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爸們發起網上聯署,呼籲16日父親節當天,與子女共同參與民陣發起的遊行,守護香港未來。

今年的父親節,恰逢二百萬港人書寫下中國人爭自由的感人曆史。這兩個節點于我頗爲感慨。

7年前,因不被中共允許回大陸,我與身患絕症的父親相約在香港見最後一面。那一天從太平山上下來,巧遇香港法輪功學員紀念“1999年4月25日萬人北京上訪”的大遊行,浩浩蕩蕩,一面橫幅寫著“天滅中共、天佑中華”。一生在中共體制內供職的父親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了被中共視爲“頭號禁忌”的一群人,也第一次領略到與大陸不同的香港的自由。

轉年的二月初,父親在重慶家中病逝,而我則只能在萬裏之外的加拿大向隅痛哭。唯一讓我欣慰的是,父親在香港時終于明白,此前他一直不能理解的反叛的女兒,到底在做著怎樣的事情,而且,父親也終于同意,讓我在“大紀元報紙”上替他聲明退出中共。這讓我相信,在生命最後時刻做出了正確選擇的父親,一定去了一個美好世界。

7年後的今天,曾讓我和父親得以短暫團聚的香港,其自由、法治、人權已經遭到中共嚴重侵蝕,到了二百萬港人必須走上街頭呐喊,以血肉之軀抗衡執法者的子彈,才能讓當局暫時退讓的地步!這些年不斷傳出人權人士、信仰人士、中共所不容的人士被拒進入香港,其中包括好幾位我的朋友。老實講,如果父親活到今日才病重,我都不知,我是否還能順利進入香港,與父親見最後一面!

如果說當初的“二十三條”、“愛國教育”、“雨傘運動”都沒有讓世人明白,中共所謂“一國兩制”根本只是糖衣炮彈,那麽這次的“送中條例”是不是該讓所有人都驚醒,中共存在一天,香港自由、人權、法治即一天不保,而中國則更加民無一日安甯、民無一日尊嚴。

其實,當論及“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時,我始終有一個大大的疑問,那就是,五十年之後呢?就算是中共不似今日這樣步步緊逼,想盡速蠶食香港,港人享有五十年的充分自治,那麽五十年之後呢?!要“一國一制”,讓香港順理成章變成又一個受中共任意蹂躏的內地城市嗎?我想,這應該不止我一人在思考的問題,也是所有港人、所有中國人、所有華人、乃至國際社會應該思考的問題。

香港這顆璀璨的“東方之珠”,她的自由不僅僅關乎港人本身,也是中國大陸民衆向往自由的一盞燈塔,照亮漆黑一片的內地。多麽希望,像父親一樣一生被中共禁锢的國人同胞,能夠在香港呼吸自由的空氣。多麽希望,如我一樣的中華兒女,可以不必背井離鄉,背負不能盡孝道的內心煎熬。更加希望,我深愛的中國,那裏的每一個大大小小的城市和鄉村,能早日像香港一樣,呼吸到自由的空氣。

相信那一天不遠了,因爲香港讓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已經從中共迷夢與惡夢中醒來。也許不必等到五十年,中港就會實現“一國一制”,而那“一制”,是如香港一樣的自由、人權、民主、法治!

編者按:本文作者秋旻是記錄片《假孔子之名》導演兼制片

轉自:看中國

更多:

分類: 其他文章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