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日報2019年11月08日訊】一個專家小組近日警告說,如果中共政權繼續成長為更強大的原料藥(API,又稱活性藥物成分)全球供應商,將會威脅美國的安全。

據《大紀元時報》英文版報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藥品評估與研究中心主任珍妮特·伍德考克(Janet Woodcock)表示,「截至2019年8月,向美國市場供應原料藥的製造廠商中,只有28%在美國。」

她指出,在全球市場上,目前中國的API廠家數量仍少於美國(中國占13%,美國占28%),但是過去十年中中國的生產能力在持續增長。

發展壯大的原料藥巨頭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R. Wessel)說,「中(共)國扶持化學和製藥行業,淘汰了許多美國生產線,甚至使之完全停業。」

他解釋,「中國製造2025」和「十三五規劃」(2016—2020年)等國家政策,爲中共在原料藥領域的發展擴張提供了便利。

韋塞爾說,美國不僅停產了青黴素這樣的藥物(最後一家製造廠於2004年關閉),而且北京也「吸引了美國頂尖研究人員為其公司工作」; 並且通過一些國家招募計劃,如有爭議的「千人計劃」,尋求「實現中共的規劃目標」。

應該指出的是,據美國情報部門的分析報告,千人計劃的目的是「促進將美國科技、知識產權和技術機密合法和非法轉移」給中共政權。彭博社報導說,這份報告所評估的是長期態勢。

面對這種情況,美國公司在很受限制的中國醫療市場上加大投資,導致「美國這裡的生產能力進一步受到侵蝕」、「研究開發向中國轉移」。

據中共官媒報導,今年5月30日,在中共宣布「將投資新的政府集中採購計劃,以期壓低仿製藥價格、促進行業競爭」的數月之後,跨國製藥巨頭輝瑞宣布,旗下生產普通藥的輝瑞普強全球總部落戶上海,輝瑞由此成爲第一家在中國開設總部的國際製藥公司。

「將地位變武器」

韋塞爾強調:「中國可能利用其在供應鏈中的地位來損害我們並帶來危險。」

仿製藥(又稱學名藥)是指已過專利保護期的合法仿製藥品。據大紀元引述官方消息,在仿製藥生產領域,印度排名第一,占比24.5%,而中國的產量為8.5%。

而據《印度經濟時報》報導, 2014年以來,印度的仿製藥產業所用的原料藥,90%以上來自中國大陸。

這使得仿製藥的供應變得很不可靠,因為「與中共關係一旦惡化,就可能導致該國基本藥物的供應嚴重短缺。此外,在中國享有壟斷地位的情況下,中國可以輕易提高其中一些藥物的價格」,波士頓諮詢集團合夥人巴特·詹森斯(Bart Janssens)評論說。

此外,位於紐約的非營利性生物倫理學研究所「黑斯廷斯中心」(The Hastings Center)高級顧問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告訴美國國會,她預計中國在仿製藥市場的份額將會激增,因為共產政權公開補貼藥廠,使得藥品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出售,以擊敗競爭對手。

這與中共壟斷全球抗生素生產所採用的策略如出一轍。「服用普通抗生素治療肺炎的老人,以及患有危及生命的敗血症的醫院患者可能會依靠中(共)國發善心來提供(藥品)核心成分」,她說,「中國不必入侵電網或發射導彈來打垮美國;它可以拒不供應抗生素和其它基本藥物。」

假藥「毒藥」遍地

另一個潛在危險是中共監管不力而導致的藥品質量問題。據路透社報導,2007至2008年間,摻假的中國產血液稀釋劑「肝素」致病數百人,並奪去了81名美國人的生命。此後十年來,美國和歐洲監管機構加強了對中國藥廠的審查。

去年7月,長春長生生物技術公司的 「白百破」(白喉、百日咳、破傷風)疫苗被曝出造假。另外,湖北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公司也被曝光生產問題疫苗。

去年6月,由浙江華海製藥有限公司生產的含有效成分「纈沙坦」的幾種治療高血壓和心力衰竭的藥物,被檢測出含2A類致癌雜質,被FDA宣布停止銷售。

去年9月,四川友好藥業有限公司生產的治療甲狀腺功能減退的原料藥又被檢測出雜質,所有批次產品被FDA宣布召回。FDA表示,「這類API及其成藥對患者構成安全風險。」

今年1月,江蘇淮安市金湖縣2萬多名兒童注射了過期疫苗,多名兒童致殘……

中共政權的腐敗

韋塞爾10月30日警告美國國會,「(中共)腐敗問題也影響到該行業產品的安全性。」僅舉兩例:

1. 前中共國家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局長鄭筱萸曾因受賄批准出售6種假藥,其中「齊二藥」和「欣弗」注射液共導致20人死亡,於2007年被判處死刑。

2. 2018年7月,長春長生生物技術公司產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中,該公司則通過偽造生產記錄掩蓋錯誤。

責任編輯: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