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3月19日訊】中國武漢方艙醫院在本月「關艙」之前,「收治」許多武漢肺炎輕度患者,卻無診斷治療,被外界質疑是「集中營」,更發生安排病人跳廣場舞、唱紅歌、集體入黨的怪象。時評人楊寧近日撰文表示,老年合唱團成員容易成為中共「洗腦」對象,在參加演出時高唱的紅歌,最後竟成為他們的催命符。

湖北武漢疫情爆發,當地政府趕建方艙醫收治大量病患,但內部設備簡陋,醫護人員一再強調這只是集中隔離措施,民眾更曝出,方艙醫院所謂的收治只是讓患者自生自滅,沒有任何診斷或治療。

方艙醫院也流出內部視頻,顯示一名住院病患對住院後的待遇不滿,憤而邊罵邊踢垃圾桶發洩情緒:「來了三天也沒醫生來,沒人管、無水房,後來的人睡地上 ⋯⋯ 根本沒有隔離 ⋯⋯」畫面曝光後,方艙醫院的信號立時被屏蔽。一名受訪者更透露,醫院裡幾百人共享一個衛生間、沒有開水喝、早餐只是每個人幾塊餅乾,令人感覺就像「集中營」。

對此,中共的做法是對病人和社會搞輿論宣傳來「洗白」。上月11日,官媒人民網湖北頻道播放一段視頻,顯示武漢洪山體育館的方艙醫院內,眾多病患在一名醫護人員帶領下,戴著口罩向中共血旗宣誓入黨,承諾「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永不叛黨」

畫面還顯示,這些新入黨的病友在醫院裡帶頭,數十人圍在臥病在床的病人旁邊唱起了紅歌。這是該醫院病友臨時黨總支成立後的第一次黨員大會,武漢其它方艙醫院也成立了臨時黨支部。

官媒在此之前還發布了一段病人在醫院裡跳廣場舞的視頻,這些病人有氣無力,卻被醫護人員領著跳廣場舞和打太極等。美國費城湯姆 · 傑弗遜大學醫院精神科專家楊景端對此形容,方艙醫院這樣做不但會提高病菌傳播的風險,不給予治療更無異於讓病人等死,所以只好用唱歌之類的辦法給他們精神支柱,以免病人「造反」。

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分析時表示,方艙醫院的宗旨根本不在於收治,而是將病患「集中隔離」,並搞出這些招數來阻止病人鬧事。他形容,中共做這些事情的手段比汶川大地震時期強大許多倍,中共的邪教本質在此更暴露得一覽無遺,呼籲病人親友對外界說出真相,利用輿論壓力為病人尋找希望。

唱紅歌成催命符 武漢老年合唱團2死多人確診 

大陸媒體和社交平台上最近流傳著一則來自武漢的故事:60多歲的兒子染上武漢肺炎,等了五天五夜才等到床位,90多歲的老母親獨自在醫院照顧他,更寫下感人的短信鼓勵兒子挺住,但兒子病情加重,最終不治。這則故事流傳後,死者的身分也被公開,卻也曝出武漢老年合唱團染病的可怕內幕。

據了解,這位兒子名叫包傑,是湖北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所屬藝術團的領唱。今年1月17日,包傑參加了省黃埔舉行的春節聯歡會,第二天參加另一場聯歡活動時感染。該合唱團同時被感染的還有3人,包括包傑在內,共有2人罹難。

武漢民間合唱團「希文合唱團」一名成員蘇華健也因感染武漢肺炎去世。他和包傑的共同友人李先生特別為他們寫下了懷念文章,第一句便寫道:「我怎麼也想不到,包傑和蘇華健這兩個身邊的朋友,在這個新年,生命會戛然而止。」

據武漢作家方方透露,像包傑和蘇華健這樣,參加文娛活動、經歷過文革的退休老人很多,尤其是參加老年合唱團的人,在元旦和春節期間頻繁演出,很容易感染武漢肺炎。但他們並未認識到毛澤東和中共對中國人的迫害和對中國文化的摧殘,參加的合唱團演出時更時常唱歌頌中共「恩德」的「洗腦」紅歌,卻萬萬想不到這些歌曲竟成為自己的催命符。

包傑所屬的湖北省黃埔藝術團和蘇華健所屬的希文合唱團都曾經在公開演出時演唱愛黨紅歌,用歌聲激情唱出自己對黨的熱愛,遺忘中共對中國人民的一次又一次迫害,最後死在中共長期的虛假宣傳之下。

時評人楊寧因此撰文,痛斥這些紅歌浸透了中共所宣揚的鬥爭邪氣,被用來操縱國人的精神和洗腦,充斥著「暴力、謊言、煽動及反人性等」,「顛倒歷史黑白」,如《南泥灣》、《你是燈塔》和《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等。

楊寧因此感嘆,這群加入老年合唱團、高歌愛國紅歌的老年人,最終都無法在這場蔓延全球的疫情之中置身事外。挺毛網站烏有之鄉旗下組織的旅遊團2018年因車禍在北韓慘死異鄉,更值得成為前車之鑑。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