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前總理李鵬本身是爭議性人物,其7月22日去世,29日遺體火化當天的現場細節異常也引起外媒揣摩,認為暗中是元老們與習近平的一番較量。

7月29日上午,李鵬遺體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火化。上午,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等七名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還有江澤民等人前往送別。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在外地送花圈。

《法廣》7月31日刊文稱,當“八九學運”領袖之一、流亡美國的周鋒鎖在海外“慶祝李鵬之死”的時候,在北京八寶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以最高規格為李鵬送終。但是,人們很快發現,情況有點異樣。

文章列出異樣之處之一是,告別儀式上,習近平率全體常委致場,並向李鵬遺體三鞠躬。一直揣測會不會出席的江澤民被幾人攙扶着出席。江不顧身體嚴重衰弱親自前來告別,多少令人驚奇,然而,讓人感到更驚奇的是,另一位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沒有出現。

文章說,中共新華社對此的報導很模糊,只說謊胡錦濤在外地送花圈,對李鵬去世表示哀悼。胡錦濤如果沒有重病,應該乘坐專機前來出席告別式不成問題,他沒有出席,是一個問號。

這還不夠,接替李鵬、與江澤民搭檔的前總理朱鎔基,以及隨後胡溫執政時期的溫家寶總理都未出席。於是社交網絡有分析認為,胡錦濤不願意與李鵬綁在一起,具有改革形象的朱鎔基,曾經是趙紫陽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更不願意出席“天安門屠夫”的葬禮。

甚至與江澤民、李鵬同時期,人們常常以江曾並稱、權傾一時的江派二號人物曾慶紅也沒有親自出席李鵬的告別儀式。也就是說,李鵬同時代的三個常委都沒有出席,他們是朱鎔基、李瑞環、李嵐清。後于李鵬的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曾慶紅、賈慶林等也沒有出席,在這種情況下,江澤民強行撐着出席令人驚詫。

法廣還質疑,還有其它的前高層為什麼不出席?人們發現連一直被視為極左的劉雲山、張高麗等習近平首屆當權時期的常委們也沒送花圈。

文章懷疑,這意味着一方面他們要和李鵬切割,同時也是對習近平的權威的挑戰,似乎顯示中共高層內部分歧比較嚴重。

李鵬到底做了什麼事讓人不滿呢?在李鵬病死後當局的訃告中,高調褒揚了李鵬在1989年“六四”時“採取果斷措施制止動亂,平息反革命暴亂,穩定了國內局勢”,又稱其“在三峽工程決策和建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而李鵬在民間的名聲卻剛好因為這兩樁事而臭。

中共黨內分裂已不是新聞,但這樣明顯的分裂,在人死去也不放過卻比較罕見。“八九學運”領袖王丹以為,按理說,與李鵬共事過的元老,如李瑞環、朱鎔基、溫家寶等,身體並無大礙,老同事和老上級去世,于情于理都找不到不出席的理由。他們集體不來,是一種政治表態。”

《新唐人》引述觀點指,這或表明他們不願背“六四鎮壓”及“三峽工程”這兩大黑鍋,畢竟這兩件事李鵬都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為李鵬送終,意味着在這樣一種特別儀式上向其致敬,在歷史上會留下一筆。

分析稱,元老中只有江澤民掙扎出席,一方面是因為李鵬鎮壓“六四”,江是最大受益者,藉此爬上權力頂峰,並且“六四”後,兩人共進退,也許狐死兔悲。另一方面江是在“刷存在感”,畢竟習近平上台後,通過反腐,掃清前朝人馬,江派勢力大大削弱。

《法廣》文章還提到另一個很奇怪的情況是,在李鵬告別式之後,其女兒李小琳於29日當天撰寫的一篇懷念父親李鵬的祭文,次日就在網上流傳,引起許多評論。

祭文中有一個細節,李小琳強調他的父親李鵬“從年輕時已養成了記日記的好習慣”,“記憶超群……”。

文章說,據說李鵬在香港未能出版但轉到海外出版的李鵬日記中曾說“六四鎮壓”責任在於鄧小平,李鵬後來也在官方出版的《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一書中說明確表示,“三峽工程”建造的決定是在江澤民主持下作出的。

《法廣》認為,李小琳這是在暗示,讓他的父親為“六四”背鍋,沒那麼簡單?據說,李鵬訃告徵求家屬意見時,家屬不同意把“六四”評語寫在上面,但中共黨中央還是決定了。

對於李鵬作古了。原中共中央委員、趙紫陽秘書鮑彤近日對李鵬有一段總結。他稱李鵬一生有三件大事“可以加載史冊”:一是在鄧小平指示下執行了“六四鎮壓”,二是主持修建了備受爭議的“三峽大壩”,三是在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精神指導下,全家人“先富起來”了。

但也有人指出,其實不止李鵬,整個中共權貴家族都是全家人先富起來了,特別是借“六四事件”上台以及被李家暗示指證是三峽禍國殃民工程的決策者的江澤民,其家族被公認是“中國第一貪”。

轉自:希望之聲

分類: Uncategoriz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