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1月18日訊】近日,網上熱傳署名童大煥的文章,標題是《用最簡單方法判斷川普拜登大選是非》。文章從11個方面給出了判斷此次美國總統大選是非的方法,很有意思。爲了開闊讀者思路,特轉載該文的相關部分(小標題爲本編整理添加)。

一、事出反常必有妖。這是第一個判斷武器:常識

突然出現不合常情常理常規常識的東西,就需要大膽懷疑,並且開始小心求證的艱難道路。

11月3日一開始計票,川普一路領先,但緊接著,幾個民主黨州突然同時停止計票。這個就出現第一次反常了。

一夜醒來拜登反超,並且出現奇異的「拜登曲線」。這裡就出現第二次反常了。

聯想到民主黨黨魁佩洛西在選舉前的講話,說無論投票結果如何,拜登都會宣誓做總統,拜登在某次演講中曾親口說美國已建成最大的選舉舞弊系統,就更令人不得不浮想聯翩了。

二、懷疑要有證據,第二個思想武器出現了:數學

數學達人們證明了拜登的得票曲線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川普的恰恰符合該定律。不符合本福特定律,在數學上可以確定,一定是出了錯的。

三、第三個思想武器,用技術對抗技術。

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學家、MIT教授、馬賽諸塞州參議員候選人、14歲就寫了5萬條代碼,後來發明了email的牛人Shiva博士,在他的個人YouTube頻道直播了他的數據分析過程,獲得二十多萬人次在線觀看。

他分析了計算機算法系統是如何將投給川普的選票轉移給了拜登的。

Shiva博士和他的團隊採用密西根州的選票結果作為數據來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個縣,Shiva博士的團隊分析了四個最大的縣,其中Oakland、Macomb、Kent這三個縣的選票結果呈現出非正常的散點分佈,有明顯的軟件修改痕跡。並且對共和黨支持率越高的選區,被軟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在發布了他們對計票軟件作弊的分析結果後,Shvia11日向川普總統和拜登發出公開挑戰:

  總統先生@realDonaldTrump

  &Biden先生@JoeBiden

我們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計算機很可能用算法轉移了69,000張票。我們願意與您的代表一起對我們的結果進行嚴格且透明的審查。你們對此開放嗎?

四、第四個思想武器:反向思考。

若說網絡上沸沸揚揚關於拜登的民主黨造假的信息、關於川普一方抓到「實錘」的消息都是謠言,那為什麼川普和共和黨這裡,卻沒有相似的負面消息?

要知道,在長達四年與主流媒體對抗中,川普已經很難在主流媒體中有什麼朋友,若有什麼負面消息,他們還不掘地三尺? !

五、第五個思想武器:相信個體重於相信團體

原因很簡單:團體內部總是魚龍混雜,而個體、尤其是在專業領域建立了長期公信力、影響力的個體,在信息混雜的時候,這些個體的言論更值得重視。

因為,如果他們這些個體說謊,個人所要承擔的未來成本和代價,比團體需要承擔的代價更大(對個人而言)。

所以,在事關重大爭議問題上,我更關注川普律師等相對獨立的人發出的信息。比如專門為總統選舉加入的、以維護個人名譽權利著稱的林伍德大律師,川普的私人律師、令黑幫喪膽的朱利安尼等。

無直接利害關係的第三方信息,尤其可靠。

敢於冒險而發聲的信息,更加值得重視。

六、第六個思想武器:不迷信,不盲從

不搞學府崇拜和媒體崇拜,一看到哈佛耶​​魯CNN紐時就下跪。

有人嘲笑為什麼不信CNN等主流媒體,而相信「小道消息」?

要知道美國主流媒體和知識群體早已全面左傾化。他們在歷史上對捍衛言論自由、揭露腐敗、監督權力方面的確居功至偉,但數十年來,所有調查顯示新聞界已為左派把持,早已喪失了「理性,中立,客觀」的新聞準則,反向成為言論自由的殺手。一邊倒選邊民主黨,僅7%的記者認同共和黨,2016年大選96%的記者捐款給了希拉里。谷歌、FACEBOOK等新聞平台,也頻頻屏蔽不利於民主黨的信息。

知識界亦然。這兩個領域已空前墮落,成為本次選舉災難的罪惡之源。

不要迷信知識分子的判斷力。納粹時期,德國大多數哲學家和科學家,都主動成了希特勒的粉絲,連海德格爾都不能倖免。冷戰時期,西方思想界大咖羅曼羅蘭,薩特,對待能讓他們自由發表觀點的歐美多有尖銳的批評,對蘇聯卻贊不絕口。五四的那批掌握話語權的知識分子,除了留學過英國的徐志摩(像今天的川普一樣內心是君子,行動像流氓)等少數人,包括魯迅等人都對北方鄰國發生的那場革命及更早之前的法國大革命,無不熱烈歌頌。

姑且不論美國主流媒體多年來的全面左傾化,姑且不論美國主流媒體多年來與川普全面交惡的事實,就說最近,大選之後,美國主流媒體就或傳播或製造了很多謠言,發出了很多事關重大的假消息:

11月7日,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和其他主流媒體意圖先聲奪人,發布拜登勝選的信息後,被川普和共和黨人打臉稱選舉結果不由媒體決定。隨即,CNN於當地時間11月8日援引所謂消息人士爆料稱,美國現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已建議川普接受選舉失敗的結果。

然而,同一天,梅拉尼婭發推表示:「美國人應有公正的選舉。每一張合法選票都該被計算在內,而不是那些非法的選票。要完全透明來保護我們的民主。 」

早些時候,CNN援引兩名消息人士的說法稱,川普的女婿賈里德·庫什納正就「承認敗選」一事與川普進行接洽。然而與此同時,川普的長子小川普及及二兒子埃里克·川普敦促盟友繼續施壓,並敦促共和黨人和支持者公開否認選舉結果。

CNN這種假消息,意圖製造川普的眾叛親離形象,給川普的支持者造成心理壓力,給拜登的支持者打氣。

根據CNN的報導,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艾倫·溫特勞布希表示,在今年的選舉中「確實沒有發現舞弊的證據」。

隨即,真正的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Trey Trainor在Newsmax TV的「國家報導」上露面時說,不准許觀察員觀看投票計數過程的地點可能涉及選民欺詐。

當地時間週六(11月14日中午),華盛頓爆發了支持川普的百萬大遊行。川普發推說:FOX新聞和假新聞網站沒有報導此次集會,他們的記者站在幾乎空無一人的街道上。新聞界正在壓制我們,MAGA!

七、第七個思想武器:建立同一標準,凡事不能「雙標」

內地相當多的知識分子和媒體人,壓根兒就不相信民主黨會作弊或大規模、系統性舞弊,認為在美國大選作弊是重罪,沒人敢以身試法。認為美國的選舉制度世界第一,民主自由燈塔,無比先進,絕不會出現大規模舞弊。

如果讓他們說國內任何領域的舞弊、任何領域的製度漏洞,他們會斷然肯定,甚至可能三天三夜也說不完。

認為美國的製度和人性都近乎完美,認為自己的製度和人性都百孔千瘡,這就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事實上,任何法律和製度,只對守法的人有約束力,對不守法的只有懲罰一途。

對人也不能雙標。

他們一邊宣布拜登勝選無可置疑,川普應該按照傳統以敗選者的身份向拜登祝賀,否則就是獨裁者,一邊對民主黨可能的舞弊視而不見。這也是雙標。

須知,最關鍵的證據是在法庭出示給法官看,不是給新聞媒體看,更不是給你看。在法庭裁決之前(如果我們還相信法律,如果最終能走進法律程序的話),把話說得太滿,是不是太不高看了自己?太不把法律、規則、程序當回事?

八、不從自我角度出發,不用觀念看問題

一些人從自己的觀念出發,認定自己的想法、自己認定的「事實」就是「唯一真相」,別人對美國大選制度可能存在系統性漏洞的質疑就是陰謀論、就是信謠傳謠,就是智商低下。我把他們視為手中沒有掌握權力的「獨裁者」——獨裁的本義就是唯我獨尊唯我獨對。

他們嘲笑別人不相信已經明顯左傾化、由言論自由的標杆反過來蛻化成言論自由的殺手和敵人的《紐約時報》、CNN等等美國主流媒體,只相信「小道消息」和「陰謀論」和「謠言」,但他們自己,何嘗不也是進入了一個閉目塞聽、掩耳盜鈴的僵化固化標籤化的「信息蠶房」? !

九、大法官講話,亮出鮮明政治立場

最新消息是,最高法院大法官阿利托剛在聯邦主義者協會作了關鍵說明演講者的演講,當然和這次大選案件無直接關係,但他一反最高法院大法官不輕易表明政治態度慣例,嚴厲譴責一眾左媒錯誤引導民眾和破壞新聞原則,號召所有律師法官站出來捍衛言論自由,捍衛法律和秩序,捍衛傳統的宗教信仰,尤其要捍衛憲法第二修正案,即民眾持槍權。

他直接指出,自由派宣稱已經贏了文化革命,要把所有保守派一網打盡。

他最後號召,不僅是法院,更重要的是人民,人民要站起來,要一起捍衛憲法和自由!

他最後的表達甚至可以說異常決絕:法庭會與左派的種種邪惡鬥爭到底,哪怕窗外對著坦克也不會退縮。

十、川普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川普會是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不管他最終能否連任,他都是讓美國重新覺醒、重新偉大、重新走向復興的關鍵節點人物。

我是從黑命貴運動上看到了民主黨的邪惡無底線,並據此認為本次大選不同於以往的普通大選,而是事關美國和世界走向,事關向左還是向右的人類生死較量。

川普的粗暴無禮、毫無風度、四面樹敵,恰恰是更鮮血淋漓地把美國的墮落、腐敗、沉淪、分裂赤裸裸撕開了給世人看,從而「引起療救的注意」。

這就是川普的價值所在。我喜歡這樣一句話,但仍不能肯定川普必贏:「如果你認為川普會放棄,說明你完全不了解川普;如果你認為川普會輸,說明你完全不了解美國。」

十一、不要輕信十全十美的制度

相信常識,相信邏輯,相信技術,相信數學,唯獨不要輕易相信有什麼十全十美的製度和人性。世事如棋,人心如寄,在漂浮不定、變化莫測的世界裡,堅守底層思維。

在這個基礎上,盡可能力所能及地站在歷史對的一邊。至於輸贏成敗,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

責任編輯:余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