觸,今年多次出現在公眾的視線中。楊不僅是(國會議員)Nikko和Vähämäki的同事,還是合伙人。他們也參加由楊舉辦的活動。」

2017年3月,楊二林在正統芬蘭人選舉的攤位上。(圖:網頁截圖)

「楊還和中共統戰部合作。來自西安的統戰部代表團與楊簽署合同,該協議推動楊的華商總會成為連接海外華人的代理協會和芬蘭之間的『聯絡中心』。有關合作的信息發布在楊所經營的芬蘭中國發展與交流中心的公司網頁上。但是關於建立聯絡點的信息在二月份被刪除。」

中國科學技術協會

「澳大利亞籍中國研究員Alex Joske也注意到芬蘭和其他北歐國家的第二個問題:中國科學和技術協會。他說:『這些同樣與公共控制機構有聯繫,也就是統戰部。』Joske指出:『統戰的意思是除了政治的努力外,還要將先進的技術引進中國。』」

YLE也從芬蘭的安全局得到證實,「芬蘭安全局警察以類似的方式表達了這一點。今年早些時候在芬蘭印象雜誌(Suomen Kuvalehti)網頁指出,中共在利用有影響力的組織,例如情報界眾所周知的秘密組織,比如科學技術協會。滲透活動通常在其它東西的掩蓋下完成,例如以研究為幌子。」

「致公黨是中國官方第八個小政黨之一。該黨的一項任務是讓受過良好教育的華裔以中共所希望的方式起作用。它直接隸屬統戰部門領導下,並且斯德哥爾摩也擁有自己的北歐運作的相關協會。例如在2018年,北歐致公協會參加中國科學技術協會在赫爾辛基舉辦的會議。歐洲論壇活動的第二主辦單位是赫爾辛基市。」

2019年6月,西安市委常委、統戰部部長、海外聯誼會會長史曉紅率領代表團訪問芬蘭華商總會。(圖:網絡截圖)

「活動也被記錄在美國大西洋雜誌上,活動的『統戰痕跡是很明顯』。但是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發言人對YLE堅決否認其跟中國影響機構的聯繫。在奧博學術大學(Åbo Akademi)做研究員的張宏博表示不了解統戰部門。即使過後YLE發給他中文拼寫的統戰的名稱,他也拒絕承認知道該組織。但是,張說知道致公黨。他說是為了幫助在海外受教育的中國人回國後找到工作崗位。張強調說該黨和芬蘭的中國科學技術協會沒有聯繫。科技協會是完全獨立的。」

YLE找到可疑的地方是,「中國科技協會在其組織網站上對芬蘭科技協會表示讚賞,根據該網站稱,芬蘭科協與致公黨一起為患有冠狀病毒的中國提供值得稱讚的幫助。張還與北歐致公黨一起參加了中共在北京舉辦的聚會,同時在場的有致公黨發言人,前中國科學技術主席萬剛。」

2017年9月18日,長春市委常委、統戰部長劉德生在芬蘭赫爾辛基會見芬蘭華商總會會長楊二林。(圖:網頁截圖)

「中共不僅在試圖影響我們的政治決策,也企圖重塑造我們的現實。」

YLE報告明確提出一個觀點:「中共不僅在試圖影響政治決策。也在試圖重新塑造我們的現實。」

YLE採訪了中國宣傳研究教授Lauri Paltemaa。他的觀點是,「與其它國家相比,近年來芬蘭很少討論中國影響。」

「Paltemaa表示:『我們不應對此視而不見。這些是外國組織,但是我們必須要求他們透明和清晰。』」

「Paltemaa警告『捷克斯洛伐克』的再次到來。在芬蘭化的時代,芬蘭政客,媒體和其它權威機構在蘇聯面前低三下四。在芬蘭,對中共的討論比鄰國,比如瑞典,表現更為克制。」

中國研究員Alex Joske說:「它(中共)不僅試圖影響政策制定。它也企圖重塑我們的現實:政客與中國共產黨的合作完全是正常的。」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