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0月13日訊】法國著名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曾預言,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從上世紀末開始滲透全世界。從現實情況看,西方發達國家,儘管其社會制度是資本主義,但其整個意識形態領域早被社會主義思維控制,其中尤以美國最爲突出。

從川普總統執政以來,全力向以民主黨爲代表的國家社會主義開戰,多次明確表示:美國不接受社會主義。

伺機待發的共產主義分子

然而,極端的社會主義分子,或稱「毛左分子」鑽西方民主自由的空子,試圖以與中共不同的表現形式在美國和西方社會推行社會主義。其中以毛派組織「解放道路(Liberation Road)最爲活躍。目前該組織正在為墨西哥左翼執政黨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A)的社會主義革命提供支持。該組織將共和黨視為主要敵人,已對美國政府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總部設在美國的解放道路組織是個新名稱,實際上該組織已成立32年,其前身為「自由道路社會主義組織」(FRSO)。該組織將自己定義為以共和黨為「主要敵人」的「美國革命人民運動」。

去年,左翼民粹主義者洛佩茲·奧夫拉多爾(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贏得墨西哥大選後,該國成為解放道路組織在拉丁美洲的主要中心之一。最近該組織創建了所謂的「團結墨西哥人民計劃」,旨在促進墨西哥轉向極左,並以此為工具促進社會主義在美國的傳播。

洛佩斯·奧夫拉多爾的極左歷史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現年65歲的奧夫拉多爾自青年時代起就活躍在極左勢力中,其政治生涯始於革命制度黨(PRI)。

報導說:「奧夫拉多爾將自己視為一名活動家,代表塔巴斯科州與墨西哥國家石油公司(Pemex)談判,試圖說服石油工人要求更高的工資和福利。他給自己的兒子取名為赫蘇斯·埃內斯托(Jesus Ernesto),以紀念在古巴與卡斯特羅(Fidel Castro)並肩作戰的馬克思主義游擊隊員埃內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

在其政治生涯中,奧夫拉多爾曾經是民主革命黨成員(1989 – 2012),但最終成立了自己的政黨——國家復興運動黨,並借助該黨成為墨西哥總統。

與此同時,奧布拉多還與聖保羅論壇(Forum ofSãoPaulo)保持著密切的聯系。該論壇由共產主義獨裁者卡斯特羅和前巴西總統盧拉·達席爾瓦(Ignacio Lula da Silva)於上世紀90年代創立,其目的是「挽救共產主義在東歐和前蘇聯所遭受的損失。」

2011年5月,奧夫拉多爾致信聖保羅論壇的參與者。信中說,他的政黨正在「發起一個公民和民眾運動,力求實現墨西哥的深刻變革,並創建一個非傳統的國家項目」。

國家復興運動黨與解放道路組織關系密切

最近,國家復興運動黨激進分子、瓜納華托大學(University of Guanajuato)歷史和考古學教授布拉沃(Javier Bravo)前往聖地亞哥參加由解放道路活動家埃德爾(Martin Eder)組織的會議。

墨西哥團結聯盟(Mexican Solidarity Coalition)在臉書上報道稱,「長期活躍分子、國家復興運動黨的代表布拉沃教授要講的是墨西哥當前的鬥爭,以及我們如何發起一場反對川普的運動,以阻止右翼對墨西哥移民和其他移民的種族清洗」。

美國其它共產主義組織

聲援薩爾瓦多人民委員會(CISPES)是另一個為支持或扶植拉丁美洲共產主義政權而在美國設立,並與解放道路組織有聯系的共產組織。

該組織系統地支持薩爾瓦多共產黨人,反對美國為鼓勵私營部門投資該地區基礎設施和發展而向薩爾瓦多新政府提供的援助。

根據《新聞周刊》記者博什格拉夫(Arnaud de Borchgrave)的調查,這個激進組織「成立於1980年10月,是薩爾瓦多共產黨總書記漢達爾(Shafik Handal)的兄弟法里德(Farid)訪問美國的直接結果。法里德本次投機活動的主要顧問是阿爾梅達(Alfredo Garcia Almeida),時任紐約古巴共產黨美國事務部負責人。」

博什格拉夫的研究顯示:「 CISPES隨後作為一個免稅組織成立,並在華盛頓和美國各地設有辦事處,其中包括500所大學校園。”

正如解放道路組織公開宣稱的那樣,美國國內有幾個共產主義組織正在推動拉丁美洲社會主義的實施和鞏固,以「建立這些力量在美國建設社會主義的戰略聯盟」。

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說:「這是一個非常令人困惑的現象。美國法律規定納粹分子和共黨分子不得進入美國,但卻允許共產組織在美國成立並開展各種工作。今天美國遇到的各種內部麻煩,及川普總統推行『讓美國再次偉大』的方略所遇到的各種阻力,其根源都來自於此。是滲透在許多美國人骨子裡的『社會主義情結』和『自由就是一切都可以任其發展』錯誤概念,導致了今天的一切。華爾街許多鮮爲人知的暗勢力,是川普總統在應對中共問題上投鼠忌器的真正原因。」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