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實上,是否出動駐港部隊只取決於一個人的決定,這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這種情況下,解放軍在深圳的常駐部隊也會有權進入香港。但是,到目前為止,習近平似乎不想考慮使用武力。林和立解釋說,因為這會意味著一國兩制終結,意味著香港變成由中國軍隊和警察控制下的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而無論對於中國,還是對於習近平來說,這都很丟面子。但他認為,倘若當地持續發生警民衝突,習近平有可能改變這種立場。

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周三就香港近日的動蕩局勢,首次公開提及駐港部隊介入的可能性。《解放報》的文章就此提出問題:北京會向香港派出坦克嗎?文章指出,北京首次公開提及向香港派出軍隊的可能性。文章簡短回顧了兩個月以來持續困擾香港的反送中條例大型集會,以及伴隨這些集會行動出現的暴力,並介紹中國駐港部隊情況指出,駐港部隊雖然無權干預當地事務,但駐軍法第14條規定,必要時港府可以請求駐港部隊幫助。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研究員林和立向《解放報》解釋說,事實上,是否出動駐港部隊只取決於一個人的決定,這就是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這種情況下,解放軍在深圳的常駐部隊也會有權進入香港。但是,到目前為止,習近平似乎不想考慮使用武力。林和立解釋說,因為這會意味著一國兩制終結,意味著香港變成由中國軍隊和警察控制下的一個普通的中國城市。而無論對於中國,還是對於習近平來說,這都很丟面子。但他認為,倘若當地持續發生警民衝突,習近平有可能改變這種立場。

《解放報》同時也發表文章,介紹一名在比利時獲得政治庇護的維吾爾族人尋找父親下落的努力。這名57歲的維族人自2018年4月起就不斷呼籲中國政府還他父親自由。他向《解放報》記者表示,自今年一月以後,家人再無父親的任何消息。兒子因此決定打破中國政府要求的沉默,呼籲當局釋放其父親。《解放報》文章就此寫道,他的經歷是很多維族人經歷的一個典型,再次證明新疆維吾爾少數民族不斷面對的迫害。這名在比利時獲得政治庇護的維族人告訴記者,他父親是漢語教師,後來是某地學校的校長。有30年的黨齡,但並不是政治活躍分子,也從未參加過遊行,但他是當地維族人社團的領頭人物之一。在他兒子看來,這有可能是父親被關押的一個原因,當局一定是認為他太有影響力,太出名。

李鵬是“無產階級革命家”還是“北京屠夫”?

中國國務院前總理李鵬近日逝世。他究竟是官方評價中的“傑出的無產階級革命家”,還是鎮壓北京八九民運的“北京屠夫”?《費加羅報》駐京記者的報道指出,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評價反映出李鵬的極端個性。一方面他對黨保持了一種絕對忠誠,而另一方面,他也在1989年擔任總理期間獲得了“北京屠夫”的稱號。但北京獨立記者和異議人士高瑜認為,六四鎮壓是李鵬的一大罪行,但不應該忘記,這場屠殺的主角是鄧小平。高瑜認為,李鵬在某種程度上承擔了本應在鄧小平肩上的責任,鄧小平才是這次屠殺的下令者。文章指出,在持續55天的八九民運過程中,李鵬在不同層面活動,促成了最後的血腥鎮壓。李鵬晚年曾希望出版日記,給出他對這一事件的記錄,但中共沒有允許出版。從流傳出的片斷來看,李鵬將鎮壓的責任推給鄧小平,很可能正因為如此,當局沒有允許李鵬日記出版。這篇文章也簡短提到李鵬力推的三峽大壩工程。

中國宣示其軍事強國雄心

《回聲報》駐京記者的文章則從中國最新公布的國防白皮書,透視中國的強軍雄心。文章寫道,中國要想成為世界超級大國,就不可能沒有與這一雄心匹配的軍事能力。習近平自2012年上台後,對中國軍隊啟動了規模前所未有的改革,希望建立一個現代化的強大軍隊。相關的戰略調整自2015年的國防白皮書之後進一步加快。鑒於中國軍隊快速現代化引發的不安,人們對本周三推出新版國防白皮書更加關注。新版白皮書當然重申了建立一支現代化、高科技的軍隊的決心,但沒有像2015年白皮書那樣秀肌肉。法國智庫戰略研究基金會研究員Antoine Bondaz評論說,中國正在加強其軍事大國的地位,這份新版白皮書更像是一次大型公關行動,而不是宣示新戰略。但《回聲報》記者注意到,白皮書在台灣問題上則顯得充滿威脅。

轉自:阿波羅 

分類: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