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1月13日訊】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大流行時,世界各國幾乎都採取封城政策,來阻止病毒傳播,並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而瑞典並沒有實施全面封鎖措施,特別是在歐洲多國疫情反彈時,瑞典的新增病例和死亡病例卻呈下降趨勢。瑞典的特殊防疫措施得以關注,成為繼台灣之後的又一個成功典範。
世界各國衛生部門,紛紛把目光投向瑞典。

世衛組織諮詢小組主席、倫敦傳染病流行病學教授戴維﹒海曼(David Heymann)表示,其他國家應參考瑞典模式。他表示,在瑞典,政府與人民之間彼此選擇了信任。

世衛組織歐洲區域緊急事務主任多里特﹒尼讚(Dorit Nitzan)表示,瑞典長期以來對可持續發展、公民參與和自願遵守的關注引起了他的興趣,稱這是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學習如何應用對病毒的方式。

世界衛生組織高級官員說,瑞典可以為國際社會提供很好的借鑑。

美國《國家評論》雜誌評論到,瑞典與其他歐洲國家最主要的差別在於,瑞典沒有動用立法手段限制民眾,更多在於信任。

瑞典首席流行病學專家泰內爾(Anders Tegnell)表示,瑞典之所以能夠避免出現疫情反彈,是因為採取了更可持續的抗疫政策,而不是反覆的封鎖和開放。

瑞典是怎樣的一個國家

我們可以注意到這些觀察者多次提到了一個詞彙──「信任」,在政府與人民之間的信任。這很重要嗎?很重要。

瑞典是1000萬人口的小國,清廉程度、政務公開的透明度超出想像。首相、官員財產要公開,企業高管的薪酬也要公開。首相請客吃飯的菜單也需要上網。法國前總統希拉克曾經致信瑞典首相,指責反對加入歐元區的瑞典人,此信被公開。希拉克非常生氣,再次致信瑞典首相,責問私信為何被公開?結果,此信又被公開。因為你找瑞典法律,這些都屬於政務公開的範疇。

一位在瑞典從業32年的檢察官說,從未受理過一起官員腐敗案。一位警察稱,工作20多年只碰到過一起行賄警察的事件。一名東歐人交通違章本來接受罰款即可,他拿出500瑞典克朗行賄警察,被判刑兩年。

傳統、廉潔的風尚,構成了這個國家無處不在的道德底色。

瑞典與中共果斷「割席」

疫情爆發以來,中共在官方媒體指責瑞典的特殊防疫政策是「投降」,是對其它國家的威脅。作為回應,瑞典對中共的態度轉向強硬,4月份,果斷關閉了境內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瑞典和中共的關係更加惡化。孔子學院被指是中共向海外滲透的間諜和宣傳中心。

4月22日,瑞典第二大城市哥特堡(G.teborgs)宣布,中斷與上海長達34年的姐妹市關係。據悉,瑞典曾有116個城市與中國大陸的城市建立友好關係,現在近百個城市已經解除了這種合作,包括林雪平市和廣州,達拉納(Dalarnas)和武漢等。瑞典《今日集會報》(Dagens Samhalle)報導,林克平市市長維金格(Lars Vikinge)表示,由於中共大使館威脅瑞典政府,他們決定斷絕與中共所有的政治聯繫。

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後,瑞典是歐洲第一個表態反對的歐盟國家。瑞典17位國會議員在前香港總督彭定康譴責中共的公開信上簽名,勇敢面對中共的獨裁惡行。

中共戰狼外交踢到鐵板

自2018年底,中美貿易戰發酵,在美國的貿易制裁和關稅戰之下,中共的經濟每況愈下,其一帶一路、大外宣的全球霸權意圖也挨著個的露餡兒。

在國際紛爭中極少拋頭露面、一個安靜恬淡的國家──瑞典,成了中共戰狼外交眼中的軟柿子,2018年9月2日,大陸遊客在瑞典住旅店時,無理取鬧,撒潑撒野,被瑞典警方依法帶離旅店。這樣一個事件,卻被中共上升到「辱華事件」。在中共黨媒和中共駐瑞典大使的干預下,竟變成一個國際新聞,一個外交事件。狂潮來襲,瑞典冷靜以對。

經調查,瑞典確認,警方執法不存在任何問題。儘管中共駐瑞典大使又是「強烈抗議」,又是「嚴正交涉」,瑞典並沒有屈從中共意志。

2019年,是中共「戰狼外交」又一年。

2019年11月17日,瑞典筆會將2019年「圖霍夫斯基獎」頒給被中共關押的瑞典籍書商桂民海(曾出版揭露中共內幕刊物)。頒獎前,中共駐瑞典大使桂從友敦促瑞典筆會取消這次頒獎,並稱將對瑞典實施貿易制裁。

瑞典文化部長阿曼達﹒林德不理中共威脅,堅持出席頒獎典禮,並親自頒獎。林德說:「一個外國政府告訴另外一個國家的政府應該如何行事,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瑞典總理斯特凡﹒洛夫文(Stefan Lofven)稱瑞典「永遠不會屈服於這種威脅,決不。」

瑞典國際事務研究所亞洲項目負責人比約恩﹒傑登(Bjorn Jerden)說,中共正在「瑞典進行大規模的公共外交運動,這在歐盟內部是非常少見的」,這是「它第一次直接威脅瑞典政府」。

瑞典對於社會主義的反思與教訓

瑞典為甚麼對中共能有如此決絕的態度?原因在於瑞典對於共產主義有過嘗試、有過教訓,也有過反思。在人們的印象中瑞典是社會主義高福利的擁躉者。事實上,90年代時,長期執政的社會民主黨已看到了福利社會主義的弊端,開始進行改革。

懶漢成為瑞典高福利制度下的特有產物。僅2003年瑞典就有100萬失業人口,與400萬未上班雇員,他們以「病假」或其他社會福利理由無償領取由國家稅收支付的福利津貼。此一瑞典的普遍現象,導致瑞典過去20年來經濟成長僅為美國的一半,而失業成長卻超過美國50%。

之後,瑞典發生了全面的經濟變革:國營企業私有化、減稅、控制福利等。這些改革,導致瑞典經濟強勁增長,失業率下降。

2010年,失業、疾病和工傷福利補償金總和僅為1975年的一半。在瑞典,製造業工人的疾病福利從2005到2010每年減少5%。《瑞典日報》刊文,瑞典正在放棄聞名遐邇的「瑞典模式」。

瑞典的改革受到了讚賞,美國Newsmax雜誌稱,瑞典曾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半社會主義的福利國家,吸引很多其它國家追隨。現在,瑞典向世界展現了一條新的道路。

英國週刊《經濟學家》(The Economist)去年稱讚現在的瑞典模式為「未來楷模」。

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2019年4月提交給國會的「2019年總統經濟報告」中指出,如果說委內瑞拉搞社會主義、讓一個富國短短時間內就墮落成窮國,北歐經濟模式的成功則更是因其放棄社會主義才保持了生命力。

瑞典前首相:為甚麼馬克思是錯的

2018年5月,中共借卡爾﹒馬克思兩百年誕辰的機會將一座馬克思銅像送給了他的家鄉德國特裡爾市,引發各界的爭議和反思──馬克思究竟給人類帶來的是福還是禍?瑞典前首相、現任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共同主席畢爾德(Carl Bildt)撰文說,馬克思的理論被歷史證明是錯的。

畢爾德在《新視野》網站撰文說,馬克思主義導致了數千萬人無法估量的痛苦,他們被迫生活在高舉馬克思主義旗幟的政權下。在二十世紀很大部份時間裡,40%的人類在那些自稱馬克思主義者的手下遭受飢荒、古拉格(前蘇共專門管理勞改營的機構——編者註)、審查和其它形式的壓迫。

中共領導人聲稱,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經濟發展是馬克思主義仍然有效的「鐵證」。但是畢爾德說,恰恰相反。他指出,是中共製造了大飢荒、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

畢爾德說,如果中國今天的發展還在被任何東西束縛的話,那就是殘餘的馬克思主義,從低效的國企和中共壓制異議的行動中,人們仍然可以見到它。中共一黨集權制度跟現代化、多元化的社會根本不相容。

在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判決之後

2019年6月17日,經過8個月調查取證,英國倫敦「獨立人民法庭」做出判決:中共反人類罪成立,其活摘良心犯器官已大規模存在多年,並仍在進行,法輪功學員是器官供應的最主要來源。

經過法輪功學員持續20年的講真相,大多數中共駐外使領館對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選擇了不吭聲。但是,中共駐瑞典大使非要跳出來表現一番不可。該大使在瑞典《今日社會報》發表文章,在活摘器官問題上,繼續以謊言欺騙瑞典人。

瑞典人不好騙。瑞典國家電視台專門報導過中共活摘器官殘害眾多生命的事實。長期關注法輪功問題的瑞典國會議員安-索菲﹒阿爾梅(Ann-Sofie Alm)表示,事實證明,中共活摘器官,「殘忍程度令人難以忍受」。她呼籲國際社會應該立即行動起來,制止這種群體滅絕罪行。

瑞典國家電視台網頁登出了法輪大法學會的文章,公布倫敦「獨立人民法院」發表的有關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強制摘取器官販售牟利的報告和犯反人類罪的裁定。

同時,電視台還公布當地法輪大法學會已經將中共駐瑞典桂姓大使的個人信息提供給美國政府。理由是該大使在瑞典輸出迫害,在瑞典媒體和在瑞典的中文媒體上造謠抹黑法輪功,是主動積極參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人權迫害者。

瑞典政要參與發起三十國反迫害聲明

2020年7月20日,是法輪功學員反迫害21週年。瑞典法輪功學員在斯德哥爾摩等多個城市分別舉行反迫害集會。24位瑞典國會議員和2位省市議員聯合發表聲明,聲援法輪功,譴責這場史無前例的殘酷迫害。

其後,瑞典國會議員阿爾梅又聯合兩位加拿大資深國會議員肯特(Peter Kent)、思格若(Judy Sgro),共同為法輪功遭到中共的迫害呼籲,在三位政要的號召下,截至2020年7月18日,來自三十國逾六百名現任和前任議員共同簽署了一份聯合聲明,讚揚法輪功學員二十一年來堅持和平理性、反抗中共暴政的精神,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

近兩年來,國會議員阿爾梅在瑞典議會曾多次提出法輪功學員的人權問題並譴責中共販賣人體器官罪行。她對法輪功學員長期以來的和平反迫害的勇氣和付出表示欽佩。

法輪大法在瑞典:「國王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

九十年代,法輪功開始在瑞典傳播,吸引了很多熱愛東方文化的瑞典人。到現在,法輪功煉功點已遍布在瑞典各地。

1998年的時候,一位名叫瓦西柳斯的年輕人在互聯網上發現了法輪功的書籍,這是一種來自中國的上乘佛家修煉法門。他很興奮,他覺得,生平第一次接觸到了中國文化中最精華、最深邃的部份。

瓦西柳斯在一個週末讀完了《轉法輪》和其他所有書籍,然後又開始煉功法。

「我開始煉功不到一個月,我的過敏症就好了。而且我的背痛,和其他一些毛病,比如胃痛等等,也都好了。所以當然,我想,哇,這個功法可真棒。」

1999年7月,中共在中國大陸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法輪功學員。瓦西柳斯和妻子覺得這不可理喻:「一個政府怎麼可以禁止一件對人民和社會來說如此美好的事情。」

在服完兵役之後,瓦西柳斯到一家電信公司工作,並在業餘時間利用互聯網向中國民眾發送有關法輪功真實消息的電子郵件,揭露中共謊言。不過,中共的網絡封鎖使得郵件的發送非常困難。一天,他在上班時萌生了一個想法:如果擁有一家自己的電信公司,不就可以用大量的電話線路來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鎖嗎?因為這一念,他創建了自己的公司。每天營業時間過後,公司的15條電話線路就被全部用來向中國發送傳真,傳遞法輪功的真實消息。

瓦西柳斯表示:「大多數人經營一份事業是為了賺錢,實現自己的價值、尋找樂趣,我從未這樣認為。對我來說,這還是一份維護正義的使命,有一份社會責任在其中。」

有一次,一個接線員打電話給瓦西柳斯,說公司的路由器被黑了,原因是「七月份,你們給中國打了15萬兩千通電話。」

瓦西柳斯憑著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堅定信念,誠信待人,在不同城市共開設了六家分公司,年收入超過千萬美元。

2011年10月17日上午,在瑞典王宮皇家書房內,舉行了「國王卡爾十六世古斯塔夫獎」的頒獎儀式。瓦西柳斯獲得了「新創業者先鋒榮譽獎」,瑞典國王到場向他頒獎。每年只有一位有移民背景的瑞典企業家會被選出,贏得這樣的殊榮。

瓦西柳斯把成功歸功於法輪大法,他說:「國王陛下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所有評委也都知道。我獲獎的原因就是:不僅做了企業家該做的,還幫助世人了解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真相。」

瓦西柳斯又說,「有一句中國老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對嗎?所以我覺得獲得這個獎是因為我做了好事,因此有好報吧。我覺得在所有的文化中都有這個說法,包括瑞典文化。」

在瑞典的公園、廣場,以及節假日時常可以看到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影,在一片祥和、安靜的氛圍中,展現著「真、善、忍」普世價值的美好。

結語:

瑞典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反思社會主義帶來的危害,認清了馬克思「無神論」對於生命的漠視;對於民眾走入來自東方的法輪大法予以包容、理解,並且站出來勇敢揭露中共迫害的行為。這樣的善舉,讓本來就清靜、恬淡的瑞典充滿了正義之光。

在中國的醫學巨著《黃帝內經》中曾寫道:「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就是說如果一個人或者一個國家,道德高尚,正義善良,敬畏神祇,那麼邪僻之氣就無法干擾,這才是真正的避疫之道。瑞典的抗疫之道,正給了我們這樣的啟示。

(轉自明慧網,原標題爲《為甚麼瑞典抗疫表現如此特別?》)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