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9月17日訊】在上月24日舉行的美國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RNC)上,從古巴流亡至美國佛州的商人麥西摩·阿爾瓦雷斯(Máximo Álvarez)在其演說中提醒美國人小心仍在活動的社會主義。他和許多從多個社會主義政權國家逃出的難民一樣,在社交網絡和媒體採訪中警告人們社會主義的危險,包括階級鬥爭、言論箝制和大規模政府計劃等,並呼籲人們從歷史中吸取教訓。

他在演講時說,「我聽過卡斯特羅(Fidel Castro)的承諾,我永遠無法忘記那些在我身邊長大⋯⋯而且因為相信這些空談而受苦、甚至挨餓和死亡的人。你還能聽見那些諾言被違背的聲音,那是一家人緊緊抱著一塊浮木、在海上漂流的聲音,也是眼淚掉在申請入籍美國的表格上的聲音。」自卡斯特羅於1959年上台後,古巴已有上百萬難民被迫出逃至美國。

阿爾瓦雷斯移民美國後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成功擺脫貧窮,但得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徵稅方案後,他就對拜登實施新稅種的想法表示懷疑。拜登提議的增稅措施將會嚴重影響所有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士。他曾在接受美媒ABC採訪時表示,「有錢人」應該和公司一樣,「繳付公平的份額」。

伊莉莎白·羅格利亞尼(Elizabeth Rogliani)是來自委內瑞拉的難民,她於2008年流亡到美國佛州。她表示,查維斯(Hugo Chavez)政權將富人視為「人民的仇敵」,「查維斯想要階級分裂,這樣一來,窮困的社會階層就會仇視任何有錢人」。委內瑞拉在查維斯上台前曾是南美洲最富有的國家,其原油儲備甚至超越沙地阿拉伯,但查維斯上台後以低價售賣原油及其他原產品,並充公多家私人企業,導致該國經濟崩潰。

同樣位於南美洲的社會主義國家尼加拉瓜(Nicaragua)是出逃難民最多的社會主義政權之一,羅伯托·本達那(Roberto Bendana)就是其中的一個。1981年,尼加拉瓜革命派社會主義者上台、充公他父親的咖啡農場後,他隨父親從該國移民到美國德州。他指出,如今的美國「具有我所看到的相同特徵⋯⋯暴力、搶劫、破壞私人財產。」

唐莉莉(Lily Tang Williams)是中國移民,目前住在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曾在毛澤東的獨裁統治及「文化大革命」下生活。她表示,目前在美國各地發生的暴動、劫掠和破壞財產的行為令她感到害怕,因為她曾在中國目睹同樣的事情,「人們攻擊市裡的小生意⋯⋯你看到他們劫掠私有財產,說這是他們應得的補償。這就是馬克思主義,他們只是用這種理由來合理化自己的惡行。」

她表示,她無法對安提法(Antifa)發動的騷亂和壓力保持沉默,因為他們的戰術「非常馬克思主義和共產主義」,「你甚至不能保持沉默,你必須公開認同他們。這根本不是美國人的精神。」美國的偉大之處在於言論與思想自由,「我們不需要認同對方的立場,但我們應該能夠進行開明的討論。」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