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以上題目,也許您會奇怪:中共投誠澳洲的間諜王立強怎麼與川普彈劾案扯上邊了?

請容我慢慢道來。

在台灣民視《辣新聞》節目《獨家接觸共諜案!袁紅冰揭破外界質疑!》中,流亡作家袁紅冰透露了兩個細節:

1. 澳洲媒體在了解到王立強關於中共干預台灣大選、曾直接資助國民黨2020年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的重大指控及證據後,曾試圖聯繫台灣駐澳洲代表處(相當於台灣駐澳洲大使館),但台灣的「駐外機構好像得了老年癡呆症,毫無敏感性」(袁紅冰原話),沒有理睬澳洲媒體;

2. 袁紅冰本人11月25號到台灣後,曾試圖聯繫台灣當局,向他們發出警示,甚至說可以幫助台灣當局直接與王立強見面,了解更多詳情和細節。袁紅冰說,他是通過一個肯定可以把這話傳達給台灣當局的人轉達此意的,但台灣當局依然「毫無反應」。

聽到這裡,我並沒有太吃驚。袁紅冰在節目中說這兩點,是爲了從反面證實,民進黨當局並沒有想利用王立強的爆料來打擊國民黨。

但接下來主持人的話卻讓我暗暗心驚。

主持人說:「那很好啊,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

說完這句「無心之語」,主持人馬上就接著向在場的一位國民黨立委發問了。

爲何主持人的一句「那很好啊,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會讓我覺得暗暗心驚呢?

因爲這句話的潛台詞是:民進黨沒有主動、積極去抓住並調查王立強的爆料,就是「很好」的、「清清白白」的,反之,就是「不好」的、不「清白」的。

換言之,當國家利益受到傷害和威脅時,因爲要避免打擊「政敵」的嫌疑,執政黨就應該不聞不問以示「清高」?這樣的話,國家利益和安全由誰來捍衛和保護?

說到這裡,就可以牽出川普彈劾案了。

已經沸沸揚揚鬧了很久的川普彈劾案,其實就是民主黨人指責川普在電話中要求烏克蘭總統幫助美國調查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的貪腐行爲。作爲美國總統,他要求外國政府幫忙調查本國官員的貪腐行爲,本來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是他應該且必須履行的職責;如果拜登不是2020年的總統參選人,不是川普總統的競選對手,那這事兒一點毛病都沒有。

反之,牽涉到兩黨之間的對峙時,無論是王立強案中民視主持人的那句「我覺得我們政府清清白白」的無心之語,還是把美國政壇攪得恨不能一天都不能安寧的川普彈劾案,都表明,到了今天,在所謂「民主制度」中,黨派利益、黨派之爭,在某些時刻已經超越了國家利益和國家考量。

作爲選舉中獲勝的政黨,當選後難道不是應該代表整個國家來決策和行事嗎?但現實中,這一條似乎很難做到。

在民主社會中,政黨之間的互相監督本來是必要和健康的;但是,當對本黨的利益和考量超過對國家利益的考量時,政黨之爭就變成損害國家利益之事了。

對於這一點,中共也是看得很清楚的。一方面,中共在對於國民的愚民教育中,一直在宣揚民主制度「吵吵鬧鬧」的無效率,及獨裁制度能「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點;另一方面,中共又在利用民主社會的特點和漏洞,進行浸透、煽動和挑事。

誰又能說,台灣和美國這種黨爭之劇、社會撕裂的現狀,不是中共在其中運作的結果呢?

近年來,中共一方面試圖在世界以所謂「中國模式」來取代民主自由,一方面又在民主社會搞破壞和浸透。從某種程度講,他們已經相當成功了。

而民主社會中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們,如果在王立強這樣的重大爆料面前,仍然不警惕,仍然無動於衷的話,那可真是愚蠢又危險了。

作者簡介:

曾錚是北京大學理學碩士,前(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員,暢銷書《靜水流深》作者及獲獎紀錄片《自由中國 有勇氣相信》女主角。她的書被《魔戒》原始出版者翻譯爲英文全球發行。

本文原載「Jennifer’s World 曾錚的世界」博客,由作者授權刊登。點閱原文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