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1月08日訊】川普總統大選夜曾在賓州領先拜登70萬張選票,但被操縱選舉的民主黨人反轉。據美媒披露,民主黨內部人士透露,費城普通上訴法院(Philadelphia Common Pleas Court)三名民主黨籍法官,拒絕了川普陣營的監督計票請求,爲計票站贏得了重要的無監督時間段。

據保守派新聞網「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6日披露,費城多名民主黨前任和現任黨員(匿名)透露,在費城普通上訴法院的法官席位上,坐着三位通過欺詐手段獲得職位的民主黨籍法官。

這三名法官拒絕了川普競選團隊關於「允許觀票員進入投票站監督」的請求。在川普競選團隊成功獲得上一級法院上訴之前,這三名法官為計票站提供了至關重要的無監督計票時間段。

據民主黨內部人士透露,這三位法官何以坐在費城普通上訴法院法官的位置上,要「歸功於」1980年曾因接受5萬美元賄賂而被國會開除,並被判入獄的前國會衆議員奧齊‧邁爾斯(Ozzie Myers)。當然這位前衆議員也有著不光彩的發家史,這裡不做贅述。

邁爾斯出獄後不改舊習,2020年7月,他被控賄賂費城選舉法官多梅尼克‧戴蒙羅(Domenick J. Demuro),為某些候選人拉選票。戴蒙羅今年5月承認,自己在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初選期間收受賄賂,為某些候選人的選票箱增加選票。其中三位就是上文提到的三位法官,目前他們的身分尚未披露。

民主黨內部人士告訴「聯邦黨人」網站,上面提到的只是有關法官職位的情況,民主黨內部與其說像一台「機器」,不如說是一個「活的有機體」,民主黨人不需要握手或打電話就知道如何聯合行動,就像知道如何呼吸一樣。

一位內部人士解釋說,這個「機器」的每個部分都各司其職,通常是協同工作,但相互間沒有保持友好關係的必要,甚至相互之間很少交流。當事情進展順利時,成員就能保住工作,金錢也會源源不斷地流入。

內部人士表示,邁爾斯甚至沒有在有關選舉舞弊的調查中被抓,他追尋的是約翰‧多爾蒂(John Dougherty)的足跡。多爾蒂是費城一位有權勢的勞工老闆,領導著國際電工工人兄弟會(IBEW)的 Local 98組織,並於2019年2月被起訴。多爾蒂的弟弟凱文‧多爾蒂(Kevin Dougherty)曾在Local 98的幫助下,於2015年當選為賓夕法尼亞州最高法院法官。

責任編輯: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