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20年06月16日訊】5月28日,中共不顧外界反對,強行在「兩會」通過了「港版國家安全法」草案。此舉如同在香港建造新柏林牆,使香港成為自由世界與中共極權對峙的前哨與焦點。

一夜偷建起的柏林牆

二戰雅爾塔協議之後,斯大林的忠實信徒、東德人烏布利希,在柏林建立了一個親甦的臨時政府。

整個五六十年代,一邊是西德經濟高速增長的「萊茵奇蹟」,一邊是東德「社會主義天堂」的計劃經濟。鮮明的對比下,人民用腳投票,竟有250多萬東德人不斷逃亡自由社會,社會主義黑幕也常常見諸於西方報端,讓共產黨顏面盡失。

1961年8月12日晚10時起,東德政府一夜之間在東西柏林邊境築起一堵由鐵絲網、水泥、碉堡、強光探照燈構成的柏林牆,長達155公里。政府發布了「越牆者格殺勿論」的密令。原本在西柏林大街上享有一份上好薪水職位的東德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永遠也上不了班了。直至1989年蘇東解體,柏林牆豎立了28年。

無獨有偶,中共在疫情期間突然拋出「港版國安法」,也是對文明世界的一次突襲。

公然撕毀「一國兩制」的惡法

什麼是「港版國安法」?

這個草案包括把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內容,在不經香港立法會審議下,直接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來實施。草案還允許中共在香港設立國家安全機關、香港行政長官要定期向中共提交國安報告。

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凡在附件三列出的法律,如國籍法等,是在全中國境內均有效的法律,由香港「在當地公佈或立法實施」。而現在,中共由人大直接公佈香港國安法是繞過了香港立法會,搶奪了香港的立法權。一國兩制的重要體現之一就是司法獨立,此惡法一通過,香港一國兩制即宣告死亡。

以後,中共可以直接在香港派駐警察、特務、國安抓人,不經香港法院,把人直接帶回大陸審判。中共不喜歡的示威遊行、出版、結社、接受外媒採訪等,都會被定為顛覆罪,甚至路過香港的人員也可以違反「國家安全」的罪名抓捕。

1979年鄧小平會見香港總督麥理浩時表示:在相當長的時期內,香港還可以搞資本主義。

1982年鄧小平向外界解釋,香港收回後「社會制度不變、經濟制度不變、法律制度基本不變、生活方式不變」;會維護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響外國人在那裡投資;由港人治港。

1984年中共在《中英聯合聲明》中正式承諾,維持香港原有的立法權、行政權、獨立司法權和終審權,維護「一國兩制」50年不變。

鄧小平後來在會見李嘉誠時表示:一國兩制,50年不變,50年之後還不變。

但是,還不到一半的時間,中共就公然撕毀了承諾。

其實,中共對承諾從來就沒兌現過。從1949年至今,中共承諾給農民土地、給工人權利、給知識分子自由、保護資本家的私有財產,向WTO等國際組織承諾信守公約,沒有一個兌現的。當它需要騙取對方信任時,就信口撒謊,許下諾言;當它需要揮舞暴政大棒、確保獨裁政權不倒的時候,隨時可以背信棄義,把自己的承諾拋進垃圾桶。誰相信了中共,誰就將被它玩弄於鼓掌之中。

反觀「反送中」,香港這一年發生了什麼?

對自由的恐懼是共產主義與生俱來的生命基因,自由、法治的香港始終是中共的一塊心病。香港回歸後,中共就一直試圖變成「一國一制」。 2003年搞破壞《基本法》的23條法案,2019年推出「送中條例」,雖一再流產,卻不斷擠壓著香港的人權、法治空間。

最典型的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這是一家以出版中國大陸政治禁書聞名的獨立書店。店長林榮基等5人於2015年10月至12月間,陸續在中國大陸、泰國、香港境內「失踪」。林榮基在大陸囚禁期間被迫拍攝認罪視屏。 2019年港府提出「送中條例」後,身在香港的他被迫逃亡台灣。

「送中條例」一旦通過,香港人人都可能成為林榮基。為了維護香港的司法獨立和言論自由,為了守護家園,香港人走上街頭,展開了震驚世界、持續大半年之久的「反送中」運動。

來自主流社會各個階層的人們,自發地、無「大台」地組織民間抗爭,103萬人,130萬人,200萬人的大遊行,170萬人的流水式集會,香港人不斷刷新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遊行人數的世界紀錄。遊行後打掃街道;遇到車輛通過時,大批人潮主動讓開一條路;沒有出現搶劫。非凡的勇氣、正義和智慧,高素質的言行,為香港人贏得了國際社會的驚嘆、敬佩與讚譽。

雖然少數「勇武派」有一些暴力行為,但那是為了抵抗港警的施暴。而且他們衝進立法會,還主動提醒大家不要破壞圖書和文物,取走飲料要留下錢。

中共官媒造謠說港人是「暴動」,是「暴徒」,以挑起牆內不明真相民眾的仇恨。其實,中共操控下的黑警才是製造暴亂的源頭。

7.21元朗恐襲事件,8.31太子站事件,黑警勾結黑社會,無差別毆打民眾。有人被打得鮮血四濺,有人被從後方90度拗斷頸脖而死!少男少女被性侵、酷刑虐待。數個月浮屍水面的人數是過去十年的總和,「被墜樓」事件也頻頻發生,「被自殺者」都是全身裸體。多名民主派議員遭不明身份的兇徒攻擊。

赤色恐怖籠罩香港。外界懷疑,香港抗爭者遭到有預謀的系統性謀殺。

據統計,在香港,警察向民眾施放了上萬枚催淚彈,除了發射橡皮子彈、布袋彈,還多次使用實彈,出動了水砲車。迄今,近9000人被捕,數百人受傷,離奇死亡者難以計數。

中共警方派特務混在「示威者」中扔汽油彈,將汽油彈投向兒童校車。這些擲彈者裝備齊全,背後有LED燈在閃爍,腰間還漏出疑似半自動手槍。

這無非是把幾十年政治迫害中常見的「嫁禍」模式移植到香港,為了給暴力不斷升級製造藉口:1989年「六四」中命令特工燒軍車嫁禍學生;2001年在天安門廣場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抹黑法輪功,等等。

中共文宣還製造了港人是在鬧「港獨」的彌天大謊。國內一部分人被煽動得「愛國情緒」怒火中燒,甚至喊出「留島不留人」的恐怖口號。

事實上,「反送中」運動中提出的五大訴求,沒有一條能與「港獨」扯上關係,抗爭也越來越聚焦於中共,出現了「驅逐共黨」、「天滅中共,與神同行」的口號。港人反共而不反中,愛港、愛國,而非港獨、賣國。

香港人親身「領教」了中共的流氓手法,看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回頭再看法輪功20年來在香港不辭辛苦地發資料、擺真相展板、勸三退的身影,不少人恍然大悟:原來法輪功學員講的全是真的! 不少人向法輪功表達了致歉和敬意。

2019年11月25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民主派以388席對59席,大勝親共的建制派。這次選舉帶有全民公投性質,表明追求自由、拋棄中共是香港的人心所向。這一結果完全出乎中共意料,引起了它的極度恐慌。

港版國安法自曝中共末日心態

香港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中共自身也有許多金融、貿易、情報、科技的利益在香港。它為什麼要殺掉這個下金蛋的雞?不計後果地摧毀這顆東方明珠?這是出於它逼近末日對滅亡的恐懼。

中共因隱瞞疫情,正遭到世界100多個國家的追責和圍剿,這對它來說是滅頂之災。中共集團內部也幾近分崩離析。

中共執政靠著兩個「合法性」支柱,一個是經濟,一個是「統一大業」。中美貿易戰和大瘟疫,使中國經濟一蹶不振;而「反送中運動」又讓中共開始失去對香港的控制。

中共在香港的暴行,使台灣民眾徹底覺醒,他們在1月的大選中,用選票對中共說「不」,高票拒絕了親共的政黨和候選人,又於6月份罷免了親共的高雄市長韓國瑜。中共在台灣多年的經營一夜之間成為泡影,用「一國兩制」文統台灣已經無望,而武統又缺乏底氣。

中共最害怕的是,港人爭取自由民主的示範效應,會延燒到國內,直接撼動它的政權。

揣著內心巨大的恐懼和賭徒心理,中共把打擊香港當作化解政治危機的一個選項。企圖在毫無勝算的香港立法會選舉之前,趁各國應對疫情自顧不暇,一舉收回港人的自由權利。一方面轉移國際追責的壓力,施家暴於香港向國際示威;另一方面煽動國內民族主義情緒,欺騙大陸民眾為它續命;同時敲山振虎,威嚇台灣。

然而,中共誤判了形勢,今日的香港,絕非昔日的東柏林,世界也不是疫情之前的世界了。

港版國安法激發港人反抗惡法大遊行

5月24日,港人舉行了反惡法大遊行。香港逾380多名區議員聯署抗議中共。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推文稱:「在中共的壓制下,香港人只有兩種選擇,移民或留下來戰鬥到底;我會戰鬥到最後」。香港年輕一代也表示要跟中共「鬥長命」。

國際社會譴責惡法違反了國際法和《中英聯合聲明》,是對基本人權的侵犯。各國已經意識到,中共不再掩飾用共產極權統治世界的野心。它在試探西方國家的反應,如果對其不加阻止,它就將可以為所欲為,給全球帶來的威脅比武漢瘟疫更嚴重。

西方一改從前對北京的綏靖路線,表現出越來越強硬的立場。美國總統川普宣布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各方面懲罰性法案正陸續出台。加拿大、英國、日本、台灣也迅速跟進,向香港的富人和精英打開移民的綠色通道,繼97年回歸時的又一波香港財富和智力的大逃亡已經開始。很多外資撤出香港。中共國進入了與世界全面脫鉤的節奏。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高進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