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4月14日訊】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以極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傳播,牽動了億萬人的心。為什麼瘟疫從武漢開始發散?我們僅以明慧周刊2020年1月份的報導,窺一斑見全豹,來看看武漢近期發生的種種侵害人權的事件。

湖北武漢市漢陽區法輪功學員萬大久女士,遭四年冤獄迫害,2019年出獄不久,於同年5月6日再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漢陽玉筍山洗腦班,回家後不知吃喝拉撒、神誌不清,疑被藥物迫害,大約於同年9月底10月初含冤離世。

2019年4月底,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吳碧林因信仰法輪功被冤判五年,被關押在漢口監獄,因其不放棄信仰,並影響了其他放棄信仰的學員重新修煉,監獄方不讓家人探視。

2019年10月份,武漢市洪山區政法委維穩辦借武漢市召開世界軍運會之際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先後抓捕了陳偉和段玉英,拿著納稅人的錢開辦黑監獄(所謂關愛中心),非法綁架和折磨納稅人。

根據明慧網信息不完全統計,2019年遭到迫害的武漢市法輪功學員至少有150人,其中遭綁架至少90人次、騷擾至少57人次、非法抄家至少20人,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31人、看守所26人、安康醫院2人、洗腦班至少30人;被非法判刑18人,另有18人被非法批捕、非法庭審;4人遭迫害含冤離世。經濟迫害造成法輪功學員家庭的損失超過百萬元。

在這次抗疫中,中國老百姓對武漢市為了維穩隱瞞疫情和其它不作為的黨官僚表現非常氣憤,但不為人想到的是,武漢市市政府和各區縣還做了一件對不起全市百姓的大壞事兒,那就是藉武漢市召開世界軍運會之際滿城掛國(血)旗,並要求武漢人背誦24個字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有的地方甚至要求在一定的時間內背誦出來,否則個人要接受教育、商家不讓開店。

滿城掛國(血)旗掛到了什麼程度?一個小小賓館所有房間門口都掛上兩面國旗!這是多麼大的數量?如果把買國旗的錢用來買口罩,也就不至於出現其後的口罩荒了。

這讓我想到了一篇文章提到的一位風水師歐陽先生。歐陽先生說:

「從風水上看,易經中有一卦叫作群龍無首——吉」,但是五星紅旗上的五星,「一大四小,一黨獨大,赤龍為首,呈反相,就是不吉。」「五星紅旗的紅色是血。在遠古時代的祭台上可以打血旗,那時講血祭,靠這種負能量來通靈。居家風水是不能見血的,你要掛上這血旗,就會布下一個負能量場,裡面都是凶煞之氣,可能招來血光之災,對你自己和家人,生意,事業,有害無利。」

「(中共)從建政以來,鎮反,飢荒,文革,動亂,死多少人?鬥死的,餓死的,整死的,有上幾千萬吧。這些人死得很慘,很冤,都是在這面紅旗下死的,他們的冤魂就纏在這旗子上,不會散去。你把紅旗拿回家一掛,這些靈體都跟來了。你看不見他們,但他們會控制你的意志,影響你的身體,打擾你的生活。 」

當然,滿城的血旗也許只是這場瘟疫的一個先兆。那麼,是什麼樣的罪惡引發了這場巨大的瘟疫呢?就是中共對法輪大法(佛法)的歷時二十年的殘酷迫害。

迫害「法輪功」初期,時任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一心想躋身中共最高領導層(指中央政治局常委),極力討好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由於妒嫉失去了理智,一心要鎮壓法輪功。

羅幹對江澤民心領神會,曾經暗中唆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一部惡意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李洪志其人其事》(簡稱「武漢台趙片」),聲情並茂地羅列那些偽證,長達六個小時。中央開會醞釀、討論是否取締法輪功的會議上,就播放了這部片子,該片以假亂真的造謠手段迷惑了所有的人,為中共最終決議鎮壓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7月22日在全國滾動式播出「武漢台趙片」,中共強迫各機關、企業、學校、事業單位組織全體成員觀看,以謊言煽起了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

這部「武漢台趙片」從武漢做出,流毒全國和世界,使無數世人對法輪大法產生了很深的誤解、甚至仇恨,失去了得到這部高德大法的萬古機緣,它給武漢和武漢人民帶去了巨大的罪業。瘟疫在這個罪惡深重之地爆發,也就毫不奇怪了。今天席捲中國大陸的武漢肺炎,「中共病毒」從武漢發起,如此「巧合」,是不是一種警示和提醒呢?

2019年被中共直接迫害致死的96名法輪功學員中的一部分。(圖:明慧網)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