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9月08日訊】「把悲情變成豪情,把痛苦化作喜悅,把武漢描繪成遭病毒侵害的英雄城市,同時繼續對疫情來源佈設疑陣。」法新社如是說。中共希望在國際不信任的大背景中掌握主動,改變武漢疫情敘事,但武漢作家方方表示:「這個中元節,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武漢的悲傷。」

據法新社報導,中共正在發動一場公關,通過官媒讚頌武漢浴火重生,在美國抗疫遭遇困境之際,讚頌中共當局成功控制疫情。

9月6日,中共新華網微博高調宣揚武漢140萬學生復課。說這讓「美國人驚呆了」,還聲稱美媒要借鑑中共的「成功經驗」。

武漢學生上週復課成為中共慶祝活動的高峰,當局大張旗鼓安排了三天的訪問武漢計劃,邀請了十幾位跨國集團老總和外媒記者參加。中共官員領着貴賓參觀了被視爲「消毒模範」的食品市場,還觀看了小學生表演的節目,並登上江中游艇,欣賞「對岸燈光輝映像徵再生的武漢」。

法新社評論說,這一改寫故事,完全忽略不計武漢一動物市場曾被懷疑是疫源地這件事,甚至中共外長王毅歐洲巡訪時,還在挪威暗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並非源自中國。

重回課堂的武漢小學教師阿坤告訴中央社,中(共)國是個太強調所謂「正能量」的社會,疫情下許多負面消息都被壓制,但一個社會「除了『高大上』的視角之外,也很需要這種私人記憶」。他講的「私人記憶」是指武漢作家記錄封城歷史的「方方日記」。

「方方日記」與中共「武漢抗疫日記」

與「方方日記」形成強烈對比的是中共推出的「武漢抗疫日記」。宣傳視頻中說,這本日記由29位戰疫經歷者的微博整理,集中記錄了各行各業「真心英雄」在疫情期間的點點滴滴。這不只是武漢人的戰「疫」之路,也是14億中國人堅強走過的戰「疫」之路。

這種扭曲歷史、專爲中共歌功頌德的煽情宣傳,引起網友的強烈反感,並紛紛批駁。

「好了傷疤忘了疼,是自欺欺人!厭惡歌頌,要有教訓!」

「生生的把悲歌寫成了讚歌,死去的冤魂可還有人記得?」

「弱弱問問,百步亭萬人宴,帶病演出慶開會,窗台敲盆,日記,這些內容,有麼?」

這裡網友講的「日記」,同樣是指「方方日記」。這本日記已被整理成書,名爲「武漢日記」,其英文版和德文版已於4月8日(武漢解封日)在海外出版。在其英文版封面上,書名「Wuhan Dairy」(武漢日記)上方還有個小標題:來自一個被隔離的城市。序言中說,該書「記錄了疫情起源地武漢人民在極端政府監禁下的生活。」

德文版封面特徵更加鮮明,其紅底、黃字和黑口罩圖案,有著強烈的政治隱喻。標題下方寫著:這是一本被禁的日記,來自新冠危機發源的地方。

方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實際上她最希望在中國出版,當時有十幾家出版社詢問出書事宜,但頻頻遭遇打壓,最後沒有一家出版社敢出。

9月2日(黃曆七月十五)是中國傳統節日「中元節」,是紀念亡靈的日子。方方在微博中寫道,「隔著屏幕,都能感到武漢的悲傷」,但「在媒體上看到的內容,彷彿武漢人過了一個比以往更加盛大的節日,而不是一場災難。」

她說,「可能實際上,無數武漢人的內心壓抑。那些對武漢人說『人不傳人,可控可防』的專家們,無一人向武漢人道歉,更不見他們懺悔。官方和媒體無一有反思,更無人提追責。不幸而死的人們可憐,活著的我們可悲。」

法新社:中共意在挽回形象

法新社引述分析人士的評論表示,中共這樣做證明,當局已經意識到中共病毒在很大程度上損害了中(共)國的形象,它們想在「相對恢復」的情形下,把這件事說得對自己更有利。

歐亞集團中國分析師凱爾西·布羅德里克(Kelsey Broderick)分析說,北京要的敘事是:「我們控制住了疫情,我們現在幫助你們控制疫情。北京還希望,中國將是第一個製造出有效疫苗的國家。這可能是中共消除有關武漢一家海鮮市場引爆全球危機這一想法的唯一手段。」

責任編輯: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