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女子凱什麗·庫克瑞恩(Kashlee Kucheran)曾擁有一個光鮮的生活:高薪、大房子、好車和羨煞旁人的衣櫥。然而,她選擇賣掉這一切,「重新啟動」人生,開始遊走世界。

凱什麗剛結婚不久,她與丈夫特雷弗(Trevor)將作為「專業旅行者」在未來10年周遊世界。他們現在在英國,之後會去越南、澳洲,把世界上的國家一個個游遍。

賣掉一切 從物質中解脫

凱什麗過去人生的關注點是「有形的東西」——她能觸摸、購買和投資的東西,能給她帶來快樂的東西,以及金錢、工作和瘋狂競爭。她的生活充滿了物質,很多、很多的物質。

「幾年前,我是一名地產經紀人,做著和現在我所推崇的相反的事情——把人們推進房子裡。我年薪有20萬加元,但生活完全不開心。」

「我開始買東西以填補日常生活中無時不在的空虛感,我談的不僅僅是幾雙鞋而已。我建了一座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買了兩輛車,開始把生活的每個角落都填充上昂貴無用的東西,但它們還是不能給我帶來快樂。」

「我坐在那想『這不是我想要的東西嗎?為什麼不能使我快樂呢?』這麼多年努力往上爬,在人生的賽跑中與別人競爭,積累物質,不知不覺中我把自己捆綁起來,成為了自己不喜歡的人。我脾氣暴躁、冷漠無情,並一直貪得無厭,想要更多。」

「我著迷於『想要更多』,這其中的問題是,我對物質的渴求永遠無法被滿足,這使得我只有兩條路可走——繼續惡性循環,或按下『重啟』鍵,重新開始。」

「我充滿了恐懼,但還是走出了這一步,按下了人生的『重新啟動』鍵。我辭掉了討厭的工作,和虛情假意的朋友說再見,開始減小居住面積,把垃圾清理出我的生活。」

當時,她的未婚夫特雷弗每天工作15小時,兩個人都「過度工作、筋疲力盡,只是在努力熬過每一天。」雖然賺的多,但失控的消費習慣使這對夫妻有2.5萬加元的信用卡債務,6位數的房屋貸款和各種帳單。

「我們最後做出結論,我們現在還有一個房子是因為我們覺得這是必須擁有的,但我們真的不需要!我們辛苦地建立起了一個在線生意,在哪都可以工作,那我們為什麼不到各個地方去工作呢?」

於是,他們賣掉了房子,然後是裡面的一切。「我們賣掉了家具,80雙我沒有在穿的鞋,所有那些所謂的『必須擁有的』物品。我們幾乎賣掉了一切。」

「這樣一來,我們可以10年裡全職旅行,不用擔心支付帳單來存儲我們不需要或根本不用的東西。我們在臉書上的買賣群裡賣東西。我們不敢相信這些東西賣得有多快,人們都登門來取。」通過賣無用的家庭用品,他們賺了8800加元,這些錢被用作償還債務。

兩個皮箱走天下

如今,凱什麗和特雷弗無債一身輕,把生活開支降到最低,每幾個月就選擇一個新的國家/城市居住和工作,實現了一直以來的夢想。

凱什麗說:「最大的挑戰是分清『想要』和『需要』,相信我,我知道『想要』感覺起來有多像是『需要』。」

「我的人生中有很多時刻,我覺得自己需要這雙鞋、那輛車、這些攪拌器附件和那件我5年前買的、現在標籤還在上面的上衣。我花錢買的90%的東西都是我不需要的,完全不需要的。我不敢相信這麼多年來,我認為這些東西會使我快樂。」

「現在我們只擁有自己需要的東西和真正使我們愉悅的東西,這是如此解脫自由的一種感覺。」

凱什麗承認,過去讀到類似的故事時,她會覺得那些人「都瘋了」,直到她如今親身體驗過。

「我感覺棒極啦,當生活不再被帳單和物質牽絆時,是如此的輕鬆。我之前從未想過滿是無用之物的存儲間會給我的生活帶來如此負面的影響。現在我減負到只有兩個旅行箱了。我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有其存在的意義。」

但她表示,成為極簡主義者並不代表不再時尚或總穿一件衣服。「現在如果我想買一件新裙子,還是會買,但必須先賣掉或捐掉一兩件舊裙子,以騰出空間。」

「我有一個虛擬衣櫥,像是雲存儲,裡面是衣服而不是電腦文件,這個服務叫『DUFL』。他們保存我大部分的衣服,當我需要的時候,就把衣服寄給我,可以寄到世界的任何地點。」

「這完全解決了我『如果從泰國去俄國,需要冬天的衣服』的問題。這樣一來,我就不需要因為不同國家不同的氣候,而飛回『家』或浪費錢買新衣服。」


對於那些希望縮小住房、還清債務和重新開始的人,凱什麗的建議是:「什麼也別想,就去做。」

從小的地方開始,床底下,衣櫥裡和車庫裡,賣掉不需要的東西用來還錢,停止積累新東西。梳理自己的信用卡,取消一切無用的訂閱和推銷郵件,把各種開銷降低到最低甚至是零。

如果你想知道具體和詳細的操作方法,請點擊這裡查看。

來源:大紀元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