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12月21日訊】美國威斯康辛州一名前法官詹姆斯·特魯皮斯(James Troupis)上週三(16日)在國會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表示,許多著名的律師事務所受到左派恐嚇,擔心左派的報復而不敢參與選舉舞弊的訴訟。

特魯皮斯目前代表川普團隊處理威斯康辛州的大選舞弊法律事務。他上週三以證人身分出席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的聽證會,解釋自己為何在許多律師拒絕接手的情況下加入川普競選團隊,並代表團隊挑戰選舉結果。他說:「我們必須承認,法院系統已經遭左派深度恐嚇威脅(deeply intimidated),就像律師被恐嚇一樣。這是一個非常可悲的事實。」

他表示,川普總統的訴求已被證明擁有法律依據,但左派製造的環境卻恐嚇了許多律師,使他們無法代表川普。他說,「那些大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不在這裡,正是因為他們被他們的管理委員會和其他人命令說,『你們不能接那些案子。原因是,我們的客戶,或者民主黨,或者即將上任的政府都會記恨在心,他們會拿這一點來對付你們。』⋯⋯身為一名前法官,我對此感到非常憤怒。」

自川普律師團隊就選舉結果展開法律訴訟以來,該團隊多名律師便不斷受到騷擾和威脅。律師琳達·克恩(Linda Kern)曾在11月透露,她受到了持續的騷擾,包括「辱罵性的電子郵件、電話、身體和經濟上的威脅,甚至被指控為『叛國罪』」。克恩後來因收到「傷害性威脅」,不得不接受官方保護,最終被迫退出州的一個案件。

川普競選團隊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上月25日接受布萊巴特新聞(Breitbart News)採訪時也透露,她收到成百上千的威脅私信和信息,有一些是公開的,比如揚言取消她的律師資格、慫恿民眾對她進行律師投訴,其他的則更加直接、粗魯。

與川普團隊並肩作戰的知名大律師林伍德(Lincoln Wood)和鮑威爾(Sidney Powell)也受到左派的騷擾、甚至是死亡威脅,林伍德甚至因此發布聲明,表示自己絕不會「自殺」。鮑威爾本月1日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也表示,一些證人因就選舉舞弊作證,面臨失去工作的危險,他們的「生命受到威脅」,甚至有一名證人已被「毆打並住院」。

在左派的威脅和阻擾下,大選舞弊的法律訴訟進行得困難重重,許多案件被法官以程序上的理由駁回,如缺乏提起訴訟的資格等。不過,川普競選團隊的許多律師和第三方訴訟的律師仍在推進他們對選舉舞弊發起的法律挑戰,直到對潛在欺詐的擔憂獲得透明和獨立解決。

埃利斯上週三接受極限新聞台(Newsmax TV)採訪時表示,不管明年1月6日發生什麼,川普法律團隊都將繼續戰鬥,對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進行法律訴訟。她說,「所以,永遠不要放棄鬥爭。我們為自己是美國人而自豪。我們要確保自由公正的選舉,每一張合法選票都應該被計算在內。這不應該是個有爭議的立場。」

責任編輯:劉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