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08日訊】近日,英、美、澳、印等國就中共病毒(COVID-19,又稱新冠狀病毒)危害世界向中共發起追責和索賠,希望國際社會聯合制裁中共,並各自重新審視本國與中共的關係。人們日益鄙視中共發布的確診和死亡數字,各國媒體也在不斷報導中共導致疫情禍害全球一事。

至美東時間2020年4月8日中午,中共病毒已為禍全球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全球超過125人感染、近7萬人死亡。其中,美國確診感染者402,471人,死亡12914人。特別是3月18日星期六晚,美國因感染中共病毒的死亡者為323人,高出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美國日死亡人數大關——300人。

對比之下,第一次世界大戰(1941–1945),美國的死亡人數是116,516;第二次世界大戰(1917–1918),美國的死亡人數為405,399。目前中招中共病毒的美國人數與二戰死亡人數只相差2900人,這些中招的美國人如何轉危為安,目前是一個極其嚴峻的課題。在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就此疫情向神祈禱的同時,各國向中共追責的運動已經開始。

美國國會決議案、群體訴訟案

3月13日,美國佛州伯曼法律事務所(Berman Law Group)受原告委託,針對中(共)國、中(共)國家健康衛生委員會、應急管理部、民政部、湖北省與武漢市政府,向佛州邁阿密分院提起一項集體訴訟。起訴書指,中國政府(中共)及其它被告為維護經濟利益和超級大國地位,瞞報病情,導致疫情在全球蔓延,並對原告造成了損害。

3月17日,美國前司法部檢察官拉里•克萊曼(Larry Klayman)與「自由觀察」組織、德州公司Buzz Photos聯手,向德克薩斯州北區地方法院提交訴狀,針對中(共)國、中共軍隊、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及該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麗共5名被告提起群體訴訟,要求中共賠償20萬億美元。

3月24日,美國國會提出兩項決議案,都是關於追究中共加劇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責任。其中,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和眾議員伊利思‧斯蒂芬尼克(Elise Stefanik)在其提出的決議案中呼籲多國公共衛生官員對此展開國際調查,並呼籲國際社會「量化」中共行徑導致的損害,並「制定一個讓中共向受影響者進行賠償的機制」。

4月5日,美國資深國會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在福克斯新聞網撰文提出,針對這場中共病毒大流行,國際社會應該向中共最高層追責,並建議通過將中共逐出聯合國的領導地位、制定國內法律等措施,來制裁中共高層。

前白宮首席策略長:中共高官反人類罪 應對其進行紐倫堡式審判

前白宮首席策略長班農(Steve Bannon)日前在自媒體「War Room」上主張國際法庭對中共高層進行紐倫堡式的審判。他表示,即便還沒談到這個病毒是否為生化武器,單就中國隱瞞疫情、拖延通報一事,已經害死不少人,中國應該負起責任。

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盟軍在德國紐倫堡市舉行國際軍事法庭審判,根據國際法和戰爭法以戰爭罪、危害人類罪,對納粹德國一系列領導人的起訴,由於審判在紐倫堡,包括22個德軍軍事、政治領袖面臨審判,許多人在審判前或執刑前選擇自殺,被稱為紐倫堡大審(Nuremberg Trials)。相較於紐倫堡,在亞洲則有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俗稱東京大審判,班農認為,中共領導人的行為,已構成反人類罪,應被送上國際法庭公審。

英國會外交委員會主席:中共造假本質使然 英國應吸取教訓並迅速反擊

英國媒體4月6日報導,英國議會認為最先爆發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的國家應該負起責任,率先收集數據和其它國家共享資訊,以控制疫情傳播。相關報告指責中共政府,沒有做到這一點,資訊不透明,還混淆視聽。

保守黨議員湯姆•圖根哈特(Tom Tugendhat)領導的外交事務委員會批評中共「任虛假信息像病毒一樣迅速地傳播」,「關於Covid-19(中共病毒)的虛假信息已經讓我們付出生命代價,英國政府必須在國內發布清晰透明的信息,來對抗和反駁外國勢力傳播的虛假信息。」

報告說,「儘管我國政府正在致力解決當前危機,但如果沒有吸取這次教訓,那下一次爆發流行病時將發生災難性的錯誤。」

「與所有專制政體一樣,中共政府本質上是虛弱的。它必須依靠製造謊言和恐懼來維持其對人民的權力和控制權,這就是為什麼在病毒一開始出現時,他們就掩蓋了真相。」

英國外交智庫評估損失並提出追索

4月5日,英國外交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HJS)」發布了一項調查研究的摘要,研究報告的全文於4月6日發表。這項研究題為旨在評估中共潛在罪責及尋求法律應對途徑。

HJS智庫評估,武漢肺炎(新冠病毒)導致全球100多萬人感染,令包括英國、美國和日本在內的七國集團蒙受3.2萬億英鎊的損失。研究者列出了幾條可行的法律途徑,包括向聯合國及國際法庭上訴。

調查報告的作者之一馬修•亨得森(Matthew Henderson)表示,中共沒有接受薩斯疫情的失敗教訓。疫情爆發以來,中共的失誤、謊言和虛假信息已經造成了遠比(薩斯)致命的後果。

「這將如何付諸實踐,時間會證明。我們提供一種認知,通過計算經濟受損的代價以及採取一系列可行的法律程序來進行追索,即自由世界可以就中共造成的危害尋求賠償。」

亨得森說:「我們的調查發現,中國政府:

• 在知情的情況下,在長達三週的時間裡,沒有披露本可以顯示人傳人證據的數據,為此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
• 在2020年1月2日至11月期間,向WHO(世界衛生組織)提供了關於感染人數的錯誤信息,違反了違反了國際衛生條例第六和第七款。
• 儘管已知人傳人,允許500萬人(粗略相當於美國加州舊金山大都會區或馬薩諸塞州大波士頓地區,以及5倍於英國伯明翰市的人口)在2020年1月23日封城前離開武漢 。」

報告說:中共力求在最高層及對外隱瞞壞消息。之後,部署了一場高深、複雜的信息戰,試圖讓世界相信,中共不應對這場危機負責,相反,世界應當感激其現在所做的。

報告也提到,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一項研究顯示,如果中共當局提前三週實施嚴格的防疫措施,疫情擴散程度可減少95%。

澳洲參議員問責中共推文 11.6萬人點讚

澳洲聯邦參議員羅伯茲(Malcolm Roberts)3月31日晚發推文「中國(中共政府)是否應該為COVID19病毒(中共病毒)蔓延全球做出賠償」。4月1日,羅伯茲配圖並加標題「中共撒謊,人們死亡(Communists lied and People died)」更新了前一日的推文。截至4月3日晚,此推文獲得116,600個點讚,吸引674,000次互動和1.3萬條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非洲、亞洲和中國等世界各地的評論。

羅伯茲議員說:「我發這條推文,不是針對中國民眾的,而是針對中共。我提出這個問題是希望了解澳洲公眾的心情和感受。顯然,此推文引起了全球的共鳴,人們紛紛回覆表示中共政府應該賠償。」

羅伯茲說:「人們對中共政府的誤導信息和掩蓋感到憤怒。我認為中共必須為瘟疫蔓延全球負責,我們應該追究其責任。」他說,「中共政府沒有勇氣,更沒有透明度。」

澳洲多政要問責中共

澳大利亞南澳自由黨參議員艾利克斯•安蒂克(Alex Antic)也表示,澳洲政府應該向中共當局索求賠償,讓中共為疫情給澳洲經濟造成的損失買單。他說,「中國(中共)未能及時報告疫情,在那個區域製造了一個巨大的培養皿,沒有給西方國家額外的時間來作出反應。」他說,「失去了幾週時間等於失去金錢,更重要的是失去生命。」

「現在就量化疫情造成的損失還為時過早,它會隨著事件的發展而變化,但對澳洲經濟的損害將會是數千億甚至數万億澳元。」

安蒂克表示,這場災難的真正後果可能需要數年才能確定,但向中共尋求賠償是各國政府必須探討的問題。他認為,中共的不作為不僅僅是違背道德,很可能違反了國際法和具有法律約束力的2005年國際衛生條例。

「現在,最重要的考慮因素是澳洲民眾的健康和我們的經濟,但從長遠來看,澳洲人有正當理由發問,為什麼中共不應該為他們的行為付出代價?」

自由黨國會議員安德魯•哈斯蒂(Andrew Hastie)和工黨國會議員安東尼•伯恩(Anthony Byrne)是國會情報與安全聯合議會委員會的主席與副主席,他們表示,必須就中國和澳洲的新關係進行討論。

哈斯蒂表示:「澳洲人不是傻子。 他們知道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怎麼發生的以及中共的謊言。」他說,「無論中國(中共)怎樣以幫助防疫為理由運來醫療用品,澳洲都不會輕易被收買。 我們需要進行一次國會討論,以防止我們再次陷入這樣的危機。」

伯恩說:「我們的行事方法以及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必須進行根本性的調整。」「這場危機暴露了全球供應鏈中的巨大斷層,並說明了為什麼我們需要在某些戰略領域內,具有自己的必需品生產能力。」

曾任外交官的新州自由黨議員戴夫•夏爾馬(Dave Sharma)表示, 「需要對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怎麼發生的,如何洩漏的,如何從中國傳播出去的,進行嚴謹縝密的鑑定,中國(中共)是否採取了正確的步驟,這個問題上他們是否有負責任不僅向世界通報疫情,而且如何處理與世界討論。」

維州自由黨議員蒂姆•威爾遜(Tim Wilson)抨擊了中共掩蓋疫情的宣傳,他說:「沒有人會被中共企圖逃避傳播了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並致數万人死亡還散佈錯誤信息所愚弄。」他說,「隨著各國人口健康和經濟發展開始穩定,將有理由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共這一罪魁禍首以及它給世界造成的痛苦這點上。」

關注中共在澳滲透議員群組成員,維州自由黨參議員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在適當的時候, 「澳洲需要全面重新評估我們與中國(中共)的關係。與此同時,中共不應自欺欺人,認為澳洲人會相信其虛的假宣傳。 我們知道病毒的來源,並且我們不會忘記它。」

維州工黨議員朱利安•希爾(Julian Hill)表示,「人們應該對中共最初的掩蓋行為以及其未能給世界更多的時間應對而感到憤怒,這與蘇聯和切爾諾貝利(事件)是一樣的。」

昆士蘭自由黨參議員阿曼達•斯托克(Amanda Stoker)表示,中共對早期病毒爆發的應對,在「及時和誠實」上存在嚴重的問題。她說, 「當這些事實還在被掩蓋時,中國(中共)聲稱自己是負責任的說法是不能被接受的。」

之前就對中共滲透表示擔憂的維州工黨參議員金伯利•基廷(Kimberley Kitching)表示,長期以來,中共在全球舞台上的行為就是在做買賣。她說:「在澳洲議會中,各黨派越來越認識到,在與北京打交道時可能需要堅持澳洲人的價值觀觀。此外,將需要就經濟和安全能力進行認真的討論。」

前澳洲國會議員科里•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表示:「在過去的十年多里,我們對中共的妥協帶來了一連串的後果,我們讓他們軍事化了南中國海;我們看著他們損害了我們的國家安全,我們知道中共對其國內發生的事不說真話。」他說:「我們必須自強,我們是主權國家,不應該屈服於獨裁政權。」

維州州議會自由黨立法委員伯尼•芬恩(Bernie Finn)在他的臉書上發文:「遺憾的是,用了全球範圍的流行病來暴露中共的面目,中共是一個犯罪組織,不尊重任何人除了它自己。」他在3月24日接受澳洲明慧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共是「犯有滔天之罪」的卑鄙政權。中共「通過(隱瞞疫情)的方式使病毒肆虐全世界。實際上,它們已經使自己成為被世界其它各國追責的對象。

他說:「除了(中共)多年來犯下的所有其它罪行之外,(中共病毒的爆發)使它的政權完全喪失合法性。」

印度律師協會控告中共

印度的國際法學家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ICJ)和律師協會將中國政府告上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因中共就隱瞞疫情導致病毒全球大流行,向其追討20萬億美元的賠償。目前,該案件已在美國德州聯邦法院入禀起訴。

據印度《論壇報》報導,這兩家機構控告北京「秘密地」研發了大規模殺傷的生物武器,其目的是為了買空經濟崩潰國家的股票,從而控制世界經濟;它們要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中國進行調查,並要求其對國際社會及其成員國,尤其是印度作出賠償。

世衛等組織被中共利用 各國尋求新制裁方式

英國國會外委會報告抨擊了WHO對世界的誤導:「世界衛生組織(WHO)和他國一些科學家故意誤導,導致了大流行關鍵早期階段的分析不正確。」 「很明顯,包括WHO在內的現有區域和多邊組織,並未實現抗擊全球流行病所需的國際合作。」

為了防止此類危機再次發生,報告建議,英國必須與盟國密切合作,盡可能建立統一的陣線,確保重要的國際研究不會受到(虛假)宣傳和不良數據的破壞。委員會呼籲建立一個「公共衛生二十國集團」(G20 for public health),讓各國的專家研究人員在即使沒有統一的政治領導下,也能進行全球性的合作。

「錯在中共」「中國人民是無辜受害者」

許多國家已經清醒的認識到中共和中國人民的區別,並指出隱瞞疫情的是中共,廣大的中國人也是中共的受害者。

HJS智庫報告特別稱,絲毫沒有指責中國人民,「中國人民是無辜的受害者,和我們其他人一樣。這是中共的錯。」

澳洲議員安蒂克澄清說:「中國人民是勤勞、注重禮儀的人民,但他們生活面對的專制政權讓他們感到失望。」

美國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福克斯新聞網上撰文稱,去年我與德州德克薩斯州眾議員亨利•庫埃拉(Henry Cuellar)提出了法規HR 1811,阻止中共破壞民主體制和壓制信息。這項由10名成員共同發起的法案強調,必須區分「殘酷的中共政權」和「偉大的中國人民與文化」,並確保中國僑民永遠不會被不公正對待的目標。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

标签: 分類: 國際 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