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率團到巴黎演出「關於島嶼」。卸任在即,多年來忙如連軸轉的他少有空閒的奢侈,笑說得想想「要拿我自己怎麼辦,不知道要洗幾個碗才有答案」。

雲門舞集在歐洲巡迴演出林懷民作品關於島嶼。這部作品節選連橫(1878-1936)「台灣通史序」、林煥彰「我的島嶼」、陳黎「南華書—代A君寫給B女士」、楊牧「水田地帶」、黃春明「菅芒花」、許悔之「月光雲豹」等約20部文學作品裡的文字,以朗誦和背景投影漢字方式,搭配舞蹈呈現。

雲門舞集是巴黎舞台的常客,2016年曾在巴黎市立劇院(Theatre de la Ville)演出「稻禾」,今年再度受邀演出關於島嶼,於5月30日到6月2日在拉維萊特大展廳(Grande Halle de la Villette)登台。

林懷民在巴黎下榻旅館內的露天咖啡座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說,關於島嶼本是應新建的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委託創作,是紀念民歌手李雙澤(1949-1977)的一部作品。

但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工程延後,讓他有比平時更多的時間思考,作品也「越長越豐富」。

他說,關於島嶼的形式和調性都是詩,而不是有故事情節的小說,舞蹈從前半部的「美麗」開始,後半部是「美麗的喪失」,這世界到處充滿衝突、污染和動盪,每天都有離奇的事發生,美麗正在喪失。

林懷民擷取他所見的世事變遷為材料,編出關於島嶼,讓觀眾自行思考,有人觀後覺得悲哀沉重,但也有人感到充滿希望。

法國近期正紀念1968年學運50週年,這波主張自由、解放和改革沉痾的思潮,從法國擴散到世界,對20出頭的林懷民也產生影響。

當時還是新聞系學生的林懷民,曾差點進中央社工作。他說,那時很多年輕人的想法,不是找一份穩定工作、就是去美國讀書,很少想到其他,但六八學運帶來很大的啟發,讓年輕人領悟,自己可以有自己的想法,雲門舞集可以說是在那個年代特有氛圍下成立的。

71歲的林懷民已宣布將於2019年底卸下雲門舞集藝術總監一職,轉任雲門文化藝術基金會董事,一年要開兩次會。

他自嘲,自25歲離開學校,接著教書,然後在不知道何謂舞團、不懂編舞的情況下成立雲門舞集,從此沒有自己的生活,一切都像機器般依計畫行事。

他一邊抽著半小時訪問裡的第3根菸,一邊笑說,「退休後要做什麼」這個問題,也許是他人生中的一次重大考驗。

「我一輩子被計畫了太多,所以現在沒有計畫」,目前他還有很多事要忙,無暇規劃未來的空閒時間,要等到真的空下來,才有辦法去想「我要拿我自己怎麼辦」。

他說,自己終究是個普通人,想做的事大抵是「洗碗、掃地、去街上買東西回來煮飯,我連去7-11都很興奮,因為我很少去」,或許把家裡堆積了數百部的影帶看完;或許到倫敦住一段時間,學好英語發音;又或許去未曾踏足的非洲,看看獅子、老虎。

林懷民心裡還有想學習的事物,但他謙稱,自己學什麼都失敗,煮菜會把鍋柄都燒沒了,洗碗也必打破,最近要繳稅,連存摺都找不到,全靠助理協助。

至於舞蹈相關工作,他說,「若將來有人找我編舞,說不定我精神很好,也會去編,但目前沒有計畫」。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