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18日訊】上週大批疑似反送中的抗爭人士被送往港懲教署「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16日,有消息人士向《大紀元時報》爆料,上週警方在「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外大規模封路戒嚴,並且目擊大批警車中間夾著三輛中巴,全部被鐵絲網和塑料膠帶封住。該消息人士說,在香港雨傘運動後,即開始有抗爭者被送到此地。

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指出了中共治下送「精神病治療」經常被用作政治迫害工具的氾濫情況。據《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報導,香港Fm101電台主持人、社運青年梁穎禮曾被2次投入「小欖」,他形容情況有如地獄。

《大紀元時報》引述該匿名消息人士指,「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外從上週三開始封路,當時警方驅趕所有現場人士,但因為自己剛停在紅綠燈旁,無法走動,所以看到全部(過程),大約停留了半個小時。

該名人士說:「因為那裏只有一條路,當天我見到有超過20部警方摩托車駛入,很大陣仗,還有6部吉普車,我從未見過的吉普車,吉普車裏面坐著的防暴警員帶著防毒面具,並有4部衝鋒車(警車),中間夾著3架中巴,全部被鐵絲網和塑料膠帶封住了。」

他說,當時大約下午4點鐘左右,聽封路人士說「有重犯」,「如此大批的重犯,香港哪兒來的這麼多重犯呢?」有懲教署保安人員向他透露,這兩單大規模押解犯人的事件以後陸續還會發生。

據悉,位於新界屯門的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歸屬香港懲教署(Hong Kong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是一所高度設防院所,2018年開始擴建,擴建項目名為「綜合康復服務中心」。在香港雨傘運動後,即開始有抗爭者被送到此地。

該消息人士並說,被送進這精神病院多數會被注射「懵仔針」(學名:Haloperidol,氟哌啶醇,一種典型抗精神疾病藥物),而具體注射內容物是什麼還不一定,他也擔心一些失蹤、甚受性侵後出現抑鬱的抗爭者會被送來這裡「治療」。

「小欖」如地獄 「不知道說了什麼會被打針」

據《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報導,社運青年梁穎禮曾被2次投入「小欖」,他受訪時形容那段日子有如在地獄。

當時在入院醫生評估時,只憑梁穎禮一句「有看過心理醫生」,即判他入小欖精神病治療。弔詭的是,梁穎禮「看心理醫生」是因為他在反新界東北撥款事件被捕時,被警察拖上警車毆打,而車上沒有閉路電視,唯有驗傷和做心理評估,來作為控告警察的證據。

梁穎禮回憶,在小欖的首5天,每天被囚禁在病房幾乎24小時,只有洗澡10分鐘能出來走動。而病房只有一線狹窄的窗縫能望出去,房間外是一條走廊,走廊連接不同病房。

第一天在晚飯後,他聽到外面醫生一間一間巡房的動靜,「我唔想打針啊!」在他前面的3號房叫著。「對我來說,從1號房走到4號房,是一個mindfxxked的過程。只得你一人獨自面對那幾個人,不知道說了什麼會被打針,什麼才是醒定?那刻才知道。」

那晚他渡過了艱難長夜。躺下時,他看到天花板和牆壁寫滿了不同語言的「好掛住你」,大概是無數前人留下的。

「藥讓腦部半麻醉」多少人「被」精神病?

香港藝術家黃國才在其臉書「政府侵吞人權犯法」系列文怒批,把反對的民眾直接送進精神病院,強逼注射吃藥正是中共的惡魔手段,香港現在也出現了!

根據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在中國「一些政治和工會活動家、地下宗教信徒、一再上訪者、被取締的中國民主黨成員和法輪功學員被關在精神病院。」

人權觀察估計,早自80年代初期,為數眾多的中國異見人士受到這樣的懲罰。被關押的人無法聘請律師或經過法庭聽訴,也沒有任何上訴的權利。監禁的期限完全由警方的精神病醫生和官員決定。

《自由亞洲電台》10月21日報導這種「被」精神病現象,其中一名受訪者,現旅居美國的大陸民營企業家潘錦煒,曾於2013年底至2014年初被診斷患有精神分裂症而被關押在江陰市第三人民醫院,他回憶說,「那裡關的人三成多是法輪功修煉者、上訪人員等,每天排隊領的藥會讓腦部半麻醉。」

責任編輯:李華

标签: 分類: 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