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 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幼子因注射有問題的疫苗後成殘,多名家屬上訪北京卻遭到地方政府的報復、拘留、打壓判刑,公益人士楊占青與中國各地40名因注射有問題疫苗,造成殘疾等各種疾病的患兒家長,本週四分別致信到最高人民法院監察局和廣東惠陽市法院監察委,要求嚴懲枉法裁判的法官,以避免維權者繼續遭到司法報復。

本週四上午,中國一名疫苗受害者家屬王振娥向全國最高人民法院監察局和惠州市惠陽區法院,分別郵寄出一封由全國40名疫苗受害者家屬簽名的聯名信。

王振娥的嫂子張大娥因上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特有的政治表達及申訴方式。),今年六月被河南省襄城縣法院以「尋釁滋事罪」(流氓罪中分解出來的一種罪。)判刑兩年。

據自由亞洲電台消息,王振娥表示她嫂子張大娥的孫子是一位疫苗受害者,而當局拒絕救助:「我嫂子2015年7月8日,她孩子只有6個月,在襄城縣防疫站接種乙肝、百白破、還有口服脊灰糖丸三種疫苗後,孩子當晚就哭個不停,沒有知覺,第二天去找他們,沒有找到工作人員,過了一個星期,這孩子就傻了」 。

現年六十多歲的張大娥因其孫子受疫苗所傷,與兒子王龍飛走上了上訪維權之路,卻遭到官方人員的多方阻撓。2017年8月,王龍飛被警方刑事拘留,12月獲取保候審,2018年6月,張大娥也因維權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

這封由家長集體聯署的投訴信,要求最高法院和惠陽市法院調查冤案,嚴懲枉法裁判的法官,同時糾正疫苗受害者家屬張大娥、王海蘭等被地方政府打擊報復、蒙冤入獄的判決。

山東省鄆城縣隨官屯鎮居民王海蘭的獨生子,於2010年10月接種流感疫苗後致殘,隨後陸續花費醫療費17萬多元,王海蘭為此跑遍了各個部門。

王海蘭對本台記者說,她在北京上訪反映情況,多次被訓誡和拘留,縣衛生局及鎮政府部門曾與王海蘭協商後支付了16萬元醫療費,並答應以後實報實銷小孩看病費用。但在2015年初,王海蘭帶孩子去北京看病,卻被鄆城公安局和隨官屯派出所強行拉回老家,同年8月被以「尋釁滋事罪」判刑。

她說:「孩子因疫苗受到傷害,他們不給解決。你上訪維權,他就打你,關你,判刑,就這樣。拘留我四次,還判刑1年8個月。孩子死活不管,導致病情加重。

我就這一個孩子,現在12週歲還沒有好。這孩子打了疫苗之後,很多東西不能吃,就差快不能吃飯了。好多藥物也不能用,用了身上起皮疹」。

72歲的上海居民華秀珍,因其獨生女兒在2014年11月接種狂犬疫苗後致殘,她曾向各個部門投訴,無人理會。今年3月,華秀珍去北京上訪,被上海警方以「尋釁滋事」罪名刑事拘留30天后,獲取保候審。

曾經在益仁平工作近10年的公益人士楊占青,協助這些家屬起草了這份聯名信。他認為上訪是公民的正常權利:「這些疫苗受害者都是因為他們的小孩,在接種疫苗之後,有的傷殘,有的死亡。他們花的醫療費至少七、八萬元,至多的有二、三十萬。當地的公安機關,法院,經常以他們上訪為由,要么是刑事拘留,要么判刑。這些往往是地方政府出於維穩需要,對他們進行的打擊報復」。

聯署信件的疫苗受害者家屬,希望中國的法院為他們信訪提供法律保障,而不是打擊報復。

(責任編輯:唐鈴)

标签: 分類: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