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的摘要
・自1990年代以來,川普因放棄左翼全球化主義而受到批評。
・他還因對伊朗核協議和其他問題的看法不同而受到批評。
・事實上,川普並不是第一個不同意全球化的人。
・畢竟,什麼是全球化? 伊朗的核協議是否一定需要繼續進行?

9月25日,川普在聯合國大會上的講話,一直是各界討論的焦點。

有人說川普講的話很可笑,因為它顯示了川普世界觀與大家的世界觀很不同。

但許多人說,這是一次精彩的演講,美國第45任總統坦率的分享他對當今世界重要的棘手問題的看法。

全球化是一個謊言?

有一件事讓川普受到很多批評,他說美國不會支持全球化。

川普說:「我們拒絕全球主義,追求愛國主義,我們拒絕全球主義的意識型態」。

批評人士認為,川普正在引領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對抗世界,並且會導致很多風險。

《衛報》寫道,在美國總統柯林頓和英國首相布萊爾執政期間,每個政府都無法反對全球化。因為美國、英國和德國等社會民主黨認可全球化是不可阻擋的力量。

我們仔細想想,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人們相信,全球化有助於世界經濟蓬勃發展。但是,全球化對世界各國來說,真的是一個正確的方向嗎?

實際上,這是一個有爭議的問題。那些右翼人士反對全球化,而左翼政治家卻支持它。

美國總統川普於9月25日在聯合國大會上說(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最早警告反對全球化的經濟學家之一是哈佛大學教授達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

他在1997年出版的《全球化走得太遠了嗎?》一書中寫道,全球化授權給企業搬到生產成本最便宜的國家,從而損害其本國的就業機會,同時威脅社會福利。

這樣的論述在當時也引起不小爭議。

1990年代,柯林頓通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並加入WTO,以促進全球化,柯林頓也呼籲美國人「改變我們的朋友」並「接受不可動搖的全球化邏輯」。

《紐約時報》主張推動全球化最力的專欄作家湯瑪斯・弗里曼(Thomas Loren Friedman)與許多人都主張,NAFTA可以讓墨西哥人富裕,一併阻止非法移民進入美國;而中國加入WTO,將促進國家走向自由市場民主。同時,資本和資金的自由流動將防止不穩定,並促進繁榮。

但經過多年後,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是,弗里曼與許多人主張的這些論點都沒有實現。

金融全球化沒有創造穩定、一致的全球自由市場,反而造成了一系列重大危機。

從1945年到1973年,當布列敦森林體系(Bretton Woods system)仍具有貨幣價值時,沒有發生危機;但自1980年代以來,歷經了13次以上的危機,導致2008年的大蕭條。

墨西哥移民仍試圖進入美國;而中國仍是一個非開放市場和惡名昭彰的獨裁者。

全球化是否有助於減少不平等?

由於中國和印度經濟的快速成長,全球化拉大了全球貧富差距。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弗朗索瓦・布吉尼翁(François Bourguignon)指出,在美、歐大部分地區,甚至中國和印度, 國家內部的不平等在1990年至2010年間有所增加,其所帶來的問題已超過國際之間的不平等。

《全球化走得太遠了嗎?》的封面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企業集團競相尋找最低工資、最低稅率的國家。

正如川普在2016年競選期間指出的,美國知名餅乾公司納貝斯克(Nabisco)將食品加工廠從芝加哥搬到墨西哥,因此解雇了600名工人,以降低勞動力成本。

2011年,著名的旅行箱品牌新秀麗(Samsonite)將總部從美國的馬薩諸塞州遷至盧森堡,以達到減稅目的。

已發展國家不斷進行減稅,就是為了留住國內大型企業。1980年代,多數企業稅率高於46%。到了2011年,34個經合組織國家平均削減了25%的稅率。

由於稅收減少,政府預算也被迫簡哨,衛生、教育、基礎建設和環境的支出相對縮減福大最大。

歐洲民主社會對人民的保障承諾被破壞,美國的新自由主義也無法為人民提供更好的就業環境。

也許世界各地的人也看到了這一點,所以近年來,我們看到了許多選票都投給了致力保護民族權力的政治家、政黨,而不是那些促進全球化的人。

美國受夠了

全球化對美國的影響尤為明顯。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不僅鼓勵美國汽車公司遷出美國的中、西部,而且正如經濟學家凱特・布朗芬布倫納(Kate Bronfenbrenner所說,它允許雇主使用「恐嚇轉移到墨西哥」的手段來降低工會的活動力。

在WTO的支持下,中國可以貨幣操縱、出口補貼等方法使美國公司破產,或被迫在國外設廠。

根據國家經濟研究局發表的一項研究,加入WTO導致美國在1999至2011年間,失去了240萬個就業機會。

雖然事實如此,許多民主黨人仍指責川普。

2017年7月,當川普批評美國企業領導「為他們的利益著想,而不為美國的利益著想」時,他被思考進步的亞倫魯帕爾指責為「 批評美國企業領導,因為他們進行更多不公平的貿易」。

在《大西洋》雜誌,安妮・洛瑞(Annie Lowery)指責川普發起「毫無意義的圈子,摧毀重商主義」。

然而,這些人卻忘記了,在中國方面,奧巴馬政府長達八年的國際訴求,對中國破壞美國工業絲毫不起作用。

另一些民主黨員,如參議院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讚許川普在美國加強外國投資委員會的努力與其他貿易政策,而不是否認川普的努力。

但是,民主黨無視於這些美國利益,議程中不斷強調川普個人和社會的衝突點。

伊朗的核協議對和平有利嗎?

一些報紙稱川普「在國內失敗」,因為他講的話在聯合國大會上被其他國家元首反對。

例如,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觀點就與川普在伊朗、中東和平與氣候變化等問題上,有所不同。

馬克宏堅持,法國和其他強國仍試圖挽回核武協議,以解除制裁伊朗,並換取其非核化的協議,這與川普的態度不同。

「只有制裁,並不能解決問題。我們需要制定一個應對危機的長期戰略。」馬克宏表示。

但是,伊朗核子協議(JCPOA)真的有利於世界和平嗎?

伊朗多次非法購買核技術和導彈(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川普認為,JCPOA協議基本上只是將伊朗的核野心推遲了10年,而不是阻止它。

相反,川普認為,JCPOA通過廢除禁運,反而幫助伊朗政府賺取「數十億美元」,從而加速了其軍備競賽,並破壞了中東地區的穩定。

前美國總統奧巴馬也承認,JCPOA並不意味著伊朗不會擁有核武器。

該協議的「日落條款」允許伊朗在2025年自由離開協議。那時,德黑蘭可能在離開協議後,就馬上使用核彈(並在豁免期間,賺取足夠的錢)。

JCPOA協議的另一個弱點是,它不會阻止伊朗建造世界級的導彈武器庫。

眾所皆知,核武能力的發展與攜帶核彈頭的導彈技術同行並進。在過去的幾年內,伊朗一直在試驗彈道導彈和新行程,每次試驗都體現著技術、精確度的飛躍進步。

伊朗可以與朝鮮合作,或許可能開展彈道導彈,這種導彈可以將伊朗的核武目標設定為歐洲、美國。

據分析人士表示,伊朗擁有財政資源可以購買北韓開發的任何技術,而不用花費多年時間,自己開發、試驗。

平壤也準備向擁有現金的任何人出售導彈技術,這當然也包括了伊朗。

JCPOA協議中,也並沒有針對德黑蘭破壞中東穩定的制裁。

前總統奧巴馬和前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John Kerry)認為,取消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就會成為負責任的國際社會成員之一。

事實上,正因為JCPOA取消制裁,石油、天然氣的數十億美元流入了伊朗政府,伊朗只會變得更霸道—因為他們擁有資金。

伊朗花了數十億美元在敘利亞、葉門和伊拉克製造爭端;甚至為恐怖組織提供資金(通常是真主黨)。

根據Politico新聞網站在2017年12月17日發布的報導中,奧巴馬政府允許真主黨販毒洗錢,部分在美國進行,以確保與伊朗達成的協議。

目前,美國司法部已成立專案組,對此進行調查。

獨自轉敗為勝

川普雖然被嘲笑,但他對美國的貢獻與國際局勢分析,卻愈來愈令人覺得其他人的嘲笑非常膚淺。

就職一年多以來,川普一直在實現他的競選承諾。

他給美國人帶來了工作機會,而這是前總統奧巴馬認為不可能的事,奧巴馬曾諷刺地問道:「你憑什麼?」現在,川普完成這項奇蹟時,奧巴馬又來搶功。

除了和朝鮮的進展超乎預期之外,川普還為中國做了前所未有的事情。

川普認為中美之間有不公平貿易行為,因此財經政策十分強烈,讓北京感到十分驚訝,目前川普在兩國之間的貿易戰中,已經佔了上風。

而川普政府對中國在南海示威的行為不予妥協,並成功確保該地區的航海自由。

這與奧巴馬的做法有很大不同,奧巴馬因為忌憚中共,在2012年至2015年,不允許美國海軍在南海展開自由航行,而飽受批評,當時中共正在努力建設人工島,作為軍事基地。

特朗普总统于2018年09月25日在联合国大会上说(圖片來源:網絡照片)

美國國會在1995年就已經通過「耶路撒冷大使館法」,要求美國政府應該把駐以色列大使館,遷移到耶路撒冷。

川普做到了,而美國歷任總統都不願執行這項法令,設法推遲;雖然川普強力執行引來許多批評聲浪,但就如同他對選民做出承諾時的態度—不害怕批評。

川普選擇讓美國退出全球氣候協議,也遭遇了一場輿論風暴。

但隨後批評人士無話可說,因為儘管沒有簽署「巴黎協定」,美國在川普統治下,仍減少了世界上最大的排放量。

而川普也不害怕對左翼主張的全球化表示反對意見。

畢竟,一個領導者,如果不是為了國家和民族,那是為了什麼?

「作為美國總統,我將始終把美國放在第一位,就像你們國家的領導者一樣,將始終把你們的國家放在第一位。」川普去年在聯合國大會上如此表示。

(責任編輯:寶真)

分類: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