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8月20日訊】金學哲,目前,他是唯一活著逃離大陸,18年前參與長春電視插播的倖存者。

2002年3月5日,那是一個舉世震驚的日子。正值中共迫害法輪功進入瘋狂之時,在層層封鎖、紅色恐怖之下,長春法輪功學員成功地在有線電視網頻道上插播了法輪功真相短片,前後持續了近50分鐘,覆蓋32個頻道的30萬用戶上百萬觀眾。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開足馬力迫害以後,這是長春人第一次觀看到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是自焚還是騙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消息傳開了,人們打電話互相告知去看電視。有人走到街上慶祝:「禁令結束了!法輪功平反了!」有人懷疑這不是政府的廣播,但仍開心地問:「你們是怎麼幹成的?你們法輪功真了不起!」
……
美國《標準周刊》(The Weekly Standard)在2010年12月6日發表了長篇報道:《進入細微的電波——幾位不為人知的中國烈士如何幫助全世界的自由事業》,描述了長春市民當時的反應。

這場壯舉卻令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驚恐萬狀,密令「殺無赦」。長春全城戒嚴,在大抓捕中,五千多名長春法輪功學員落入魔掌,至少7人被活活打死,另有15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

金學哲,他是吉林省長春市人(朝鮮族),大學畢業,曾在吉林正大有限公司工作。1997年開始煉法輪功後,他身心受益,在工作上任勞任怨,表現突出;在家孝敬父母、關心他人,無人不說他是個善良的人。

在長春市那次電視插播後的大抓捕中,金學哲因為一直流離失所,沒在家住,租住的房屋保密得很好,所以得以倖免。

2003年2月27日,時年32歲的金學哲被長春市公安局朝陽分局的便衣公安綁架,關進了長春鐵西看守所,數月後被轉到鐵北看守所;10月24日,被長春市中級法院秘密非法判刑10年。

出獄後,金學哲輾轉來到了海外。

以下是新唐人記者對他的採訪

記者:你是怎樣參與305電視真相插播的?

金:當時梁振興(電視插播的主要協調人)跟我說,將真相光碟的內容插播到網絡上,可以讓千家萬戶在自己家裡的電視上看到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這個作用是我們冒著生命危險一家一戶派發真相光碟所無法比擬的。

對此,我非常認同。許多學員包括我都有去過天安門打真相橫幅的經歷。自己的生死、常人的那些所謂的前程啊,早就放下了。那時就是一顆心——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窒息邪惡、結束迫害,所以我義不容辭地參與進來了。

記者:你被關進監獄後經歷了甚麼?

金:我是2003年2月27日因把(法輪功)真相資料給法輪功學員送去時,被中共非法抓捕。那個時間與2002年3月5日長春插播相去近一年了。305事件剛發生後,被非法抓捕的那一批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酷刑折磨是最慘烈的。

中共實際上掌握了我參與305插播的所有情況,但他們抓到我時並不知道我是誰,所以他們用酷刑折磨我,逼問我的身份。把我銬在「老虎凳」上,把我的雙手從背後銬住後,再吊大掛;用黑膠袋套住我的頭部,進行窒息折磨。

當問出我的身份後,他們興高采烈地認為撈到了一條大魚,可以去論功請賞了。

中共用酷刑折磨我時,我被關在長春長原公安分局裡,在一個用棉被蒙住窗戶的小黑屋裡。由於消息被嚴厲地封鎖,外界報道我受迫害的情況和裡面發生的有些偏差。

那個時候,我是一個人做真相資料的,並不牽扯別人,這樣他們就沒再對我酷刑折磨(刑訊逼供)了。

記者:你在獄中度過了幾年?出獄後的情況如何?

金:中共對我非法判刑10年,他們為了完成他們所謂的「轉化」(逼人放棄修煉)政績,逼著我們這些被關押在那裡的法輪功學員轉化。我在這樣的環境裡待了7年4個月。

出獄後,我輾轉到了海外。我知道我在後期在獄中做得不太好。但我想,總得有個人出來,將305這麼不容易的事說給全世界聽啊。

記者:你能否談談其他當年插播者的情況?

金:2002年3月5日,在長春和松原兩地到現場參與插播的大約有18個人。很多人從培訓點(培訓插播的技術)出發以後,就再也沒見面了。

在監獄中,我見過梁振興。當年參與插播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好些人已被迫害離世了,我知道的有劉成軍、雷明、梁振興。

還有的被非法判刑了20年,到期滿應該是2022年,他們至今仍在監獄裡,他們的詳情我不太了解;其他的倖存者都還在大陸。

記者:你參與了演繹這段歷史的影片《永恆的五十分鐘》中的演出,你有甚麼特別想說的嗎?

金:我最想對那些離世的先行者說:長春305插播事件的成功,是你們用生命的代價和參與者以及長春法輪功學員巨大的付出,才得以讓廣大的長春民眾了解到法輪功真相。

這件事情的更偉大之處是他已經成為突破中共信息封鎖的里程碑,啟示著全世界正義的人們勇於揭露中共的邪惡,而且這個壯舉已被拍成了電影,今年已在全世界公映了。

在電影中我有幸演繹了英雄們在歷史上的角色。我的參與是我本人對你們的追思和敬意。不是為了當英雄的你們已經成為了英雄,名垂青史,將來人們會永遠記住你們。

記者:中共迫害法輪功21年了,你覺得它有朝一日會停止迫害嗎?

金:21年過去了,指望中共會變好,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中共對內信息封鎖,對法輪功學員和抗議的民眾依然使用暴力鎮壓。它就是毒藥,讓它不毒,它做不到。它就是來毀滅全人類的。

在法輪功學員21年的全面講真相下,現在越來越多的人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只有解體中共,才能結束迫害,中華民族才有真正的希望,才有未來。

記者:你認為國際社會該如何對待中共?該如何幫助大陸民眾擺脫中共的束縛?

金:我想對各國政府、各國民眾說,21年來法輪功學員承受的無名苦難,應該喚醒了你們的良知,認清中共這個邪惡的魔鬼。連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都能幹得出來的人,還是個人嗎?不管信神的,還是不信神的,人們都不要跟這個魔鬼做交易。

長春305插播事件,可以說是刺破中共謊言鐵幕中成功的里程碑。

在此,我特別呼籲美國特朗普政府,像當年長春插播那樣推倒中共信息防火牆,讓中國大陸民眾擺脫中共謊言洗腦的控制,了解真相,徹底解體中共!

後記

總部設在加拿大多倫多的新境界影視公司,即北美規模最大的華人影視公司,因拍攝表現305真相插播的電影《永恆的五十分鐘》,找到了金學哲,請他參與拍攝,並在影片中增加一個角色,讓他演自己,以更好地還原那段歷史。

金學哲欣然前往,參與了23天的拍攝工作。

當時在拍攝之餘,他被分配到美術道具組。他儘量地回憶當年插播的場景,使道具能逼真地製作出來,如:有線信號放大器、主幹線有線線纜、電線杆、老式的VCD機等等。

他和同伴們克服了一個個的困難,能工巧匠地製作了一個個「傑作」。一切就緒,開始拍攝了。

《永恆的50分鐘 永恆的23天》,在這篇文章中金學哲寫道:

「望著這逼真的還原場景,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心裡有點酸楚,淚水濕潤了我的雙眼。此時我心裡在想,天上的那些曾經的同伴看到這場景也一定會欣慰了吧。」

「回想經歷的一幕一幕,以及拍攝效果又那麼真切地還原了歷史,入戲中彷彿回到當年的那段時光,悲壯的歷史讓我心酸,幾次熱淚盈眶……拍攝的這部影片讓全世界知道了以前那麼不容易的事,讓全世界知道了那些英雄們的壯舉……」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