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作家: 沈容

《關於一芳》看著一芳在港臺掀起的波瀾,其實我覺得這些鬧烘烘的聲音挺「可愛」的。在台灣社會中,有人反對一果兩汁,自然就有人支持,就像有人喜歡藍,有人喜歡綠,有人喜歡白,大家都可以各擁其主,歡呼激情、慷慨激昂。

一芳台灣水果茶

但是,每當選舉結果抵定,儘管有人傷心有人歡喜,每當太陽昇起,我們還是在一個可以自由發言表態、批評各種政治人物(包括總統),但人與人之間仍熱心互助的社會中,開心而努力地生活著,這就是台灣最可貴的善良與民主。

前天,我看了一篇文章,那是描述一個90後中國女孩的故事。她叫蔣煉嬌,出生在中國湖北省十堰市鄖縣,今年28歲,看著她臉上淡淡的笑容,你不會知道她的青春是如何浸滿了血淚。為何浸滿血淚?因為他們一家人和我一樣,修煉法輪功,所以從有記憶起,她就數不清自己的爸媽被關押多少次。

她舉個例子:「有次快過年了,那時過年家家都貼對聯,我家窮,買不起對聯,我爸就在一個紅顏色的方形紙上,寫了一個“善”字,貼在我家的堂屋門上了,要不然就不像過年啊。沒多久,院長把我爸舉報了,他們抓我爸,把“善”字給撕了,說誰都能寫,你不能寫這個字,後來我爸給勞教了,就因為他寫了一個“善”字!」

因為煉嬌的經歷充滿委屈與坎坷,2014年,她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從我九歲起,迫害至今未停」,放到了網上,文章講述自己親身的經歷,也講了爸爸媽媽多年的苦難。可這一篇自述讓她爸媽又被抓進勞教酷刑虐待了。她不懂自己的家庭經歷這麼多,竟然還沒權利說出來,內心充滿無奈與恐懼!

煉嬌說:「這種恐懼不僅我能感受到,我的同學,我的老師,都被恐懼籠罩。同情弱者在我們國家是需要勇氣的,她們不敢同情,她們不敢和我說話:在中國,即使你不學法輪功,你同情他們就有可能也會被迫害。哪怕是老師、父母、朋友,在這個國家,沒有信任,沒有安全的場所,連你的思想都藏不住,都要挖出來,都要按照政府的意志轉變。」

迫害法輪功學員

「有時一個很小很小的事你可能就被抓了,一個翻牆軟件,一個小U盤,一個mp3播放機,更甚者,如果你在街上對一個人說,你了解法輪功嗎?這樣一句話,就有可能被抓,被關進精神病院,都能判你好幾年,更甚者失去生命,這麼大的國家容不下這麼小這麼正常的事!」

2016年,煉嬌在顛沛流離下輾轉逃離了中國,但她的妹妹卻因為和人澄清法輪功真相被抓補,非法判刑四年(有個繪本我想逃離這個國家就是根據煉嬌的故事畫的)。而這個案例不過是目前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一個縮影。我很清楚二十年來的迫害有多慘無人道,那是即便講出來,大家可能在道德層面上都難以接受的。

在美國的法輪功學員紀念被迫害致死的中國法輪功學員

所以,我想說的是,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選擇與支持,但也一定要想到在這選擇下,可能為此付出的代價。當你無法在網路上自由發表意見,當你連思想都必須被控制,當你寫了一個「善」就會被舉報時,真的已經太晚了!!

 

請珍惜台灣現在擁有的自由!!!

責任編輯: 岳昕

更多:

分類: 台灣 真相

精彩影音