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在記者會上稱,日前阿富汗塔利班駐多哈政治辦事處主任巴拉達爾和他的幾名助手訪問了中國,中方官員同巴拉達爾一行就阿富汗「和平和解進程、打擊恐怖主義」等問題交換了意見。

這是中共首次明確證實塔利班代表訪華的消息。此前,中共曾多次邀請塔利班代表訪華,但官方都祕而不宣。

「和恐怖分子談反恐,和封閉朝鮮談發展,和俄國談領土完整,和美國打貿易戰。」這是網友對中共如今這種愚蠢和瘋狂狀態的準確描述。

中共公開和恐怖組織塔利班談反恐,為何中共做出這種瘋狂而不尋常的舉動?

諸多證據已經表明,中共是世界上許多獨裁者、恐怖組織和恐怖分子背後的支持者,不僅暗中為其提供資助,而且還對其售賣武器,提供技術支援等。

中共早在三十年前就與伊朗進行武器交易,包括常規武器、導彈、核子和化學武器。美國中央情報局證實,1996年8月中共和伊朗簽署了一項三十億美元的協議,包括銷售彈道導彈、導彈指引技術和導彈生產設備。

2011年9月,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曾披露,當年7月下旬,中共政權違反聯合國禁令,經過阿爾及利亞和南非,暗中向窮途末路的利比亞獨裁者卡紮菲提供了大量的儲備物資和武器,價值在2億美元左右。

製造美國「911」慘案的恐怖組織——基地組織的頭目本·拉登,與中共的關係也十分密切。本·拉登曾多次去中國治病療養,而他能在巴基斯坦隱藏相當長的時間,也是中共與巴基斯坦商談的結果。而華為公司曾為塔利班提供電訊網路。

很多恐怖主義分子都在中國訓練基地接受過訓練。比如,當年伊拉克戰爭爆發之後,所謂的伊拉克遊擊隊相當多的成員都是在中國接受過訓練以後,被遣回到伊拉克和美國作戰。

中國銀行還在2012年被8名在一起校園恐怖襲擊中遇難的以色列高中生的家屬告上了美國紐約法庭,起訴書指中國銀行通過紐約分行「故意且不計後果地」向恐怖分子提供銀行服務。起訴書稱,中行從2003年起為巴勒斯坦哈馬斯組織提供了幾十次電子轉帳服務,總額高達數百萬美元。這些款項由哈馬斯在伊朗和敘利亞的領導人發出,通過中行在美分支打入中行在中國國內的一個帳戶,該帳戶「與哈馬斯及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組織有關」。之後,這些錢又被轉至哈馬斯及加沙和約旦河西岸的其它恐怖組織,用於實施恐怖主義襲擊。起訴書還稱,以色列方面曾在2005年向中方提出停止中行類似轉帳服務的要求,但未獲中方重視。

中共從暗中支持恐怖組織,到如今公開與恐怖組織並肩合作,這種轉變的主要原因如下。

2019年,在持續進行的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中共政權走向一個即將分崩離析的臨界點,中共政權在內憂外患的困境下,基本處於眾叛親離的狀態。中共開始本能地靠近與其相近的政權和組織,來獲得黑色能量的補充。以殺戮起家的中共,自然靠近恐怖殺人的組織。因此,中共公開與恐怖組織站在一起,是其快要滅亡前本能的一種行為方式。

從表面上來看,中共現在公開與恐怖組織塔利班合作,是想要獲得與美國貿易談判更多的籌碼,但從更深層來看,那些所謂的恐怖國家和組織,在中共面前,是小巫見大巫,中共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組織和恐怖大王。如果把中共看作是一個生命的話,那麼,中共與塔利班站合作這件事情,就是這個邪惡生命在快要滅亡前的本能反應和掙扎。

──轉自《大紀元》

推薦影片:

更多:

分類: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