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營口市法輪功學員談銀珍在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不斷遭受騷擾、綁架,被迫流離失所數年,身心受到極大傷害,於2019年4月11日含冤離世,終年67歲。

明慧網報導,2013年1月7日,警察欲構陷談銀珍,使得她被迫流離失所,一人在寒冷的冬天離開家門和親人,在歷經4年左右的時間裡,她出現腦血栓的症狀,無法生活,被迫回家。即使這樣,她家的電話、住所都被監控,她本人還不斷遭到騷擾。

後來,她被家人送進了養老院,在那裡,她的生活需要人幫助。幾個月後,於2018年她又回到了家(家裡搬了家)。在家的這段時間裡,她基本上就是植物人,吃喝拉撒都靠丈夫護理。但她所在的新社區還有人對她進行騷擾,要她簽字。當她丈夫讓來者進屋見她時,那位想讓她簽字的人嚇得回頭就走。

2013年,談銀珍寫下的一篇自己遭受迫害的文章成為了她的遺書。

談銀珍在修煉前曾患有多種疾病,不能工作,早早病退在家。1996年8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不久身體得以淨化,疾病不治而癒,身心獲到健康。

她寫道:「是法輪功創始人李大師把我從病魔中解救出來,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並使我明白生命存在的價值,明白了修煉大法才是我生命真正的期盼、做人的真正目的。從此,我有了生機、有了歡樂,我又能工作了,生活寬裕了,家庭和睦了。」

可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原營口市西市區、西市場派出所,以所長李成金為首,夥同副所長王學利、片警吳立仁、王一震等人,不間斷地迫害她。

她被西市場派出所綁架、關押過三次。警察每次都在下午3點多,到她打工的單位綁架並非法審訊她。片警吳立仁還拍桌子恐嚇她。他們對她輪番審訊到半夜或下半夜1點多鐘,再把她丈夫找來,才放她回家。

2011年8月24日晚8點,她當時在朋友家,被得勝派出所所長曲毅、警察張寶乾一夥人綁架,隨後遭抄家,她的二百多元錢被非法蒐走。

她被非法拘留半個月後,又被強行送進撫順洗腦班迫害。期間,她每天被謊言強行洗腦,被非法關押了17天後才回家。她與丈夫去得勝派出所要錢和物,所長曲毅不給,也不給開收據。

2012年9月28日上午10點左右,她正在家中,聽到敲門聲,一個女人說是社區檢查防火、防盜的。她說,家裡天天有人在,不用查,沒給開門。

緊接著,她聽到砸門聲。有人喊:「我們是派出所的,趕緊開門!不給開,我們就撬門、撬鎖了。」隨即就聽到那門被撬得叮噹響,她就打開門,一下子闖進七八個人,其中倆個人上前就按住她不讓動,一人提了鐵棒進來。

她問:「你們是幹什麼的?」他們說:「是市公安局的統一行動,今天來抓你、蒐查你家。」她問:「為什麼抓我?我犯哪一條法了?」那些人說:「因為你煉法輪功。」然後,他們拿出逮捕令、蒐查令讓她簽字,她拒簽。

她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強身健體,講的是『 真、善、忍』、道德回升。我沒有犯法,難道共產黨的法律是懲善揚惡嗎?」

他們非法抄走她的法輪書籍、電腦、打印機等私人物品。當時她還穿著拖鞋,就被他們綁架到五台子派出所。警察讓她在犯罪嫌疑人的表上簽字,她告訴他們自己沒有犯罪,是有信仰的,法律講的是信仰自由,自己應該受到法律保護才對。因而她一概不簽字。

下午4點多,西市區國保大隊長蔣明夫裹挾五台子派出所的人,在她血壓高壓達210、低壓130的情況下,硬把她非法押送到看守所。看守所對她體檢後拒收,她才回了家。

2013年1月8日,她丈夫接到電話,說讓她明日到西市檢察院去核實簽字。自此,西市區五台子派出所、檢察院、國保大隊長蔣明夫一次次地打電話騷擾、恐嚇、威逼她丈夫,說如果她不去檢察院核實簽字,他們就動用公安武警通緝、抓捕她。

西市勝利派出所所長與警察,街道、社區人員也經常往她家打電話,騷擾、威逼她丈夫。街道還動用退休人員來監視她。她丈夫的手機和家中的座機都被監聽,她與家人沒有人身自由。當時那些人正企圖誣判她,她被迫在天寒地凍的日子裡一人流離在外。

談銀珍在自述中寫道:「希望參與迫害的人員不要再踐踏自己的良知,立即停止作惡,並將功贖罪,為自己與家人留下生命的未來。」

轉自:大紀元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