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5日,美国的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先生在美国纪念大屠杀博物馆会见了多位遭受过宗教信仰迫害的幸存者,其中一位就是张玉华博士。张博士是一名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而遭受中共迫害并累计被监禁7年半的死里逃生者。

布朗巴克大使欢迎大家参加即将在明天开幕的第二届“全球推动宗教自由部长级大会”,并随大家一起参观了这个为了让人们记住二战时德国纳粹对犹太人进行残酷大屠杀而建立的大屠杀纪念博物馆(United States Holocaust Memorial Museum)。布朗巴克大使对大家说,我们该如何做才能保证不让这种恐怖的事情再发生。

7月15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先生(左一)在美国纪念大屠杀博物馆与大约20位国际宗教迫害幸存者合影。(SOH photo/Frank L.)

第二届“全球推动宗教自由部长级大会”将从7月16日到18日举行为期三天的部长级国际大会,这20多位幸存者都将受邀参加大会,张玉华博士也将代表他们在大会上发言。

7月15日在美国纪念大屠杀博物馆接受美国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先生会见的大约20位国际宗教迫害幸存者。(SOH photo/Frank L.)

布朗巴克大使在会见期间也和张博士进行了交谈。

7月15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巴克先生会见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博士。(SOH photo/Frank L.)

7月15日张玉华博士在美国纪念大屠杀博物馆与大屠杀幸存者艾琳女士(Irene Weiss)合影留念。(SOH photo/Frank L.)

7月15日张玉华博士在美国纪念大屠杀博物馆与大屠杀幸存者纳特先生(Nat Spitzer)合影留念。(SOH photo/Frank L.)

张玉华博士来自中国南京,她曾经是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教授和系主任、学术带头人,多次获得学校优秀教学成果奖,她还是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代表及法治委员会委员。自从1999年中共开始公开镇压法轮功后,张博士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而被剥夺工作,还被绑架四次,并导致其中三次被判劳教、一次被判刑,累计失去自由长达7年零7个月。

在被监禁期间,张博士也经常遭受酷刑折磨,例如长期剥夺睡眠、罚站、灌食、在夏日的酷暑中暴晒等等,还经常被抽血。张博士说那些酷刑想起来总是让人不寒而栗,尤其是被抽血,那是被验血为器官移植做准备,她简直差点就被“活摘”了。

2015年张博士设法逃离中国并来到美国申请庇护。而张博士的丈夫,马振宇先生,原中国信息产业部南京第14研究所雷达总体组设计师,也因为坚持法轮功信仰先后多次被监禁累计已经大约9年时间,目前仍被关在中共的监狱里。当马振宇在2017年再次被中共当局非法抓捕并关押在看守所时,一个穿便衣的公安领导对马振宇说:“这次就让你死在里边啦!”

张玉华博士一直在为丈夫马振宇的生死而揪心,来到美国后也在一直多方设法营救丈夫。

南京法轮功学员马振宇2017年在看守所隔着铁栏杆会见律师时的照片。(张玉华博士提供)

轉自:希望之聲。

更多:

分類: 台灣

精彩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