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死後,撇下我和剛滿十五歲的兒子,我的心似乎已經跟隨老伴而去,但為了兒子,我擔起了這個家。每天,在種莊稼的空閑,我四處尋找零工雜活,深夜回家看到燈光下複習功課的兒子,我覺得很欣慰。

寒來暑往,春來秋去,轉眼兒子考上了大學,我則開始了更辛苦的工作,心裡卻跟天天喝蜜一樣,美滋滋的。

兒子畢業後選擇回到縣城工作,還談了個城裡的女朋友。他們結婚以後住在了兒媳家,本想接我去城裡一起住,可親家爸媽已經和他們一起住了,如果我再去的話,不光給兒女增加負擔,也著實多有不便。

我擔起了這個家,靠幹些雜活、種點莊稼供養兒子念大學。示意圖。(Pixabay)

小孫子半歲時兒子打來電話說親家母生病住院了,叫我去城裡幫忙照顧孫子。我給孫子準備了點小禮物,高興地對周圍鄰居說我要去城裡兒子家了,大家都羨慕我養了個好兒子。

來到兒子家的第二天,兒子兒媳抱著小孫子去醫院看望親家母了。不多時,兒媳打來電話拜託我幫忙燉點雞湯,我答應了下來,兒媳還叮囑我雞放在哪兒,鍋放在哪兒,我一一記了下來。

可是當我來到廚房時徹底傻了眼。我在村裡一直都是燒柴草做飯,兒子家的爐子是燃氣的,我從來沒見過,更別說用過。村子裡有趕時髦的人家用燃氣灶,我見過他們使用,但他們用的都是有一個大罐子,需要用火柴點燃的。

兒子家的爐子沒有罐子,只在爐頭旁邊有幾個旋鈕,我扭了幾下不見動靜,我又不好意思打電話問兒子怎麼用,突然想起來在電視裡面看到過這樣的爐灶,於是趕快去客廳打開電視機看看別人是怎麼用的,可不知怎地,竟然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一家人圍著我,問我好過點沒,我感覺有點莫名其妙,說:「很好啊,只是頭有點暈。」

兒子告訴我說:「岳母後來說不想喝湯,我本來是打電話給妳叫妳別弄了,可怎麼打都沒人接。我擔心所以趕了回來,卻發現全家都是煤氣味,妳在沙發上昏迷不醒。還好我回來得及時,不然都見不到妳了。」

我聽得雲裡霧裡的,難道我扭了幾下那個旋鈕,就成這樣了嗎?當我說出自己的疑惑之後,看到兒子的臉上有種尷尬的表情,我想我真的是犯錯了。

我知道我老了,不中用了,而且一直在鄉下生活,沒文化,沒見識,留在這裡只能給孩子們增添麻煩,所以決定還是回老家吧。

第二天我去醫院看望了親家母,聽到她快要出院了,我想我是時候該回去了。回家後我和兒媳打了個招呼,正要說準備走,兒媳微笑著指了指廚房,說:「媽,我為您買了個電磁爐,以後您就不怕不會用了,一個人在老家多寂寞啊,留下來吧。」

兒媳為婆婆買了電磁爐,留婆婆住下來。示意圖。(Mk2010/wikicommons)

聽到兒媳的話,看到她為我做的事,我感動得老淚縱橫。

來源:大紀元

加入好友
分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