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1月11日訊】持續燃燒了數月的叢林大火給澳洲帶來很大損失,地方當局已抓捕幾十個縱火犯。然而,人們又發現一些鳥類也是「縱火犯」,它們抓著火種四處「縱火」,給滅火工作增加了新的難度。

羅伯特·戈斯福德(Robert Gosford)是個律師,他對鳥類學和人類學都很感興趣。從2011年到2017年間,他對民族誌做了仔細研究並做了許多實地采訪,記錄了逾20件猛禽「縱火」目擊報告,目擊者包括牧民、消防隊員、研究者及原住民。他的論文發表在《人種生物學期刊》(Journal of Ethnobiology)上。

研究發現,「縱火」鳥有三種:嘯栗鳶(Haliastur sphenurus)、黑鳶(Milvus migrans)和褐隼(Falco berigora)。這三種猛禽翼展都接近1.5米,體重在0.5~1公斤之間。這些鳥利用雷擊引發的野火,攫取燃著的樹枝,然後飛到50米開外沒起火的草原或森林,投下火種「縱火」,等一些小型哺乳動物、爬蟲及兩棲動物等從隱藏的燃燒的樹叢或草堆中跑出時,伺機逮捕獵物。當地原住民把這些猛禽稱為「火鷹」。

(美麗日報合成圖/shutterstock)

戈斯福德的研究與許多目擊證人的說法相吻合。比如曾在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參與野火救災的前消防員尤森(Dick Eussen)的描述。

事情發生在上世紀80年代,尤森在澳大利亞北部卡卡杜國家公園附近的一個礦山滅火。他迅速控制了一塊著火點,將周圍清空。根據經驗,這處火焰不可能再向外擴散,耗盡可燃物後自然會熄滅。

但新火點居然出現了。尤森擡頭望去,20米外的空中掠過一只嘯栗鳶,用爪子抓著一根還冒著煙的樹枝。它不慌不忙地將樹枝一丟,在另一塊地方點起新火,展翅高飛。那天那只嘯栗鳶一共點燃了7處,搞得尤森疲於奔命。

2012年9月,尤森又目擊了一次類似事件。這次是昆士蘭附近的一條高速路旁著火。他發現一只黑鳶在沒著火的路側丟了根燃燒的樹枝,成功地把火引過了公路的另一側。

目擊過類似情況的消防員還有內森·弗格森(Nathan Ferguson )。大約是在2001年或2002年,弗格森有一次看到數百只鳶在火場附近盤旋翻飛,其中幾只成功引燃了50米外的草地。

盤旋在火場上空的猛禽。(視頻截圖)

其實早在幾百年前澳洲土著居民就發現了這種現象。他們發現,「火鷹」會帶著火種飛去其他地方點火,然後抓捕逃離火場的獵物。

這些猛禽有時單幹,有時合作。1964年,一個叫Waipuldanya的原住民在自傳裡寫到,「我曾見過一只鷹用爪子抓起一根燃燒的木棍,將它帶到很遠的一塊幹草上,然後這只鷹和它的同伴就在一旁等著嚙齒動物和爬行動物們瘋狂逃竄。」他還記得,當那塊地方全燒光以後,鷹又在另一處如法炮製。

退休的人類學家金·阿克曼(Kim Akerman)親眼看過黑鳶擴大火勢。1977年6月,阿克曼與一些原住民在野外考察時遇到了野火,隨隊的獵人決定在火場外等著狩獵沙大袋鼠,就在這時,他們看到一只黑鳶俯沖下來,攫起一些燃燒的樹枝,引燃了5、6米開外的鬣刺草。當時的目擊者一致認為,這只鳥是在放火驅趕獵物。1908年,阿克曼在野外考察時又見過一次類似場景。

一個受訪原住民說:「當你生火做飯時,火鷹就不知從哪冒出來了。」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