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2月02日訊】上月12日,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繆爾·阿利托(Samuel Alito)在聯邦黨人學會(Federalist Society)舉行的全國律師大會(National Lawyers Convention)上致詞,罕見地向民主黨人和左派表達他的不滿,並在講話中表達他對左派限制人們言論宗教等自由權利、對各地政府和精英用大量行政令替代立法的擔憂。

阿利托在演講中表示,今年的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對個人自由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剝奪,演講、授課、會議和宗教活動等受到言論自由保障的場所都無法進行。他說,「這個疫情好像是對我們的憲法進行了一次應激試驗。這個試驗能夠讓我們在疫情之前已經有的很多潛在的危險浮出水面。其中有一個就是行政機構繞過立法機構,而通過行政令取代立法功能。」

他表示,美國政府也越來越偏向讓行政機構通過所謂專家或科學家,直接制定政策,增加了行政長官濫用權力的風險,過去曾受到保護的宗教自由如今也變成一種「被人輕視的自由」。以天主教機構安貧小姐妹會(Little Sisters of the Poor)為例,因爲該機構沒有將計劃生育納入其醫保計劃內,一直飽受攻擊,川普政府想要透過新的政策幫助他們擺脫困境,卻被近20個州政府聯手抵制。

他說,「你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對於這些現代激進派而言,宗教自由沒有被看為應當受到保護的自由。宗教自由常常只是歧視的幌子,所以不能被容忍。」

阿利托大法官也提到內華達州對宗教聚會的限制令。他說,「如果你到內華達州,你可以去賭博,可以喝酒,可以去看秀,但是有一件事情(敬拜)你不能做⋯⋯內華達州根本沒有提出任何有效的理由來說明,為什麼賭場能夠得到比敬拜場所更優待的待遇。但法庭卻選擇聽任於州長,州長當然就選擇支持他們州最大的工業和他們州最大的雇主,這也是他主要的票源。」

阿利托大法官還指出,除了宗教自由外,言論自由也受到很大的限制,即便是在疫情爆發之前,那些不被主流接受的觀點就已經以令人震驚的進展速度被打壓,在公開場合發表這些觀點的人就會被視為歧視行爲。他說,「我們高等法院所面臨的一個挑戰就是如何保障言論自由。雖然這個自由好像在某些圈子裡面正逐漸失去光環,但是我們的責任是要保證言論自由不會變成次等的自由。」

他強調,法官不能背離原則,也不能為背離原則尋找任何藉口。他說,「當我們回顧美國司法系統的歷史時,會發現在歷史上有很多大法官非常忠誠不屈地捍衛原則。聯邦主義者協會人都很熟悉的其中一位就是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他在法律界多年的貢獻也影響造就了很多年輕的法學生和律師。」

阿利托大法官最後表示,司法機構為了捍衛憲法、保障公民各種自由而能夠做的其實有限。他說,「有句話說,自由活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如果在人心中的自由已經死去,那麼任何憲法、法律、法庭都無法使之復活。對所有美國人來說,站起來捍衛憲法和自己的自由是你們面前的艱巨任務。」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