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2月18日訊】美國在線雜誌「聯邦黨人」(The Federalist)日前發表署名文章指出,左翼民主黨人經過多年布局,再利用今年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通過郵寄選票處心積慮地破壞選舉誠信。

文章作者喬伊·普爾曼(Joy Pullmann)是「聯邦黨人」的執行編輯,也是一位作家。他在文章中重點分析了本屆大選的郵寄選票問題,並指出郵寄選票的高錯誤率和作弊可能讓民眾對大選結果和民主制度產生懷疑,而這正是左翼民主黨人的真正目的:破壞大選。

文章開篇表示,民主黨人為了降低川普總統獲勝的「風險」,採取了很多「保險措施」,2016年是「通俄門」,2020年則變本加厲,從科技巨頭審查言論、刪除信息,到大型媒體掩蓋拜登負面消息,並拒絕對其提出尖銳問題,再到利用中共病毒全面推行郵寄選票,將郵寄投票欺詐和錯誤率提高到了可以贏得選舉的範圍。

除此之外,民主黨人還在大選前提起數百起導致不確定性的訴訟,並決定在他們故意製造的持續混亂中宣布拜登「勝選」,同時讓他們控制的主流媒體和法院掩蓋其竊選行為。

普爾曼表示,2020年美國選民在選舉之前、之中或之後都感到困惑,是因為這就是民主黨所設下的局,這一切就是要讓人們感到困惑。

中共病毒疫情是混淆選舉的藉口

民主黨人以中共病毒疫情為藉口,迫使美國人民接受許多民主黨人夢寐以求的不健全投票程序。他們計劃2020年秋季讓8000萬美國人進行郵寄投票,該數字約佔本屆大選預估的1.6億張選票總數的一半。

普爾曼表示,民主黨人以虛假和誇大的說法煽動中共病毒疫情,就像虛假的「通俄門」是他們破壞2016年大選結果的藉口一樣,疫情是他們破壞2020年大選結果的藉口。

遲至大選前一天(11月2日),美國疾病控制中心才告訴公眾,感染中共病毒的選民可以在11月3日安全地親自投票。普爾曼指出,民主黨人花了整整一年的時間告訴法院、議員和公眾,中共病毒疫情令人擔憂,因此選民需要在家中投票。

研究證實:郵寄投票意味著更多錯誤

根據聯邦數據,2020年郵寄投票規模較2016年大得多。普爾曼認為,這就造成了選舉誠信問題。多項研究證實,郵寄投票比現場投票在更多環節上可能出錯。

德州公共政策基金會副主席查克·德沃爾(Chuck DeVore)今年9月的研究報告總結說:「郵寄投票缺乏現場投票提供的保障。選票可能會丟失;無需選民身分證明;而且選票容易受到欺詐、恐嚇或欺騙的影響。」

選票收集使欺詐更徹底

選票收集是指工作人員挨家挨戶收集選票(通常是有償的)。這不僅可以通過塞票、投票、改票、影響選民和其它操縱的方式,允許更多的徹底欺詐變得可能,而且還可以賦予政治派系權力,使他們只要擁有比其它團隊更多的錢來收集選票,就可以提高選舉票數。

麻省理工學院2008年關於選舉誠信的報告指出:「我們對欺詐沒有系統的應對手段,但是,在缺席投票系統中,欺詐似乎尤其難以控制。我們可以對現場投票或『小亭』投票進行觀察,但對缺席投票無法這樣做。」

報告說,「美國歷史上一直存在大規模欺詐問題。在19世紀,機器政治涉及協調一致的大規模活動,以改變投票記錄,進行非法投票和銷毀選票。這種協調一致的行動可能會改變數千張選票。小規模欺詐在競爭激烈的選舉中也是一個問題。」

報告表示,這種情況不斷繼續,直到發現郵寄系統的「兩種廣泛的安全問題:操縱選民,並篡改投票記錄和計票機制。」

普爾曼表示,2020年大選中,不僅僅是發生了欺詐行為的問題,事實上,僅「聯邦黨人」就記錄了許多廣泛使用的投票欺詐案例,其中包括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威斯康星州、賓夕法尼亞州、密歇根州和喬治亞州。

郵寄選票增加人為因素的影響

《選舉法雜誌》(Election Law Journal) 9月份發表的一篇文章,解釋了郵寄投票如何顯著增加不合格選票的可能。文章指出,郵寄方式大大增加了選舉官員有意或無意地進行選票影響的可能性。

研究指出,在一個州內,投票否決率可能有很大差異,並因此影響憲法的平等保護,這正是川普法律團隊賓夕法尼亞州訴訟案的核心。

該研究發現,由於缺少保密信封和簽名不匹配等錯誤,首次郵寄選票的平均拒絕率超過3%。而郵寄選票的拒絕率可以輕鬆翻轉選舉,憲法學教授和CNN分析師理查德·皮爾茲(Richard Pildes)曾在9月份指出:「在最近的初選中,近4%的缺席選票在費城被拒,肯塔基州有8%,紐約州部分地區占20%。」

CNN宣稱拜登以81,000票贏得了賓夕法尼亞州。美聯社曾在8月份提到:「如果賓州至少有300萬人按預期在11月3日的選舉中通過郵件投票,那麼只要有1%的錯誤率就是30,000票,而5%是150,000票。如果有400萬人郵寄投票,5%的錯誤率就是20萬張選票。」

普爾曼指出,如果多個主要搖擺州的差距只要有幾個百分點,或不到1%就能區分勝負,那麽郵寄選票錯誤率會輕鬆改變選舉結果。

根據目前的計票結果,川普在各關鍵搖擺州以不到50,000票的差距落後於拜登,兩者得票率相差均不到1%,很可能都在足以翻轉選舉結果的郵寄投票錯誤率範圍之內。

選舉前民主黨人推動高錯誤率

普爾曼表示,在大選前民主黨及其相關組織以中共病毒疫情為藉口提起了超過300宗法律訴訟,並利用法院來更改投票法。律師漢斯·馮·斯帕科夫斯基(Hans von Spakovsky)8月份對160宗未決案件進行了調查,發現只有40宗涉及共和黨人,其中很多是民主黨人起訴了他們。

馮·斯帕科夫斯基總結認為,民主黨人的目標是強制進行全面郵寄投票或大幅增加缺席投票,同時消除針對「濫用和欺詐」的保障。他概括了民主黨附屬機構以先發制人的方式,提起數百起訴訟的目的:

  • 擺脫缺席選票的選民身分證和證人簽名或公證要求;
  • 推翻州規定的選舉日前寄回缺席選票或蓋上郵戳的最後期限;
  • 作廢州法律禁止第三方選票收集的規定;
  • 停止或廢除簽名對比程序。

普爾曼認為,所有這些都被證明會降低選舉的準確性,有時甚至會降低到足以改變大選結果的程度。

川普團隊提出的訴訟均涉及各州普遍未能實施州議會建議的減少郵寄錯誤和欺詐率的安全措施,其中包括:簽名驗證、定期清理選民名冊、開放和兩黨參與所有投票處理程序、確保選票的「監管鏈」、攝像頭等物理安全措施、防止雙重投票的機制、禁止選票收集、對欺詐和選票篡改的嚴厲懲罰等。

川普團隊律師在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喬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賓夕法尼亞州提起的訴訟中,涉及以上諸多問題,並有100多位目擊者宣誓作證。

責任編輯: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