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9月30日訊】美國政府對抖音國際版TikTok的禁令一波三折,但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與中共之間的密切關係卻逐漸浮出水面,使美國民衆真正意識到TikTok帶來的國安風險。美國司法部日前披露的文件顯示,字節跳動首席執行官(CEO)是中共「喉舌」。

據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26日報導,司法部應法官要求提供的法律文件顯示,字節跳動首席執行官張一鳴「致力於推動」中共的議程,字節跳動與北京當局關係密切,危及美國人的安全。

根據司法部文件,字節跳動在北京辦事處僱用了130名中共黨員。美國商務部備忘錄顯示,2018年6月,字節跳動員工組織了一次面對中共黨旗宣誓的儀式,所有黨員「舉起右手,握緊拳頭,重申作為黨員的保證,並宣誓永不叛黨。」

美國官員表示,儘管張一鳴不是中共黨員,但2018年4月他曾公開向中共當局道歉,「我們的產品走了錯誤的道路,內容似乎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原因是字節跳動一應用程序觸怒了中共當局。

司法部文件同時顯示,有證據表明,TikTok的一些數據正在傳輸到中國,中共當局可以訪問這些信息以追蹤美國人,並建立可以用於勒索的檔案。

司法部官員表示,字節跳動遵守的是中(共)國的法律,它們的法律可能要求字節跳動協助中共政府進行監視和情報運作。

商務部9月18日警告說,儘管微信和TikTok構成的威脅並不完全相同,但它們是相似的。兩者都會收集用戶的大量數據,包括網絡活動、用戶位置和瀏覽歷史。兩者都是中共軍民融合的積極參與者,並受到「必須與中共情報部門合作」的約束。因此它們會帶來不可接受的國安風險。

國務卿蓬佩奧9月20日告訴媒體,微信和TikTok等應用程序所收集的數據最終會落入中共國安部和中共軍方等機構手中。川普政府9月25日表示,最新研究表明,TikTok安卓用戶所連接的IP地址中有37%位於中國。

另據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9月8日發佈的報告,TikTok越來越多地採取中共防火牆所用的監控手法,在美國和其它地區進行內容審查,對海外言論自由構成威脅。這份題爲「TikTok和微信:策劃和控制全球信息流」的報告,同時揭示了字節跳動和中共的密切關係。

報告說,中共價值觀是字節跳動跨平台內容控制的核心,該公司建立中共黨支部便充分體現了這一點。字節跳動早在2014年10月就成立了中共黨支部,並在2017年4月成立了黨委,下設公共事務黨支部、技術支持黨支部和合規運營部小組黨支部。

報告強調,字節跳動利用領先互聯網的獨特地位改進宣傳和思想工作,顯示該公司對中共的忠誠,同時還可以塑造(控制)言論。

TikTok禁令一波三折

川普總統8月6日簽署行政令,宣布45天後(即9月20日起)禁止美國用戶下載TikTok。但9月19日,字節跳動、甲骨文和沃爾瑪三方就TikTok達成原則性共識,因此商務部在川普指示下,將TikTok禁令生效日推遲至9月27日,但允許用戶繼續使用到11月12日,之後將全面禁用。

9月23日,TikTok提交法律文件,要求撤銷對該公司的禁令。美國地方法官卡爾·尼科爾斯(Carl Nichols)24日請美國政府在25日下午2點30分前,提交法律文件,解釋為何應禁止TikTok,或延後禁令,以回應TikTok的訴求。

司法部25日提交了一份川普政府對TikTok禁令最徹底的解釋,以回應TikTok要求聯邦法官停止禁令於27日午夜生效的訴訟。但27日傍晚,華盛頓特區聯邦法官卡爾·尼古拉斯(Carl Nichols)臨時發布命令,阻止禁令於27日生效,但駁回了TikTok希望延後11月12日全面禁令的要求。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指出:「在美國,圍繞著對微信和TikTok的爭執,表面是法官與川普政府的對立,體現了美國三權分立的特色,但實質是帶有強烈社會主義傾向的自由派與遵從傳統的保守派的較量,是超出了國家安全的意識形態的較量。」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