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2月23日訊】如果你有一部手機,你就在持續的數字監控之下,沒人能夠置身其外,甚至總統。因爲手機的每個移動都被十幾家公司記錄並跟蹤。

據《紐約時報》報導說,他們的研究小組通過研究1200萬隨機人士的500億個定位數據後得出上面的結論。而且,藉助公共信息,可以在幾分鐘之內就能確定總統的位置數據並開始跟蹤他。

紐時說,手機的主人非常容易跟蹤,數據還泄漏該人的工作和生活。從一千英里以外的電腦屏幕上,我們能看到該人士從棕櫚灘國際機場一個不對外的區域走到海湖莊園。

一個(據信是)特工人員的智慧手機記錄了總統隨從人員的運動,分辨率達到幾呎。該特工的家也被清楚地顯示出來。通過與公開記錄比對能得出該人士的姓名、配偶,甚至更多關於兩個家庭的信息。還能看出別人對該人士的影響,顯示出與該人士的關係是私人的,而非公事。

被追蹤的川普的隨扈非常容易確定,其中的原因大概是他們手機上安裝的天氣預報應用或者更普通的應用,如「優待券夾」,這些應用收集並與他人分享該人士的位置數據。

紐時說,美國人近來已經很習慣於被跟蹤了。但真的不是他們的錯。是因爲他們使用的手機上的應用一直在數字監視之下,而這些應用在收集數據之前並沒有完全告知用戶。

這些私人信息對軍隊、國防和國內外的保安行動都非常關鍵,軍方也非常擔心這個問題,但一位國防部的高官告訴紐時:「我們希望我們的人明白,他們不要假設會匿名。在目前的情況下,在這個星球上,你無法做到匿名。每個人某種程度上說都是可跟蹤的、可被發現的。」

紐時的文章說,雖然憲法規定,如果沒有搜查令,私人公司不必交出位置等數據,但聯邦政府沒有保護性的限制私人公司如何收集和出售使用這些數據,國會也沒有關於這類保護的立法辯論。目前全靠業者的內部政策和員工的良知避免這些資料被濫用,像是用以跟蹤怨偶,或把情報人員的行動資料賣給敵國,甚至可以即時跟監。

紐時說,業者宣稱他們只與經過審查的夥伴分享這些資料,但即使他們謹守道德規範,仍無法保證這些資料不會落入壞人手裏,乃至危及國家安全。

業者用三個理由做辯護:手機用戶同意被追蹤、這些資料是匿名的、資料擁有安全防護。但這三點都不可靠。根據地圖上顯示的位置,結合住址等公開資料,很容易就查出被跟蹤者的身分。

兩黨議員對這個問題都很關注。曾呼籲聯邦政府嚴格對待高科技公司的密蘇里州的聯邦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說:「這令人感到恐懼,不僅是因為它涉及重要的國家安全隱患,包括北京會得到(這些數據), 而且這還關乎個人和家庭的個人隱私問題。那些公司正在跟踪我們的孩子。」

責任編輯:松林

分類: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