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美國大選,都離不開一個辯論主題: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其實這也是西方民主國家,尤其七大工業國家選舉時的共同現象。西方的左派、右派有很多標誌,經濟政策(背後更是哲學理念)就是最重要的識別標準。

社會主義,就意味著更多的國家控制,更大的政府,更龐大的開銷,更氾濫的社會福利,即政府要從搖籃管到墳墓。在這個政府包干的過程中,個體權利、個人自由、人的想像力和創造力都受到限制,都會萎縮。而沒有了個人權利,最後就沒有了個人。社會主義的極端形式,就是奧威爾的《動物農場》、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扎米亞京的《我們》;現實版,就是共產蘇聯,毛時代的中國,今天的北韓。

資本主義,則是推崇市場經濟,由看不見的手(供求自然調節)來主導,而不是政府;同時拒絕政府用高稅收均貧富(等於政府搶奪個人財產進行二次分配)。在真正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下,才可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個人潛力、保護個人權利,在這個前提下,才帶來社會的繁榮。

我們且不說當年共產蘇聯和毛時代中國推行社會主義的惡果,也不提美國是走資本主義道路的成功(成為世界唯一超強),只舉幾個其它國家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兩種主義和政策帶來的不同結局:

委內瑞拉:通膨率一千萬%

當今世界關注焦點之一是委內瑞拉。上世紀70年代委內瑞拉的經濟是整個南美洲最好的,結果崇拜毛澤東的查韋斯拿到總統權力後,推行社會主義政策,政府包攬一切,完全毀了這個國家。查韋斯的口號是:「21世紀屬於社會主義」。「富有是壞事」。他製造貧富對立,煽動窮人革命,實行全面國有化(包括石油公司),國家控制商品價格,廣泛提供福利補助的社會主義政策,結果委內瑞拉成為這種烏托邦的試驗地和犧牲品。

查韋斯死了,留下一個爛攤子:委內瑞拉物價飛漲,貨幣暴跌,目前通膨率政府承認170萬%,國際貨幣基金預測高達1千萬%!3200萬人口的委內瑞拉,現已有300萬人逃離,佔總人口近10%!成為嚴重的政治和人道危機!

曼德拉們毀掉了南非

另一個很典型的國家是南非。它曾是整個非洲唯一發達國家,被稱為「非洲經濟巨人」,因從1965至1982年的17年裡年均經濟成長率達15.2%。當時南非的高速公路里程一度僅次於美國、德國,居世界第三。

但是,在崇拜毛澤東的黑人領袖曼德拉掌權後,他的國大黨至今執政24年,一直推行社會主義,結果把南非帶入災難:南非早年的經濟騰飛迅速變成走向蕭條,經濟多年停滯不前。據世界銀行數據,從2014年至今,南非的經濟增長率接近零!南非失業率過去多年在20%以上,目前是27.1%,全球第二高(第一是委內瑞拉,34%)。

南非除了失業率高、經濟成長率低之外,還有三個驚人記錄:愛滋病、強姦率、凶殺率都是全球第一。每天有大約50起故意殺人,100起強姦,700起盜竊和500起其它暴力襲擊犯罪被官方記錄在案。南非超過700萬成人(佔人口14%)感染了愛滋病。

曼德拉2013年底去世後,我在《曼德拉不是英雄》一文中質問:一個國家三分之一的女學生有愛滋病,三分之一的孕婦是愛滋病患者,每26秒就有一起強暴,每四個成年男子裡就一個有過強姦行為,甚至不斷髮生輪姦嬰幼兒的暴行,凶殺率居世界前列,人均壽命大幅降低,失業率高攀,經濟滯緩,腐敗遍地,如此這般的國家是人類歷史上以前從沒有過的!難道這就是被稱為「道德聖人」的曼德拉和他的繼承人給南非留下的「偉大遺產」和「道德啟示」嗎?

阿根廷,要為她哭泣

與南非的例子比較接近的還有美洲的阿根廷。南非是非洲大國,阿根廷領土面積(近300萬平方公里)全球排第8位(前7位是俄羅斯、加拿大、中國、美國、巴西、澳大利亞、印度)。阿根廷是拉美第三大經濟體(僅次於墨西哥和巴西)。二戰前,阿根廷排在世界富有前列。1914年時,阿根廷的人均GDP就已超過德國、法國、義大利;之前已連續43年經濟成長率超過6%(這個記錄至今沒有其它國家打破)。有評論說,在20世紀20年代的美國電影中,富有的外國人的形象,基本全是阿根廷人。

結果,這樣一個富有的阿根廷,就被社會主義給迅速毀掉了!因為一個熱衷均貧富、政府壟斷、國有化的陸軍上校胡安.庇隆在四十年代獲得權力、當上了總統,他的社會主義想法和民粹主義後來被稱為「庇隆主義」。庇隆主義沒有給阿根廷帶來庇護,更沒有帶來興隆,而是貧困,經濟災難,社會動盪。

庇隆的第二任夫人艾薇塔也是狂熱社會主義者,美國左傾的好萊塢曾拍出電影《艾薇塔》歌頌她,其主題歌《阿根廷,別為我哭泣》感動過無數烏托邦夢幻者。其實,阿根廷人民需要哭泣,為過去支持庇隆、艾薇塔搞垮了經濟、造成社會災難而哭泣和懺悔。

阿根廷直到2015年才發生真正變化,就是重視商業、走市場經濟的企業家馬克里當選了總統,開始終結「庇隆主義正義黨左派政府過度干預市場經濟導致阿根廷經濟停滯的情況」,結束四高(高關稅、高腐敗、高福利、高通脹),走出庇隆主義的陰影,邁向資本主義——重視個人權利,保護私有財產,不再國有化和反美反西方,而成為美國的盟友。今年阿根廷將舉行總統大選,曾做過兩屆總統的庇隆主義信奉者、左傾的克里斯蒂娜要捲土重來,看阿根廷人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

智利:挽救國家的政變將軍

拉美地區與阿根廷類似的智利,也是沒有非洲裔人口,種族以歐洲白人、混血族群居多。1970年,信奉馬克思主義的阿連德當選總統,立即推行社會主義政策,像當年毛澤東推行「土改」和「工商改造」那樣,強行沒收私人土地,把企業全面國有化。結果迅速把智利帶入災難:智利的通貨膨脹率當時高達1000%。

在全國怨聲載道之際,皮諾切特將軍發動政變,推翻了阿連德政府,阻止了智利的赤化。隨後皮諾切特去找了美國芝加哥大學的自由經濟學大師弗裡德曼(Milton Friedman),拿到的「藥方」是走資本主義道路:全面私有化、市場化,大幅削稅,減少國家控制,給企業鬆綁,降低政府開支,用優惠政策吸引外資等。結果在皮諾切特掌權的17年中,智利成為拉美最富有的國家之一;到皮諾切特卸職的1990年,智利的人均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了40%,人均收入達12,000美元。

但皮諾切特將軍領導的政變,廣受西方左派的痛恨和譴責,因為他結束了左派們心儀嚮往的社會主義。事實是,這位勇敢的將軍挽救了智利。在軍政府下,智利被阻止了走向社會主義,更拒絕了古巴化和蘇聯化。皮諾切特之後,智利雖有過三次左派執政,但他們無法完全推翻利伯維爾場的經濟底座。後來又有兩次右派執政,現在就是保守派的皮涅拉當總統,進一步強化了市場經濟的道路。目前智利的人均收入已達1萬6千美元,是整個南美經濟最發達的國家之一。這一切都得利於弗裡德曼告訴皮諾切特的秘方,他兌現了:實行市場經濟,拒絕社會主義!

最拒絕社會主義的國家應該是美國。當然美國左派也是熱衷社會主義,但受到右派的強烈反彈和制約。川普(特朗普)總統不久前在邁阿密演講誓言:美國絕不走社會主義。1820年時,美國經濟只佔全球2%,而今天,美國經濟規模世界第一,佔全球24%(近1/4),而美國人口只佔全球4%。這一切,都來自民主制度和資本主義。哈耶克說社會主義是通向奴役之路,是災難!而市場經濟是通向自由之路,資本主義的背後,是尊重人的權利和自由,這樣的理念和實踐,才可能帶來個人的富有、國家的強大、社會的真正公平和穩定。

轉自:看中國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