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也荒唐」作者沈群說過:「在這個社會裡,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難以感受到僵局。你並不是被迫向世界各地投訴,(美國人不明白「投訴」是什麼),不是被迫犯罪,而是總是有一條路等著你。」這不是理想社會的模式嗎?當人們不再害怕生存問題時,他們才有能力追求真正的幸福。

為什麼美國能夠建立這樣的社會?美國人真的沒有生存壓力,沒有後顧之憂嗎?他們真的能追求真正的幸福嗎?我們來看看以下幾點:

1.消費

如果你買了一雙鞋,用了兩個星期後,覺得不適合自己的腳,你可以回到鞋店退貨。鞋店的銷售人員會給你三個選擇:第一是換新的,第二是買別的,第三是退貨收回錢。這個機制必須明確建立在文明的基礎上。

當一個人的文明和意識水平沒有達到一定水平時,則不值得享受該機制。為了維持任何良好的社會制度,要依靠自覺而不是法律。

示意圖(圖片來源:flickr)

2.權力和責任

如果你在公共場合遭到毆打,肇事者逃跑,你可以要求政府賠償。這怎麼可能?顯然,發生的事與政府沒有任何關係。但美國律師會向我們解釋:「政府負責,因為罪犯會傷害你。你必須去看醫生,身體和精神上的傷害會使你無法工作。這一切都由政府負責。」

許多外國人可能會覺得這是一個矛盾的想法。原因不在於政府。政府不是總是鎮壓,消滅罪犯嗎?這還不夠嗎?但美國人不這麼想。他們深入調查了政府的責任。公民得不到很好的保護,罪犯逃脫了,這是政府的錯誤。

有一位在美國的中國作家攻擊他人,並聲稱自己是對的。他願意接受打人的懲罰,但沒想到自己下手太嚴重了。他必須花費大量的金錢聘請律師與受害者達成和解協議,並在當地的公共勞動上花費100個小時,並且花費2000美元。

他爭辯說:「我承認毆打他人,但我想說明我打人是一個光明的、合理的事情,換句話說,他應該被打。」

律師告訴他:「你完全不理解美國法律。這個人是否應該被打是另一回事,與本案無關。判理這個案件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打人?如果他欠你錢或者欺騙你,導致你身體上、精神上受傷,你也可以起訴。但那是另一種情況。」

3.兒童和老人的權利

一位忙碌家務的母親,意外地讓孩子們落入水池,結果導致嬰兒死亡。這位痛苦的母親被法庭判決因為她的「疏忽」、未能履行監護人的責任,她將面臨刑事定罪。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這不是真的。即使承受了失去孩子的痛苦,母親仍然必須進入監獄服刑。世界上哪有這麼荒唐的事情?

法官的理由很簡單,母親無法履行職責,因此失去了孩子的生命,這是法律所不允許的。一旦這位母親被監禁,法律的威懾作用將迫使成千上萬的母親們全力負責保護自己的孩子。

美國人認為:「當你生下一個孩子時,這個孩子首先屬於自己。他從出生就有很多好處,並生活在這個社會。無論是否意識到、他是否成長成人,這個社會仍然有法律來保護他。」

保護兒童的權利、保障老年人的福利及弱者的權利確實是主要任務,也是美國政府的重要任務。我的一位朋友的父母永久安置在美國,現在他們的治療費用包括醫藥費都由國家支付,甚至還把藥物送上門。連換老花眼鏡、助聽器也由政府支付。此外,他們還可以去老年人活動中心,並接受老年人的特殊治療和保護。

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CC Public Domain)

有一天,在檢查了他們的生活地方,老人中心的負責人要求我的朋友三點。在床邊,要安裝固定電話,電話位置方便伸手拿到。臥室必須有低式的睡眠燈,浴缸必須有金屬扶手。
當我的朋友說好的時候,中心經理說:「只知道不行,你必須告訴我們完成的時間。我要再次檢查。有人說這是一件小事,但在現實生活中,沒有比這個小事更大的事情了。 這就是「把工作視為真正的工作,把人視為真正的人」。

4.為人民服務

如果沒有媒體的文章揭露壞事,政府就會利用黑幕的專制權,或者貪污。但許多政府往往採取反犯罪來保護隱私,以便他們可以利用其權力做壞事。
在美國,只需花10美元買收音機,你就可以獲得所有警方的信息。

「咦?那麼警方沒有什麼秘密了?」一位新來美國的朋友無法理解。
「他們需要什麼秘密?他們為我們服務。」有人回答。
「那不是亂了嗎?」
「怎麼會亂了?如果警方的工作只有警方知道,人已被捕,事情已經解決完後才通知記者,這樣才是亂的。那時,誰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只有一句簡單的話:「他們為我們服務。」已經打破了濫用權力者的所有藉口。犯罪,社會保護是政府的責任。如何在每個人眼中抓到罪犯,如何防止權力的蔓延,防止濫用權力是一個技術問題,政府機構必須自己解決。為人民服務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則。

5.下層階級的決定權

美國是一個自上到下建成的社會。「在城市人的支持下,他可以成為城市的領導者。在州選民的支持下,他只是一位州長或議員。在國家選民的支持下,你可以當總統。」這是美國社會與中國社會最大的區別。這個美國機制讓人們坦誠地生活。這位官員對僕人的態度也不需要接受教育,因為選民本身就是官員生活的束縛。

這有時會讓人無法想像。希爾斯伯勒,舊金山不製造路燈,不開放商店,店鋪。即使州長和總統也不能介入。這個城市的居民根據特定的地理特徵,自我採納了這些需求。

示意圖(圖片來源:pxhere/ CC0 Public Domain)

2006年,加州州長阿諾史瓦辛格不同意威廉被特赦,儘管有大眾組織的請願,甚至是總統的介入。最後,這個案件仍然執行刑罰。因此,在美國,當局只對憲法框架內的選民負責。州長無權解僱市長。即使總統也沒有權力解僱州長。

6.地方分權

美國有三個立法層面:國家、州、城市(地區),每層頒布自己的法律,規定自己的權利和責任。國家以人權法為原則,管理外交、重大政策。州法以人性為基礎,處理民事和刑事糾紛。城市法尊重人的真實狀況,保留傳統。

這三個立法層面不是從屬關係,但是負責自身權力的各個層次以及分層都是獨立的。上層、中層和下層不要互相干預,如果發生衝突糾紛,下級法律將起決定性作用。

這個哲學不難解釋,法律層級越低,越接近人,越符合人性。但由於其抽象的高層次立法失去了可行性。從縱向來看,有三個立法層面,每一層都有自己的立法層面。橫向上,州法和城市(地區)法律是不同的。

這就是美國沒有全國一致的教育政策的原因。婚姻、運輸、稅收、民事和刑事法律皆因州而異。

該系統如果在另一個國家實施,可能會造成混淆。但是一般的美國人聲稱,中層的人權承認人性,下層尊重地方原則,在所有領域實行了政權三級立法。

一位移居美國的中國作家說:「過去20年來,我們在美國社會越深入,我越發現這裡的社會主義設計純粹是社會性的,並解決人們可能遇到的種種問題。也可以說,在這個社會裡,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很難有絕望的感覺,因為總有一條希望之路在等著你。」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任何天才或無能之人,聰明或傻瓜之人都想移民到美國的原因。這是你從未感受到絕望的國家。

(責任編輯:家豪)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