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金湖鎮塔后有一對嗜啡族父女陳天啟和陳羽湘,致力推廣「生活咖啡」概念,期盼在客人面前展演一場場咖啡秀;他們主張喝咖啡不要聊是非,才能好好享受好咖啡。

塔后住宅區舊識咖啡店,客廳左牆貨架擺滿各樣式咖啡器具。入門的摩卡壺,進階的虹吸、比利時壺、手沖壺;手沖壺又分使用濾網、濾紙兩種,濾紙有錐形、扇形和碗形;男主人最近夯的「愛熱壓」;應有盡有。

陳天啟說,每個器材都要熟悉,「人家問你,才知要如何回答」。他原本愛喝茶,因妻子楊淑慧喜歡收集咖啡杯,他愛屋及烏,「棄茶從啡」。從喝咖啡到玩咖啡,女兒陳羽湘從小耳濡目染,也玩出一片天。

金門縣8年級生陳羽湘(圖)從小跟著父親喝咖啡、玩 咖啡,她說,喝咖啡要用鼻子慢慢呼氣,回味咖啡的香 氣和餘韻,建議「喝咖啡時不要聊是非,味道才不會從 嘴巴裡跑出去」。(圖片來源:中央社)

陳羽湘12歲左右開始喝咖啡。起初爸爸烘豆,她設計商標,後來她也學會烘豆;大二應邀在各機關團體授課後栽進咖啡天地,繼續學習且大量涉獵相關書籍圖鑑,談起咖啡的種種,她引經據典,頭頭是道。

民國96年陳家開賣咖啡豆,陳羽湘說自己烘豆,會和朋友分享咖啡。朋友不好意思長久白喝,於是他們自家賣起咖啡,客人都是故舊好友,店名就叫「舊識」。主人烘豆或外出時客人常撲空,又名「撲空」咖啡店。

舊識的現煮咖啡只外帶,不內用。陳羽湘說,外帶的客人才是真正品嚐咖啡的人,外帶還可把空間價格回饋客人,「希望客人真的愛喝咖啡,不是為了空間」。

金門縣金湖鎮8年級生陳羽湘(左),從小看著父親喝 咖啡、玩咖啡,她青出於藍,在家烘焙咖啡豆,並到各 級學校、社區團體授課。長輩級學員獲益良多。(圖片來源:中央社)

對舊識而言,咖啡不只是一杯咖啡,強調的是「生活咖啡」。陳天啟指這是一個「桌邊咖啡」概念,就是為客人沖煮咖啡的同時,介紹豆子、器材特性和產地故事等,整個展演過程彷彿一場「咖啡秀」。

「如果我能在你旁邊沖煮一杯咖啡,你喝了才會與這杯咖啡有連結,不是喝過就算。」陳氏父女的咖啡哲學就是希望客人不只買杯咖啡,自己也要能調理咖啡。

咖啡原是一般人吃簡餐或鍋物的飯後附屬飲品,陳天啟說,在金門單賣咖啡豆市場有限,近年金門喝咖啡人口雖確實增加,「但像我們這麼『瘋狂』的很少」。咖啡業分賣杯、賣豆子、賣器材三大類,陳家全有。陳天啟說,「別人有的,我們也要有;別人沒有的,我們更要有,不然怎能知我們家東西好不好?」

原本愛喝茶的金門縣金湖鎮民陳天啟(左),因妻子楊淑慧(中)喜歡收集咖啡杯,他從此「棄茶從啡」;女兒陳羽湘(右)從小跟著他玩咖啡,也玩出了一片天。(圖片來源:中央社)

陳天啟在公務機關上班,咖啡店現由女兒經營。陳羽湘很享受工作與興趣和生活結合。「我的目標是煮讓客人喝了感覺很棒的咖啡」。陳羽湘說,喝來柔順舒服就是好咖啡;陳天啟形容好咖啡就是「想再來一杯」。

她也顛覆「喝咖啡聊是非」的慣性,表示喝咖啡要用鼻子慢慢呼氣,體驗咖啡的乾濕香氣和餘韻,建議「喝咖啡時不要聊是非,味道才不會從嘴巴裡跑出去」。

有人為烹煮牛肉美食而養一頭牛,陳羽湘說她越來越接近源頭了,她期盼有一天能到咖啡原產地,看看當地如何處理豆子,也要在那裡煮咖啡,跟產地連結。

「我們是喜歡咖啡,才做咖啡」,「每天小小的表演(咖啡秀),就很滿足了」陳氏父女對咖啡的熱愛,既單純又堅持。

來源:中央社

更多: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