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1月13日訊】自川普贏得2016年大選以來,美國民主黨捏造「通俄門」謊言,甚至無端發起彈劾,並利用主流媒體大肆攻擊和中傷川普。而本屆大選民主黨更是以大規模舞弊發起政變,試圖竊取大選成果。如今川普陣營採取法律行動予以回擊,資深媒體人評論說,民主黨人將自食其果。

《華盛頓觀察家報》(Washington Examiner)首席政治記者拜倫‧約克(Byron York),8日專門就川普指控發表評論文章,題爲《川普指責民主黨人作弊?善惡有報》(Trump accuses Democrats of cheating?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文章例舉了四年來民主黨人對川普總統的無端攻擊和指控,並斷言,民主黨人將因其所作所爲而自食其果。

資深媒體人約克著有《左翼大陰謀》(The Vast Left Wing Conspiracy)一書。自2000年以來,約克一直負責對前總統布什、奧巴馬和現任總統川普及歷屆大選進行重大報導。他的報導經常發表在《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大西洋月刊》、《外交事務》和《新共和國》等重大報刊上。

約克在8日發表的文章中指出,民主黨人及其媒體盟友實行雙重標準,他們對川普總統指責拜登試圖以欺詐手段「贏得」總統職位感到不滿。約克質問道,「當川普指責對方作弊時,他們有什麼理由感到驚訝呢? 畢竟,四年前在2016年大選之後,他們說了同樣的話。」

約克指出,民主黨人不僅僅是一兩個星期這樣做,而是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將對川普的指控推到了極致,而且竭盡所能地破壞川普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如今,2020年大選日之後,川普對民主黨的指控卻遭到駁斥,並被衆多媒體所噤聲。

他回顧了2016-2019年期間民主黨人對川普的不公正態度。他說,各大媒體每天都以頭版頭條高調報導對川普總統的無端指控。事實上,作爲他們政治陰謀的一部分,民主黨人對川普發起了一個錯誤的指控,他指的是構陷川普總統的「通俄門」事件。

他在文章中披露,早在2016年大選前數月,希拉里·克林頓競選經理羅比·穆克(Robby Mook)就開始暗示川普與俄羅斯「串通」。然後,希拉里競選團隊和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派遣了一名前英國間諜,捏造了一份聲稱川普與俄羅斯勾結的虛假指控文件(指「斯蒂爾卷宗」,編者註)。

2017年1月6日,川普就任前兩週,國會舉行聯席會議,認證選舉人團的選舉成果,這是傳統的慶典儀式。但數名眾議院民主黨人試圖阻止認證各州的選舉結果,眾議員芭芭拉·李(Barbara Lee)聲稱代表數以百萬計的美國人,包括情報界人員,對俄羅斯干涉美國大選的證據感到震驚,提出反對認證。但其反對意見被參議院否決。

2017年3月20日,時任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製造重磅新聞,宣布FBI正在調查川普競選團隊是否與試圖干涉美國大選的俄羅斯人之間「存在任何協調」。

2017年5月17日,所謂川普「通俄門」特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獲得任命,負責調查川普與俄羅斯之間「協調」的證據,調查核心是:川普是否與俄羅斯共謀或協調以在選舉中獲得不公平的優勢。

2017年底,穆勒調查清楚地表明,這名特別顧問甚至連是否發生了陰謀或協調都無法確定,更不用說參與其中的人了。但是,檢察官們開始調查所謂的「妨礙司法公正」,而穆勒則允許調查繼續拖延。同時,作弊指控懸而未決,並定期出現在新聞報導中。

2018年5月1日,微軟全國有線廣播公司(MSNBC)節目主持人克里斯·海斯(Chris Hayes)當晚在節目中說,「這是進入俄羅斯調查的最清晰窗口,有跡象表明穆勒已經找到了勾結的證據。」

2019年4月,經過近兩年的調查,穆勒發佈調查報告:「調查未確定川普競選團隊成員在選舉干預活動中與俄羅斯政府密謀或協調。」他在長達400多頁的報告中,多次重複了這一聲明。

約克評論說,「在所有的指控之後,一個擁有他所需要的全部資金、全部人員和全部時間,以及美國政府全部執法權的調查員,做出了一項判決:共謀沒有發生。穆勒調查了競選團隊的所有主要和次要人物,沒有一個人被控犯有與俄羅斯的陰謀或協調有關的任何罪行。但它深深地、不公平地傷害了川普總統的任期。」

當前,在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面臨川普總統大規模法律挑戰的情況下,美國各主流媒體通過自行推算宣佈拜登勝選。川普競選團隊和國會參衆兩院共和黨領袖明確表示,民主黨涉嫌大規模選舉舞弊,大選還沒有完結,共和黨人不會退縮,應該計算每一張合法選票,剔除每一張非法選票。

在川普和共和黨人開始採取強硬立場的局面下,一些民主黨人希望雙方「和解」,自稱「當選」的拜登要求雙方在「新的民主黨政府」中「給彼此一個機會」。約克表示,「如果此事沒有發生,肯定沒有人會感到驚訝。」

責任編輯: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