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連任競選已經開跑。勢如往年,2020年大選結果將取決於關鍵搖擺州選民的投票。目前形勢如何,可從路透社對選民的採訪中略知一二。

這些搖擺州先從佛羅里達州、威斯康辛州和賓西法尼亞州說起,這裡是共和黨和民主黨競爭激烈的選區。

「我希望再給川普4年時間」

上週川普在佛州舉行集會,正式開啟連任競選行程。約翰‧蘭戈斯(John Lenges)在集會現場伸出4個手指,呼應川普的集會主題「還有4年時間」。

4年前川普首次競選時,蘭戈斯還是民主黨選民。之後,他改變立場,首次為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投了票,因為川普表現不同,是位商人而非政治達人。

「這是一次叫醒電話,我們的國家需要轉機。」65歲的蘭戈斯說。他現已退休,之前是一名設備維護主管。

當蘭戈斯時常從報導中聽到暴力事件的新聞時,他開始擔心孫女們的未來。他也不喜歡看到為紀念美國南北戰爭中邦聯軍士兵的雕像被拿走。他認為這麼做有辱歷史。

川普可能無法解決每一個問題,蘭戈斯說,「但從他這裡是個開始」。

當朋友看到蘭戈斯舞動著自製的川普競選標牌時,覺得他有點不可思議。

蘭戈斯還收藏了一些川普競選的紀念品,包括他參加2016年川普就職典禮的入場券。他把門票用相框錶起來,掛在自家的牆上。

當父親在印第安納州任助理消防局長時,蘭戈斯加入了民主黨,並未改變過立場。他欣賞美國價值觀並在此基礎上,將兩個兒子撫養成人。

直到川普出現後,蘭戈斯開始轉向支持共和黨。他目前仍支持川普的政策和對美國的願景。

最近蘭戈斯去美國大峽谷度假時,特地增加了一天的行程,去美墨邊境看了那裡川普誓言要修完的邊境牆。

回來後,他在川普集會上舉著標語牌拍照,上面寫著:「沉默的大多數人支持川普。」

佛州是美國大選中兩黨競爭激烈的關鍵選區之一。2016年,這裡的共和黨選民占49%,民主黨選民占47.8%。與2012年相比,共和黨選民人數略有增加。

「還要多考慮一下會選誰」

31歲的博(Stacy Baugh)是位民主黨選民,住在威斯康辛州。她也是位單親媽媽,帶著4個孩子和表姐同住在一間公寓房中。

博希望能有更多就業選擇,獲得更高的薪水。目前她在一家生產空氣淨化器的工廠工作,時薪13美元。

她還希望孩子們能去更好的學校讀書。她的父親有犯罪記錄。博希望父親能有更穩定的就業機會。

2016年,博在大選時沒有投票,因為她對川普和希拉里都不夠信任。

博住在以非裔為主的選區拉辛(Racine)縣。作為民主黨選民而放棄投票,這在當地很少見。這裡的生活狀況和就業機會在全美排名靠後。

如何能付清每月帳單和面試新工作等事項已經填滿了博的時間,她幾乎無暇再顧及目前的民主黨競選人,以及他們在政策和主張上與川普有哪些不同。

對於未來,博計劃完成有關信息技術的學習。

她最近還參加了一個富士康科技工廠的培訓。這家工廠正在建設中,博希望川普的恢復美國製造業的計劃在當地能有更大發展。

博目前不確信自己是否會在明年大選中為川普投票。她認為,川普在用詞方面還需斟酌。

多年前她為美國首位非裔總統奧巴馬的當選投了票。但之後奧巴馬未能赦免更多非暴力罪犯,這讓博感到失望。

2016年她對希拉里的競選更感到缺乏信心,因為希拉里的丈夫克林頓總統在任時,曾收緊對刑事罪犯的裁決標準。

對於2020年大選,博說,只要能遇到可以打動她的民主黨候選人,她會不惜餘力地幫助此人,挨家挨戶地為選民派發競選傳單。

2016年,威州民主黨選民占46.45%,比2012年下降約6%;共和黨選民占47.22%,比2012年增加約2%。

「更傾向再為川普投票」

祖克(Kurt Zuhlke),63歲,是一位賓夕法尼亞州居民和小企業主,也是共和黨籍註冊選民。

對於2020年大選,他對候選人持開放態度,但更傾向繼續為川普投票。

祖克說,他曾給前總統奧巴馬8年的時間為美國帶來改變,但結果令他失望。

2016年,他把希望留給了商界能人川普。

「我希望美國人能意識到,這個國家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祖克說。

他認為自己在2020年大選中,更傾向繼續支持川普,因為民主黨競選人年歲「太大」或「太社會主義」了。

祖克也是當地一個童子軍團隊的領袖,他希望藉此機會帶領美國年輕一代更多了解和根植於美國價值觀,包括對國家忠誠、不怕吃苦、努力工作和公民意識等品格。

祖克認為,川普可以適當讓自己的話變得更溫和一些,但他十分支持川普的魄力和打破以往政客的治國常態,真心為美國帶來改變,比如川普為美國經濟帶來了50年來的最低失業率、遵守諾言為工業界削減政府監管、協助中小企業發展等。

祖克居住的地區位於賓州北安普敦(Northampton)縣,是一個舊工業區,曾經的採石場和紡織廠早已被廢棄多年。這裡也是一個以白人工薪階層為主的社區。

祖克說,他在30多年前搬到這裡,當時的意大利後裔對他和家人都非常友好,並提供很多幫助,還經常在週末邀請他們一起吃意大利晚餐。

「每個人都彼此認識和相互照顧」,祖克說,「但現在人們的關係不再那麼親近了。」

他認為,以往的華盛頓政客離普通民眾越來越遠。2016年,當希拉里稱川普的支持者為「可悲的一群人」時,特別體現了她和政客們的自負,祖克說。

祖克特別看重「努力工作」在美國價值中的分量。13歲時,他開始通過修剪草坪掙錢。再長大一點後,他開始為餐館洗餐具,也做過保險銷售員。

上大學後,當他發現自己可以比經濟學教授掙到更多薪水時,祖克沒有念完大學就開始創業了。

他開辦了一個家族企業,僱了9名當地員工,為一個全球供貨商生產農產品集裝箱。

祖克說,無論總統候選人隸屬哪個黨派,「我想為那些能真正為美國帶來改變的人投票。」

轉自:大紀元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